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3)高H,来,我们来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13章

    ——高h,来,我们来玩点花样吧~

    「嗯啊——」

    灵活的手指和舌头分别玩弄着一个奶头,就连绵软的乳肉也因此遭了秧,被夜修玩了个彻底,上面全是他的指印、吻痕和牙印,配上捆绑着全身的红绸,夜卿此刻散发出惊人的凌虐美感。

    夜修吐出口中的奶头,用指甲刮了刮乳孔,被春药折磨了许久的夜卿敏感得不像话,这一小小的逗弄就令她身子颤抖,大大打开着的腿心儿咕咚一声又吐出一波蜜水儿。

    「真是敏感。」

    夜修感叹了一声,随即似是想起了什麽,他在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了翻,将里面的夹子全都挑了出来,然後一个个摆在两人面前。

    「卿儿喜欢哪个?」

    这些夹子全都是用金子做的,每一个都是精雕细琢,有的是花朵形状,有的则是蝴蝶,还有些是小动物形状……总的来说,就是这些夹子都很好,但是——

    夜卿一个都不喜欢!

    再好看,这些东西也是能够折磨人的,而且眼下明显就是要折磨她,她会喜欢才怪。

    「卿儿不挑的话,那就我来做主吧。」夜修沉吟片刻,然後挑出两个牡丹花形状的夹子,「我觉得这个最配你了,你觉得呢?」

    夜卿从前是最喜欢牡丹这种富丽堂皇的人间富贵了,但现在——她决定要开始讨厌牡丹。

    眼瞧着拿着夹子的手越凑越近,夜卿终於憋不住开了口。

    「夜修!」

    夜修看向夜卿,问道:「怎麽了吗?」

    好半晌,他才听见一声极小极小的「不要」。

    夜修叹了一声:「不行呢,谁让你不听话的?」

    话音刚落,一朵牡丹「咬」住了一边乳头。

    「啊啊啊——」

    疼,但也刺激,甚至於在春药的作用下她还感觉到了几分快感。乳头颤巍巍地变得更大更硬,同时乳头和乳晕的颜色都变深了些,好似要滴血的红,配着金色的牡丹真真是说不出的好看。

    夜卿喘着粗气,浑身上下冒着细汗,一双眸子也不知何时变得湿润,细看眼睫上还挂了丁点晶莹,神情似痛苦似欢愉,模样十足狼狈。然而狼狈归狼狈,那从骨子里透露出来高贵骄傲却还是一点都不少,彷佛不管怎麽折磨都无法使她折腰。

    夜修爱极了这般的她,也恨极了这般的她。他抿起唇,拿起了另一朵牡丹。

    「呃啊啊——」

    「夜、夜修,你……你……你这个禽兽!」

    夜修弹了弹那乳夹,赞叹道:「真是漂亮啊!」

    他眼神往下一瞟,修长的指尖在夜卿平坦绵滑的小腹来回转动,不紧不慢转动了好几圈後才慢条斯理地来到泥泞一片的腿心,他在她耳边呢喃道:「接下来,就该这个小宝贝了……」

    夜修捻起那串个个个头都有两指半宽的珍珠,放在她腿心比划了几下:

    「我们来看看,这小嘴儿一次能够吃下多少珠子吧。」

    修长的指捏着前几颗珠子往腿心蹭了蹭,完全裹上蜜水儿方才离开蚌肉往那小缝儿里送,然而只送进去一颗就再也送不进去了。异物入侵给夜卿的感觉实在是太强烈了,她不自觉绷紧全身,要藉此阻挡珠子进入,大腿上的肌肉綳得太紧以至於都在颤抖。

    夜修抚着颤抖个不停的腿根儿,含住她的耳垂抚慰道:「放松些,不然你会更难受的。」

    夜卿狠狠瞪他:「放松了然後好给你玩弄吗?」

    夜修一眼便看穿她那凶狠下掩藏的是害怕,这到叫他心里软了软,他凑过去蹭了蹭她的粉颊:「你若是答应做我的皇后,这珠子我就不放进。」

    夜卿微微侧头躲开了这亲昵十足的动作,冷冷道:「你做梦去吧!」

    夜修好容易软下来的心又被她的冷言冷语给动硬了,他手上一个用力,硬是将珍珠一颗一颗往里塞,不一会就塞进去了五六颗。

    这些珍珠虽说圆润十足,但架不住个头大,几颗便将整个花道都撑得满满的,而且也因太过圆润,花道一旦收紧,受到压迫的珠儿便会在花道内四处滚动,整个花道几乎没有没被碾过的地方。这般难受是难受了点,但紧随而来的是强烈的快感,夜卿将唇差点要出血来才压制住涌到喉头的呻吟。

    夜修见她非要强忍着,心下越发不爽,他眼睛一眯,十分缓慢地将塞进去的珍珠又给拉了出来。整个过程对夜卿来说简直不亚於凌迟,熬了好一会後终是忍不住发出一声长长的、带着颤抖的长吟。

    偏生夜修这个时候还不放过他,他将胸前的夹子取下又夹上,还问她:「舒服吗?」

    人被逼到极致,定会有反弹。

    夜卿眼睛一瞟,正巧瞟到男人腿间高高翘着的肉棒,颜色深沉、青筋怒涨,那硕大如卵的龟头上是一片晶莹,估摸着他是忍了太久了。夜卿看着那肉棒舔舔唇,她是真的受够了被夜修的玩弄,简直毫无止境,而且再任他继续不知又要玩出什麽花样,倒不如她将主动权抢过来。

    至於什麽乱伦什麽的,还是先解决了这该死的春药再说吧!

    「夜修!」

    一声娇呵打断了夜修的动作,他寻声望去,只见夜卿面上强硬不复,一张如花玉颜挂满了泪珠儿,她抽泣道:「夜修……你、你放开我好不好……我好难受……」

    夜修差点就心软了,但也只是差点而已,他玩了那麽久夜卿都对他不假辞色,如今突然变得软和怎叫人不心生疑惑。

    夜卿也从没想过他会那麽轻易地就相信自己,但她深谙人性,知晓自己这个条件他若是不答应那麽待她再提出几个小条件後他定然会答应,到时候便是她翻身为主的好时机!

    她见夜修没有答应自己的意思便不再理他,而是自己继续哭着。她的哭不是嚎啕大哭也不是那种默默垂泪,非要用个词儿来形容那就是憋屈、十分的憋屈,所有的哭声都被压在喉间化作声声呜咽,期间还夹杂着哭得太急而导致的打嗝。

    这叫夜修怎能不心软?

    他叹了一声,将人拥入怀中,安慰道:「别哭了,别哭了……」

    夜卿趁机提出了一个小条件:「你不解开这、这绑着我的绸缎也行……嗝……但能不能……嗝……能不能把手放下来……好、好难受……」

    夜修想也不想,将她的手放了下来,见到她手腕上青紫的痕迹後抿起了唇,显然是感到愧疚了。

    夜卿靠在夜修怀中,得意地勾唇笑笑後又收敛起所有笑意,随即在夜修怀里似泥鳅般扭来扭去,小嘴儿对着他敏感的颈侧吐气,诱人的喘息一声又一声冲击着他的耳膜。

    「难受……好难受……嗯啊啊……」

    她没有直接求助夜修,而是在他怀里蹭来蹭去又企图自己解决,但因着手脚被捆,她这样做的後果只能是将两人蹭出一身火气。

    好容易将人压住不让她乱动弹,夜修伸出手摸了摸她的腿心:「是这里难受吗?」

    「嗯~」

    带着点点哭腔的颤音听得男人心尖一颤,手下力道一下大了几分,舒服得让她止不住发出猫儿叫般的呻吟。

    只不过没多久她又开始扭来扭去了。

    「不、不够……还不够……还、还要……」

    蹭着蹭着、扭着扭着,她整个人都坐在了夜修大腿上,腿心的蜜水蹭得男人小腹上到处都是,也不知道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竟是一屁股坐在了翘起的肉棒上,偏上坐在上面还要嫌弃太膈屁股而扭得更剧烈。

    「别动了!」夜修涨红了一张俊脸,额间全是汗,他用力抱紧在自己身上作乱的女人,「你想要什麽?」

    夜卿听话地停下,水眸直直盯着他,好似在看什麽美食般,她伸出一截粉色绕着唇舔了一圈,与此同时眉宇间升起勾人的魅惑之感,她道:「夜修,我想要你……要你抱抱我,要你亲亲我,还要你……」

    往男人耳朵里吐了口气儿,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将话说完:「……肏肏我!」

    喉结滚动,夜修不知费了多大的劲儿才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她,他反问道:「想要我肏你?那你拿什麽来换?做我的皇后?」

    夜卿眨眨眼,道:「那,你这是不愿意肏我了吗?」

    夜修怎麽可能不愿意呢?只是他又想逼夜卿答应自己的条件,故而最终什麽都没有说,保持着沉默。

    夜卿又舔了舔唇,被束在一起的小手轻轻点在男人的胸膛画起圈圈,然後缓缓往下……越是往下,男人喉头滚动的速度就越快,夜卿看得乐不可支,突然上前轻轻叼住了那喉结。

    「你不愿意,那就只能我自己来了。」

    肉棒被柔荑捏住,上下抚弄了一番後被扶着顶在了一片柔软的地方。

    这个时候男人本该拒绝的,他应该熬着夜卿,逼得她不得不答应自己的条件,但偏偏……这种法子折磨的不仅仅是夜卿,还有他。

    於是他犹豫了,然後夜卿就趁着他犹豫的档口,深深吸了一口气儿,用力坐了下去!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13)高H,来,我们来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