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9)朝颜:这就是个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9章

    ——朝颜:这就是个禽兽!

    「朝颜姐姐,主子呢?」红桃和青桃找上朝颜,眼中是化不开的疑惑,「主子答应了要来看我们最新完成的綉品的,怎地都这个时候了还未唤我们?」

    夜卿一贯言而有信,除非是发生了什麽迫不得已的事儿,否则一般情况下说了什麽是要做到的,故而红桃和青桃才有此一问。

    正在查阅账本的朝颜瞧了一眼面前的双生姐妹花,答道:「今儿有客拜访,主子正在招待他。」

    「那人还没走么?」

    「酉时将至,天都快要黑了,那人怎麽还赖着不走?」

    「他不会是想要留下用晚膳吧?」

    「我不喜欢他,他抢走了主子。」

    ……

    姐妹花一句接着一句,好似说相声般,极逗人笑,但在场的另一人却是笑不出,这还带着些许童音的话语仿若鎚子般一句接着一句敲打着她的心。

    朝颜突然慌张了起来,问道:「酉时将至?」

    「对呀对呀。」

    「嗯嗯,太阳都下山了呢。」

    那位是未时过半便来了,如今一算他和主子单独在书房已有一个时辰半!

    就算没有被发现些什麽,如今以主子单身女性的身份而言,和一个外男单独一起那麽久总归是於名声不好。

    她应该陪着主子待客的!

    该死的,被那位的三言两语冲昏了头脑,如此重要的事情居然未曾想起!

    朝颜没管还在一句接一句的姐妹花,径直推开她们匆匆前往书房,行至书房後见其丁点声响都没有心中不详的预感越来越重。

    冷凝着一张俏脸,朝颜对跟着自己而来的红桃和青桃说道:「你们俩守在这儿,等会我若是进去後发生了什麽千万不要进来,更不许任何人进来,听明白了吗?」

    姐妹花一头雾水,完全不知道朝颜为何如此严肃。她们俩毕竟是後来的,不如从宫中出来的朝颜灵敏,不过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但她们足够听话懂事,当下便乖乖应了朝颜的话,各自站在门的一边守着。

    朝颜对着姐妹俩点了点头,深深吸了口气儿,推开了书房的门。

    甫一进门,朝颜就将门轻轻关上,把门关好後才小心翼翼地走进去,只走了没几步,她便瞧见扔在地上的衣物。

    朝颜眼皮子重重一跳,若她没有记错,这正是主子今日穿的。

    再往前走了几步,一青底粉荷肚兜儿静静在地上躺着。

    朝颜这下是大惊失色,赶忙快走了几步绕过屏风,然後——

    「主、主子!」

    那相拥於踏上的男女不是别人,正是她家主子和当今皇帝陛下!

    更让人心惊的是,他们俩还是姐弟,同父异母的亲姐弟!

    这对姐弟还不是普通出身,一个是当今皇帝,一个是失踪了五年的睿亲王。若是这件事被他人知晓,不知大盛要多出多少动荡!

    这些念头在朝颜心里一闪而过,她更加坚定了要劝主子早日离京的念头,只没一会她的注意力又被另一件事儿吸引了过去——

    她家主子全身上下竟是没有几处是好的!

    朝颜心疼极了,欲要生前查看,然方才闹出的动静已经惊醒了夜修,他那双如鹰般锐利的眼一下钉在朝颜身上。

    心疼和气愤之下,朝颜是一旦都不怕夜修了,她反过来怒视回去,压低了声音一字一句道:「我家小姐好心要替你解蛊毒,却不想叶公子竟是如此禽兽!」

    夜修正疑惑自己做了什麽让这婢子怒目而视,抬手时却发现身旁的温软,他立时看去,只见先前生龙活虎的美人儿如今满身伤痕、奄奄一息地躺在自己臂弯,而他们俩还都一丝不挂,任谁一瞧便能推断出发生了什麽——

    他强要了她。

    不仅如此,他还打伤了她。

    其实依照夜修是不相信自己会强要一个女子的,毕竟他是真的厌恶所有女子,蛊毒发作了那麽多次再痛苦他都默默忍受没见找人发泄过便可见一斑。

    但若说他蛊毒发作下强了夜卿,他却是毫不怀疑。

    打从第一次见面,他就发现他不排斥她,甚至还有点想要亲近她。

    只是为君者多疑,她的突然出现以及知晓自己是中蛊而不是中毒都让他对她多有怀疑。他是知道下蛊者是谁,但那人不可能凭一己之力弄到失传已久的情丝的,那人背後必定还有其他人,而夜卿便是他重点怀疑对象之一。

    正因此,他才会挑在蛊虫随时发作的这天前来拜访,他想要试探一下。

    结果还没试探出什麽,他就伤了人家、强了人家。

    若说这是夜卿装出来的,那还真不大可能,他清醒过来就感觉到自己的……还插在她体内,那里面黏糊糊的怎麽猜都像是他射进去的东西,而且他自己对此事还有点记忆,虽说很模糊也不全,但那点片段里全是他各种强迫……更别说她胸前那一掌了,那可是他自己创造的招式,全天下也就他一个人会,这可不是能简单伪造的。

    这下事情麻烦了!

    夜修不禁扶额,自从发生了皇兄那件事儿後,他还是头一回不知该如何是好。

    朝颜可不管夜修想什麽,她只想将自家主子从夜修魔掌下救出,然後撺掇自家主子离开京城,至於这位陛下身上的蛊虫——她才不管他死活呢,她的主子是夜卿可不是他!

    然而手还没摸到夜卿就被夜修一巴掌抚开,朝颜顿时更怒:「你没瞧见我们主子被你折腾得有多狠么?你竟然还不让我给她治伤?」

    夜修也正奇怪自己方才那一瞬心中的不悦,但他没有表现出来,只道:「她身上的掌伤唯有我能治,我弄得我自会负责。」

    语罢,他抿起了唇,只觉得自己更加奇怪了。

    那掌法若是配合心法那打出来的伤口只有他的心法能化解不错,但夜卿身上那一掌可没有配合心法,只能说是招式有点独特的普通一掌,随便一个会看内伤的大夫都会治。但他不知道为何,他就是不喜欢别人碰她,更不想别人带走她,哪怕这人是她的贴身侍女也不行,为此他甚至不惜对一个侍女撒谎。

    武学修为不高深的朝颜一时间犹疑了,作为夜卿身边的老人,她知道的东西很多,自然也知道夜修於武学上的天赋有多高,自创招式什麽的完全小意思,因此她虽分辨不出这掌法有多奇特但还是抱着宁可信其有的态度。

    毕竟万一是真的,那她岂不是耽误主子疗伤?

    於是为了主子,朝颜稍稍退让了一步,道:「既是如此,那便请叶公子给主子疗伤。只,这疗伤只能在叶府内,您也只能疗伤不能做其他多余的事儿,一旦疗伤完毕还请叶公子立刻离开叶府,不要耽误我家主子修养!」

    夜修不悦地眯起眼,但最终还是答应了。

    暂且稳住这婢女先,日後的事会如何……呵,日後再说。

    **********

    等夜卿醒来,已是第二日晚上了。

    她揉了揉疼痛的胸口,只觉得浑身上下仿若被什麽重物碾过一般难受,甫一开口那沙哑得实在是不像话的声音还把自己吓了一跳。

    一只修长的手端着杯子送到嘴边,低沉有力的男声在耳边响起:「喝点水。」

    夜卿抬头一看,这可不就是造成自己浑身难受的罪魁祸首么!

    怒火攻心,她没管自己此刻多需要喝水,直接抓起杯子往夜修身上砸,後者微微一闪躲开了,杯子最终砸到地上,碎片和水撒得到处都是。

    夜卿心气儿更不顺,低吼了一声:「滚!」

    夜修定定看了她一眼,什麽也没说,起身离开。

    夜卿还以为他真的走了,欲下床自己去倒水喝,没曾想脚还未落地又被人按回了床上,是去而复返的夜修,他手里又拿了一个茶杯,又是递到了她唇边,道:「就是想和我置气,也先喝了水再说。」

    夜卿只冷笑一声,转头不去理他,这是打定主意难受死也不喝他递过来的水了。

    夜修无奈地叹了一声儿,道:「真倔……看来只能如此了。」

    话音刚落,夜卿的下巴被捏住,男人的俊脸在眼中不断放大,自己的唇贴上一温润,随之温度恰好的清水灌入口中,好生滋润了一番乾燥不已的口腔。

    夜卿慢了一瞬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麽,自己又他妈被强吻了!

    她拒不接受男人喂过来的水,唇一下闭得死死的还摇着小脑袋,态度极其不配合。

    夜修有些生气了,但随即这怒火又消散了,只因他不小心瞟到了她的胸口。透薄的寝衣因她方才的不配合而被水打湿变得透明,露出了那极深的乳沟,再往下则是诱人的浓粉……就这一眼叫他不可抑止地回想起昨日的销魂。

    夜卿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当下更怒,直接一巴掌甩了过去。

    「哗——」

    「你这个禽兽,又想对我们主子做什麽?」

    被人甩了巴掌的皇帝陛下紧接着受到了来自忠心婢女的泼水和言语攻击,他看了看主仆俩,最终黑着脸拂袖而去。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09)朝颜:这就是个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