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穿进古早言情小说之带球跑(05)H,真是疯了

    天作之合【高H,繁】 作者:瓶子

    第05章

    ——h,真是疯了……

    「嗯啊——」

    苏璃双手无措地抱住男人的头,难耐地拱起细腰,一双腿儿连同脚趾都綳的紧紧的,紧接着大脑一片空白,一股热潮从小腹涌出。缓过神来後,苏璃羞得整个身体都染上粉色,虽然是第一次但她也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的,至少两腿间湿哒哒的一片她不会以为是自己尿床了。

    但,就是因为过分明白,所以她更害羞了。

    就被舔了一下而已,她就……

    咬了咬下唇,苏璃将腿儿并得更紧了点,她一点都不想被男人知道。

    於是下意识的,她想找点什麽事情转移男人的视线,想了好一会後,她终於想到一件:「你刚刚,是不是说了什麽?」

    她记得刚刚男人是说了句话的,但她沉浸在高潮之中是一个字也没有听清。

    男人却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语气带了点迟疑:「你刚刚是……」

    两人贴得那麽近,她身体的变化他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而她刚刚憋足的掩饰也让他越发相信自己的猜测。

    天,他知道了!

    苏璃心里的土拨鼠在大声尖叫,她有点丧地把脑袋埋进男人胸膛里,过了一会飘出来的声音轻轻的、颤颤的,还带了点哭腔:「都怪你……」

    她也不想的,她一点都不淫荡,都是男人的错!

    却不知男人一点都不觉得她淫荡,反而被取悦到了,她越是动情就证明他们之间不仅是她在吸引他,他同样对她也有吸引力,有什麽比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更加令人开心的呢?

    更何况,这也证明他的技术还不错不是吗?

    这个时候男人忘记两人才开始没多久,也忘记了很可能就是女孩足够敏感而已,他满脑子都是「她也喜欢他」和「他技术好」,心里的忐忑一下去了不少,自信心也蓬勃了起来。

    他含住女孩的耳垂,轻轻咬了一下:「嗯,都怪我,都是我的错。」

    没想到耳垂也是女孩的敏感点之一,她在他怀里哆嗦了一下,眼中的水雾愈重,声音颤抖得更加厉害了:「不要、不要咬……」

    男人会听她的才怪,他将整个耳垂含在嘴里又吸又吮,湿热的厚舌在耳廓处游走,还会模仿交欢的舞步戳刺耳洞,苏璃无法承受又无法逃走,只能在男人怀里发出带着哭腔的呻吟。

    软嫩的乳儿也被男人把玩着,修长的指将那点樱粉时而捻、时而掐、时而揉……双重刺激下,苏璃再一次抵达了高潮。

    男人也有点受不了了,他一手将内裤拉下,早已勃起硕大的肉棒弹出对着苏璃上下跳动,另一手则抓住苏璃的手将其放在肉棒上,热气腾腾的将苏璃烫得下意识缩手,但男人却将她抓得死紧不给她缩回去的机会,随後粗硬的棒身硬是塞入她柔软的手心里。

    「帮我。」

    男人粗喘着说道,眼里是浓郁到花不开的慾望,因过分难耐他额间、鼻头都沁出不少汗水,整个人看上去有些狼狈,同时也性感得不行。

    苏璃垂下眼眸,羽睫轻颤,颤巍巍地动了动手。那……太粗了,她一只手握不住,只得将另一只手也放了上去,

    「唔……继续,再用点力……嗯,对……就是这样……」

    男人垂眸看着怀中的女孩,明明害羞不已却又乖乖按照自己指导行事的她让男人整颗心都酸酸胀胀的,他克制不住地在她发顶、额头、脸颊和嘴唇落下一个又一个充满爱怜的吻,动情地一声又一声喊她心肝宝贝,又亲又喊让她四肢发软差点握不住他。

    「乖女孩是要奖励的。」

    男人强劲有力的大腿挤入女孩纤细的双腿间,一只大手扯下早已湿透的黑色蕾丝内裤,手指轻轻分开鼓囊囊的蚌肉,雪白幼嫩之下藏着的是一颗粉粉的小珍珠,在淫水的侵染下亮晶晶的十分惹人怜爱,男人忍不住掐玩了几下。

    「啊——」

    苏璃一下松了手,想要阻止男人,但很快她就被男人给制止了,手被重新摁在肉棒上,只听男人道:「宝贝,别怕,我会让你舒服的。」

    话音刚落,唇又一次被吻住。

    那在腿心处作乱的手指缓缓下滑,边滑还边四处按压着,苏璃受不住这样的玩弄忍不住呜呜抗议,谁知等到他的手指滑到穴口处又试探了好久才终於插入一根手指。

    湿。热。紧。

    男人大脑内只剩下这三个字,他不由地期待起真正插入後的滋味。这样一想,男人便有些迫不及待,第二根手指趁机加入,第三根手指紧随其後……一直到花穴勉强能够吞吃四根手指才罢休,然後便是一阵猛烈的抽插。

    敏感至极的花穴何曾被这样亵玩过,苏璃禁受不住地全身绷紧,像是一根被拉伸到极致的弦,在男人的拨弄下她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到——

    「嗡——」

    断开了。

    不过断开的不只是苏璃的这一根弦,还有男人的那根。

    苏璃瘫倒在床上喘气不止,身体时不时还会抽搐一下,大脑很长一段时间都是一片空白,被水雾覆盖的眸子看什麽东西都是朦朦胧胧的。

    「还好吗?」

    男人清醒得很快,许是因为大餐还没有吃完吧,他重新靠了上来,火热的双手在女孩身上游走,她那身赛雪欺霜的肌肤实在让他爱不释手。

    高潮後的身体十分敏感,几下爱抚就足以再次点燃慾火,等苏璃稍微有点理智的时候她又和男人纠缠在了一起,与此同时男人那存在感十足的肉棒已经抵在腿心。

    没由来的,苏璃心里有点慌、有点怕。

    看出她的想法,男人用亲吻安抚她,温柔又霸道的深吻将女孩亲得迷迷糊糊的,趁此机会男人将肉棒一点点地挤入花穴。

    即便是被细致扩张过,女孩的花穴也紧致的不像话,只挤进去一个头便寸步难行。

    「呜呜……好胀……」

    眼泪不停地往下落,苏璃湿漉漉的眸子悄悄地往下瞟,这一看却是被吓得不轻,那粉嫩嫩的小口此刻正艰难地吞吃着比自己大两倍的东西,细嫩的皮肉被撑得近乎透明,颤颤的可能下一刻就会破裂……

    这一吓,苏璃不想做了,小身子扭动着想从男人身下逃离。

    只是这一扭更加剧了男人的慾望,她的逃离也惹来了男人的怒气,那双强有力的手死死掐着她的腰,腰身猛地一挺,整根肉棒完全插入,耻骨与耻骨相撞发出清脆的响声。

    苏璃这下哭都哭不出来了,表情一片空白张着嘴喘气的模样像是个被玩坏的娃娃般。

    男人有点心疼她,但心中也不可遏制地升起一股破坏欲,想要将她彻底弄坏,将她彻底囚禁除了自己的怀抱哪里也不能去。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手臂收紧将她抱得更紧,力气大到像是要把女孩整个揉进自己身体里。劲痩的腰身缓缓挺动,深深插进花穴中的肉棒拔出了点点然後又捣了进去,青筋环绕的肉棒无情地碾压着娇嫩的花道,除了胀痛外还有酥麻的快感在苏璃体内蔓延。

    「还好吗?」

    男人的声音在她耳中有点飘忽,她眨了眨水雾迷漫的眸子,一副没反应过来的模样。

    「舒服吗?」

    挺、挺舒服的,就是、就是……再快点就好了。

    一声轻笑震动她的耳膜,她疑惑地看向男人,不知道他为什麽笑。

    「那我加快咯?」

    「……嗯?」

    他、他怎麽……

    「唔啊……」

    男人的突然加速令苏璃无法接着思考,他撞得又快又深,苏璃几乎要被他给撞得散架。此刻的苏璃就像是暴风雨中的一朵孤零零的娇花,被摧残的七零八落却又有一份独有的美感。

    无措地抓着床单的手被男人的大掌包住,有着薄茧的汗湿手心贴住她的手心,每一道指缝都插入一根手指,亲密的十指相扣令苏璃的心跳得有些快,身体也诚实地反映了她此刻的心动,娇娇怯怯的迎合差点没让男人发疯。

    男人咬住女孩的唇,吞下她口中的呻吟。

    「真是疯了……」

    ……

    感觉到身旁的热源离开,苏璃挣扎着醒来,轻薄的被子顺势滑下,漂亮的裸体暴露在空气中,雪肤上密密麻麻的红痕昭示了方才的性事是有多激烈。

    苏璃从地上找了找,只找到一件勉强能穿的男人的衬衫,她将衬衫穿上扣好扣子,然後光着脚走出房间去找男人。

    男人赤着上身在外面大厅接电话,可能是因为怕吵到她,所以才来到大厅接电话,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麽,他的表情有些难看。

    她朝他走了两步,不等她走进,听到些许动静的男人已经转过身来了。

    微卷的发丝随意地披散着,一双眼睛水润润的,精致的小脸上还带着情慾後的潮红,神情却又是懵懵懂懂的,天真和妩媚结合得完美无缺,整个人散发出惊人的魅惑,这样的诱人下她还只穿了一件宽大的衬衫,还是他的衬衫,这叫男人如何抵挡这诱惑?

    作者的话:可怜的男主,第五章了依旧没有名字。

    穿进古早言情小说之带球跑(05)H,真是疯了

章节目录

天作之合【高H,繁】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瓶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瓶子并收藏天作之合【高H,繁】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