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0)皇兄,是你吗?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10章

    ——皇兄,是你吗?

    朝颜小心翼翼地瞧着自家主子,欲言又止。

    夜卿看了她一眼,道:「有什麽就说吧,何必遮遮掩掩。」

    朝颜抿了抿唇,道:「主子,不若离京吧,再这样下去怕是他们不会放你离京了。」

    这个「他们」里包括了夜修,也包括了夜卿口中那群只拿俸禄不办事的饭桶。

    在所有大盛官员眼中,夜修无疑是个好皇帝,是个理想型皇帝。还是皇子时便是才貌双绝,而且还重情重义,哪怕当初夜卿那般相逼他都依旧留有余地。登基之後就更不用说了,有天赋还勤勉,且没有什麽不良嗜好,如此一个皇帝怎麽不是完美。

    但这样一个完美的皇帝不是没有问题的,他完全不近女色。从皇子时期到如今,後宫里也就只有一个因意外而被宠幸连个名分都没有的宫女。

    其实这点问题在大盛官员眼中也不算什麽,大盛皇室甚少出昏君,但任性的君主倒是出了不少。远的不说,就说先皇吧,两位皇子未出生前这位可不是一般的任性,喜欢微服出巡便罢了,不少皇帝都喜欢玩这一套,但这位和别人不一样,他喜欢扮作乞丐。

    ……嗯,没错,就是乞丐。

    据不少过来人言,先帝扮的乞丐不是一般的像,甚至还因此建了个丐帮啥的,然後每次就带着一群乞丐去官员家里讨饭吃……由此可见当年当官是真的不容易啊。

    这种情况一直到两位皇子出生之後才好了许多,毕竟作为父亲在孩子面前还是要面子的。

    所以夜修身上那点源远流长的毛茸茸的小毛病对於「见多识广」的大盛官员来说还真不算什麽,但夜修倒霉就倒霉在,他这一代整个夜家都子嗣不丰。

    先帝一共俩儿子,一个生死不明也没有留下子嗣,一个当了皇帝完全不近女色。若是想要找过继人选只能往宗室里找,但偏偏宗室近些年没有几个新生儿出生,最小的都有十四岁,而且还完全被养歪了,至於再找大个大一点的……那可都比皇帝年岁还大了,给皇帝过继一个比他年岁还大的儿子?若是再找,那可就得追溯到盛高祖那一辈,难辨真假不说,还基本上都是贫农。

    於是思来想去,这些官员觉得还是该将主意打在皇帝身上。

    这位总归年轻,将来的事谁也说不定不是?

    这种想法下,他们要不就是可劲鼓动皇帝选秀,要不就是大肆推销起自家家族里的妙龄少女,要不就是睁大眼睛跟个雷达似的盯着皇帝陛下看他有没有对哪个女子有意。

    就像叶铭说的那样,只要皇帝能够看上一个女人就行,身份背景什麽的统统都不重要。

    说那麽多,总结一句话就是,夜修睡了夜卿这件事儿绝对不能传出去,不然那些官员绝对会直接把人绑起来送到龙床上。

    ——虽然他们不一定能够办得到。

    夜卿不怕这些官员对她如何,她是自信自己想走没有人能够留得住自己,她唯一比较怕的是自己的真实身份被人查出来,虽说她自信扫尾乾净,但毕竟没有不透风的墙,到那时……怕是整个大盛都会因此震动,环绕大盛的恶邻可不会放过这个天载难逢的机会。

    故而朝颜说的极对,她们就该趁现在立马走人,只要离开了京城那还不得如泥牛入海般。

    但——

    夜卿放不下夜修,她道:「不急,将他身上的蛊虫解决了再走。」

    朝颜急得恨不得立马拖着主子走人,但她知晓夜卿性子是有些执拗的,若她真的决定了,那麽谁也无法改变她的注意,如今朝颜只能祈祷接下来再无风波,能让主子顺利解决了那蛊虫好走人。

    然而,事情真的能那麽顺利么?

    **********

    夜修出门後脸色便恢复了如常,只把玩玉佩的动作比平常快了些许。他慢悠悠地在叶府走着,走了足足一刻钟,他才回到朝颜给他准备的厢房——无他,朝颜给他安排的是离她们主子厢房最远的一个的。

    厢房内,早有人在等候。

    夜修不等对方行礼,径直问道:「可查出什麽了?」

    那影卫老老实实接着行礼,然後才将这几日查出来的结果告之。

    夜修挑眉,道:「没有任何疑点?」

    影卫点头,他们查到的,和夜卿透露出来的别无二致,就是她没有透露出来的也没有什麽值得怀疑的地方。

    手指摸了摸玉佩上的龙头,夜修闭上眼,道:「十九年前?」

    影卫查到,叶卿儿原是汶州当地一叶姓大户千金,然十九年前汶州大旱且爆发了蝗灾,一部分活不下去的贫民集结起来化身恶匪,接连抢杀了多家富豪大户,叶卿儿的家族便在其中之一。所幸叶卿儿得忠仆拚死相护得以逃出生天,只之後不幸被发现,不得已之下叶卿儿只得躲进深山之中,好在天无绝人之路,她遇到在恰好在此采药的叶飞,见她天资不凡便捡回家中收做徒弟。

    至於叶卿儿缘何家产丰厚且教养良好,这是因为江南叶家。江南叶家败落後曾寻过叶飞老爷子,希望他能重现叶家辉煌,只老爷子并没有回去,但三年前曾将叶卿儿以养女的身份送回去过,随後没多久叶家复起,叶卿儿也就成了叶府千金。

    别人都只以为叶飞是因为养女才帮叶家复起的,但影卫查到的真相却与此大相径庭,帮叶家复起的不是叶飞,而是叶卿儿。她的法子也简单,那就是不论嫡庶远近,只要是有点才能的叶家子弟便将其培养起来,她不拘他们学什麽,或是学医或是读书又或是经商都可以,只要有一定成就她都支持,如此一来叶家想不复起也难。

    这也就能解释为何叶家会对叶卿儿如此大方,谁叫她是叶家的大功臣,且掌权掌财的都基本上是她培养出来的,不对她好才奇怪。

    如此一看,夜卿给自己安排的身份背景当真是毫无疑点、天衣无缝。但偏偏,老天爷不站在她这边,这番看似天衣无缝的身份背景下,掩藏着一个巨大的漏洞——

    十九年前叶飞并不曾去过汶州,他人在京城,在给先皇治病。

    这件事拢共就四个半人知道,先皇、大太监安海、负责请人的影卫龙一、夜修以及那半个叶飞。

    叶飞之所以只是半个,是因为他并不知道自己在给谁看病,每次看诊他都被蒙着眼睛,把完脉写下药方後便被送走,治疗有成效後整一年才被放走。先皇也不怕他透露此事,一是他只知道病情其余什麽都不知道,二则是先皇给的诊金乃是他最想看的一本医书。依照叶飞的性子,他知道这人惹不起又得到自己最想要的医书後会将此事彻底烂在肚子里,故而不会告诉任何人包括夜卿,是以夜卿才会留下如此大的一个漏洞。

    而夜修之所以知道,是因为他无意中偷听到的。

    夜修当时七八岁正值狗都嫌的年纪,因一时贪睡又不想被人找到便躲藏在御书房,却不想因此偷听到先皇和安海的谈论。

    当年先皇疑似中毒,然宫中众多医者唯叶老御医能瞧出端倪,但也仅限於此罢了,故而皇帝才会派人将圣医叶飞「请」来给自己看病。之後叶飞虽解了先皇身上的毒,但身体却是被毒素破坏难以恢复,寿数有碍不说日後恐再无子嗣,彼时先皇正是在对安海伤感自己日後可能只能有两个皇儿。

    先皇和安海的谈论虽短,但透露出来的关键信息却一点都不少,夜修虽年幼却因生长在皇宫耳濡目染下明白此事事关重大。

    得知此事後,夜修明白如果他将此事透露出去後对他和皇兄是百利而无一害,一旦那些臣子知道除了两个皇子别无选择後他们定会加大支持力度,然而夜修更清楚,这件事还会引起大盛动荡,先皇身体不好两个皇子又尚且年幼,难保不会有人心生歹意。

    因此夜修没有对任何人说过此事,不管是对母妃还是更为亲近的皇兄他都是缄口不言,同叶飞一样将此事彻底烂在了肚子里。

    原本以为这件事不会再被翻出来,却不想……

    叶飞是不可能在十九年前收养叶卿儿的,那麽会不会叶飞根本就没有收养过叶卿儿,但种种迹象表面叶飞和叶卿儿关系甚密,只能说明他们之间确实存在关系,但却不是什麽收养。

    既然真有关系,那为何要特意编造一个收养出来呢?

    汶州叶姓大户……

    汶州确实有过旱灾蝗灾,确实有过贫农组成的恶匪,确实有过恶匪抢杀汶州富豪大户一事,确实当时有个叶姓大户被灭了口,而这叶姓大户也确实有个女儿生死不知……但这个人是不是叶卿儿,却难以确定。

    夜修敢肯定,这叶卿儿并非出身汶州叶姓大户!

    她的身份必定不简单,否则为何要大费周章为自己编造一个假出身?

    夜修闭着眼回想着整件事,她那天衣无缝到影卫都查不出异样的出身,特意在自己放出那个消息後上京以及遇见自己後的种种表现,还有言行举止间透露出来的熟悉之感……心突然跳得极快,夜修睁开眼低声喃喃了一句。

    「皇兄,是你吗?」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0)皇兄,是你吗?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