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1)做我的皇后可好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11章

    ——做我的皇后可好?

    「喝光。」

    白嫩纤长的手将一碗深褐色且散发出浓浓苦味的药汁递到了夜修面前,他第一时间不是去注意这碗药有多苦,而是注意到拿碗的那只手在颜色难看的药汁衬托下有多漂亮,漂亮到他一时间心有些乱了,不由自主回想起那一日。

    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滚动,夜修顾不得那药苦不苦,直接端起一口吞完。一瞬间,口腔里弥漫这浓郁不散的苦味,他那被御膳养刁了得舌头还尝出了点点铁锈味,只不过这些都不重要,这药汁味道再如何苦涩难咽也抵不过那一瞬指尖不小心相触所带来的悸动。

    真是……没救了。

    夜修是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居然会单恋上一位女子!

    是的,就是单恋。

    任凭他如何暗示,如何故意暧昧,如何为她茶不思饭不想,如何因一丁点相触而悸动……她都仿若没看见、不知晓完全不为所动,甚至对於那一日所发生的事情十分潇洒、不介怀,倒是衬得他好似个跳梁小丑般。

    他夜修,何曾受过这般冷待?

    然而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想离开,还是想要离她近一点、再近一点,哪怕什麽都得不到只要能这般看着她自己心里都快慰不已。

    更何况,她还很可能是皇兄的人……

    如果自己留下她,说不得那日就能得到有关皇兄的线索了。

    一想到这个,夜修就忍不住勾唇一笑。

    寻回皇兄,美人在怀,他注定是要好事成双呢!

    夜修看向夜卿,眸中含着爱慕,发出注定又要被拒绝的邀请:「我名下有个温泉庄子,卿儿可想去游玩一番?」

    相比起这边单恋又暗自伤神又坚持不懈的夜修,夜卿则是……无比想打人,尤其夜修老是对自己露出爱慕之意。

    老夜家的脸都他妈让你丢尽了混蛋弟弟!

    不过气归气,夜卿也没有将此当回事儿,她觉得自己还是很了解夜修的,夜修这不过是一夕之间突然和身为女子的她发生了从未有过的亲密关系从而对她有了些许好感和迷恋罢了,等他真了解了男女间那点破事儿又有大把年轻漂亮女子等着宠幸後,他就不会再死盯着她了。

    而且,他们是一同长大的,他稍微撅一下屁股,她就知道他要干嘛。别看他对自己是有好感也有迷恋,但实际上他头脑十分清醒,看他每次借着爱慕来试探自己便可见一斑,故而夜卿是真的对他那点子爱慕完全不放在心上,只想着自己离京的时候一定要打他一顿。

    叫他把她吃干抹净还不怀好意总是试探!

    不过……

    她确实要早点解决掉他身上的蛊虫早点离开京城了,这家伙明显是发现了什麽。只是她想来想去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被他察觉到了。

    夜卿垂眸,这段时间能够离夜修多远就多远吧。是以见夜修喝完药,她收了药碗一句话都不说就要走,对於他的邀请是眼皮子都不带动一下假装什麽都没有听到继续往外走。

    夜修可不想错过任何一个能够跟她单独相处的机会,当下便伸手去捉她的手。这也是没有办法,自从那日後,朝颜与他一见面便是各种冷嘲热讽,但凡他想将人留下她便立刻找借口将人拉走,对他可谓是严防死守,好容易这次她不在,他怎麽说都要跟叶卿儿说上两句话才是。

    然而就在这档口,朝颜找了过来,见到夜卿後立刻笑道:「主子,老爷子来了!」

    夜卿闻言笑颜逐开,立马跟着朝颜离开。

    瞧着那毫不留恋的背影,夜修捏着玉佩的指尖泛白。

    这种时候,他就想吃掉自己说的只要这样看着她就好之类的话,他一点都不想这样只能看着她而不能靠近她,他只想将她锁……

    他若是娶了她,皇兄应当不会生气吧?

    皇兄对他那麽好,肯定不会生气的。

    夜修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笑,他放出那些消息後皇兄只是把叶卿儿派到京城来,但若是他大婚呢?从小一起长大、亲密无间的弟弟和颇受自己宠爱的女孩,他们的婚礼,他总该来看一眼吧?

    ……

    夜卿突然打了个冷颤。

    朝颜立即关心道:「主子?」

    夜卿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儿,她看向叶飞,道:「解决情丝的方案呢?可别说你什麽都没有做就来京城混吃混喝了。」

    叶飞不满地嘟囔了一句「到底谁是师父啊」,见夜卿眯起眼後暗道一声不好,赶忙将自己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解决情丝的方案说了出来。

    情丝的已知解决方法都有弊端,夜卿是不会允许这些用在夜修身上的,但夜卿自己医术只是平平,虽养出只蛊王但於蛊术也只是一知半解,是以这想另想法子的事情便交给专业人士即可,而这专业人士非叶飞莫属,谁叫他是圣医呢。

    於是她便将这个问题抛给了叶飞,连带着自己从苗人哪里得到的信息、古籍以及一堆蛊虫。

    而叶飞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很快便拿出了解决方案。

    大部分蛊虫都分母蛊和子蛊,母蛊能够控制子蛊,子蛊受制於母蛊,情丝也不例外。只不过情丝要特殊一些,蛊虫入体後便彻底融入血液,即便是宿主自己也难以取出。

    叶飞便是从这点着手。

    既然情丝难以取出,那麽便乾脆不取出来。在此基础上,他想了两个法子:一是让子蛊反客为主,只不过这个方法目前研究进度停滞不前,这法子他只在其他蛊虫上试验成功过,但由於缺少情丝,这个法子他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完美,是以他更倾向於第二个办法,那就是将换个人掌控母蛊。

    夜卿语气阴森,道:「你说什麽?你再说一遍?」

    叶飞一脸理所当然,他道:「你身怀蛊王是最合适不过的人选了。」

    夜卿怒极反笑,道:「我养你那麽久可不是让你吃白乾饭的!」

    叶飞有些不解她的怒气,他解释道:「最理想的人选就是你啊,你看你身怀蛊王,将蛊王转化为母蛊是最合适不过了,不然的话我们还得重新挑选培养一只蛊虫,这其中需要的时间太多了,恐生变数,倒不如你牺牲一下。」

    夜卿只冷笑了一声。

    叶飞缩了缩脖子,他向来在夜卿面前是端不起师父架子的,只是这话他不得不继续说下去:「即便你没有蛊王你也是最佳人选啊,谁叫你是那小皇帝多年来唯一交合过的女……」

    「你怎麽知道的?」夜卿怒极,一旁的朝颜也是怒火中烧的模样。

    叶飞这下是恨不得把自己整个缩成一段随便卷吧卷吧塞进一个洞里,他害怕地咽了咽口水,道:「是、是叶铭告诉我的。」

    「他又是怎麽知道的?」夜卿刚问出口便知道答案了,那日夜修失去理智将她伤的不轻,夜修虽说也会点医术但和她一样不过平平而已,故而他一定是去找了叶铭!

    叶铭这个大嘴巴!

    夜卿深深吸了口气儿,问道:「除了你之外,叶铭还将此事告诉了哪些人?」

    叶飞语气乾巴巴的,道:「叶铭告诉我,那小皇帝没说此事不能对外说。」

    那意思就是,这件事可以随便说喽?

    「夜修!」

    听见熟悉的声音,夜修惊喜地抬头,然後一只拳头在眼中放大、再放大……感谢这些年他的勤耕不辍,千钧一发之际他握住了那拳头,没让其毁了自己的俊脸。

    「卿儿?这是怎麽了?」夜修一脸不明所以,甚至还隐隐有些委屈,似乎完全不知道夜卿是为什麽如此大动肝火。

    夜卿咬牙切齿,道:「怎麽了?就是想打你罢了!怎麽,难道打你还需要挑个良辰吉日吗?」

    语罢,她另一只手又朝夜修攻去,两人瞬间来回了数十招,最终结果也毫无悬念,自是天赋奇高又勤耕不辍的夜修技高一筹。将人拉入怀中点穴後,他不再忍耐,一手扣住细腰一手按住後颈,直接吻住了那双肖想已久的粉唇。

    夜卿:「!!!」

    她要被气炸了!

    浅尝辄止一番後,夜修轻舔着她的唇,声音喑哑道:「怎麽了就生那麽大的气,是谁欺负我们卿儿了吗?」

    夜卿动弹不得,只能瞪着一双美眸,咬牙切齿道:「你说呢?」

    夜修认真地想了想:「莫非,是我?」

    夜卿气得胸前不断起伏:「谁让你将那日的事情公之於众的?」

    夜修很认真地反驳道:「不是公之於众,只是让叶铭告之叶飞和几个大臣罢了。」

    难怪她的人没有察觉此事,原来知道此事的人也不多……但这样更可怕了啊!

    夜修还在火上浇油,他道:「我让叶铭告诉他们,是因为我想要迎娶你。卿儿,做我的皇后可好?」

    夜卿怎麽可能答应,她道:「你凭什麽觉得我会嫁给你?」

    夜修道:「卿儿,你会的,因为你在意我。」

    夜卿呵呵冷笑:「你在做梦吗?」

    夜修自信一笑,道:「你若是不在意我,为何那麽在意我身上的情丝?为何那日不逃?为何每日以自身之血来压制我身上的情丝?你的种种行为都在告诉我,你在意我。」

    「而且就算你不在意我,你背後的人,他不在意我吗?」

    作者的话:定个小目标,这文连更一周。做不到的话……_:3」_我就真的是条咸鱼了。

    以及更新时间改一下,晚上八点整。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1)做我的皇后可好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