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手架倒了,大家快跑啊~~~~~~~”一个凄厉的声音,在空旷的建筑工地上突然传出,所有人都本能的迅速逃离这里。

    做他们建筑的,都知道,安全事故,才是最可怕的东西,超过质量事故。不说死过人的地产很难出售,就说除去保险,你还要赔偿给死者家属的钱,也不是一个小数目。

    **,zhè gè 项目部的现场施工员,本来学的是预算,但是因为已经开工,需要的是简单的结算而已,工资给的太低,他只能转做施工,这样一个月能多拿一些。

    听到工人的呼喊,在脚手架最下面的**大惊失sè。不好,项目经理今天过来检查,现在也正在脚手架下面!zhè gè 项目经理对他还算不错,而且家里还有老婆孩子要养活,要是被砸死,剩下孤儿寡母怎么活。

    zuǒ yòu 一看,脚手架已经歪斜,工人们早都跑出去,其他质检员、安全员、监理员等都已经跑到外面,自己周围没人注意。

    **猛的一扎马步,双手用力拖住脚手架,让本来就要倒塌的脚手架停住。zhè gè 脚手架虽然不高,但是面积大,整体重量绝对超过十吨,竟然被**一个人,两只手给拖住了。

    “杜经理,杜经理,快跑。”**看着远处那个低头护住脖子的人,不正是项目经理杜光辉。

    杜光辉本来以为自己今天死定了,后悔上次那个电话冲他推销保险的时候没有答应,若是多买几份保险,他就算是死了,老婆孩子,父母,岳父岳母,也能有很好的生活吧。

    就在他绝望的时候,听见有人喊他跑。跑?脚手架已经倒了,还能跑的出去吗?这里距离脚手架外面,还有几十米呢,就算是十几米他都来不及。

    但是抱着一丝希望,他睁开眼睛,看到刚刚招聘来不久的那个施工员小张,他竟然用双手托住脚手架,喊自己跑。

    在绝望的时候获得生的希望,杜光辉也突然感觉腿部不抖了,有了lì qì ,马上低着头,快速离开这里。

    杜光辉刚刚跑出来,安全员已经指挥几辆挖掘机(钩机)和装载机(铲车)支住脚手架。杜光辉赶紧大声喊**跑出来,**跑出来不到一分钟,机械车辆退后,脚手架轰然倒塌。

    “负责质量安全的人跟我过来,小张,你先组织现场工人把这里清理一下,半个小时后,来我办公室。”怒气冲冲的杜光辉把负责质量和安全的人叫去办公室,看来是要严惩这两个责任人。

    **指挥者几十个工人,开始将倒塌的脚手架安全拆除,不过很多卡扣件都已经断裂,需要重新采购,一些钢管也被压弯,需要重新校正才能jì xù 使用。

    半个小时后,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来到项目经理办公室。

    “经理,您叫我。”**轻轻的在打开的门上敲了两下,然后问道。

    “小张,你来了,坐,尝尝我新买的西湖龙井,虽然不是雨前茶,但是这一盒也要几千块。”

    杜光辉十分热情,可能是因为**救了他一命的guān xì ,竟然亲自为**泡了杯茶。**双手接过,坐在杜光辉的对面。

    “今天多亏了你,要不我可就去见马克思了。”

    “我那也是侥幸,正好有几根钢管斜着撑住,jiù shì 在向外滑,我不过是稍微帮了把手。”**可不会承认是他用手托住十几吨的脚手架,那样可就太骇人,说不定还会被抓去做小白鼠。

    “你呀,不管是不是你的原因,但是只有你留下来救了我,没说的,明天我会跟公司提一下,升任你做我的助理,待遇跟副经理齐平。你别jù jué ,我听说你现在还是租房住,很缺钱吧?车你也没有,这样,项目部那辆长城皮卡你先开着,等下一个项目开始,我们会采购一批新的车辆,到时候给你换。行了,今天你早下班,回家去吧,明天你轮休,后天上午过来找我,带上旧工卡和一张一寸照片,给你换新的。”

    **一句话没说,杜光辉竟然就都给他kǎo lǜ 好了,还不容他jù jué 。傻子才会jù jué 呢,这么好的事情,当然答应。

    感谢了一番经理栽培,**拿着刚刚领来的钥匙,开着皮卡,哼着歌回家。

    说是家,不过是他租来的一个小房子。八十年代的七层砖楼,六楼,两居室,暗厅,加上厨房、卫生间、阳台,不过五十多平米,倒是家具家电齐全,冰箱、热水器、洗衣机、电视、沙发,衣柜,桌椅板凳。虽然都是旧货,但是对他一个单身来说,足够了。

    这是他刚回到冰城的时候同学帮忙租的,本来说好是合租,但是同学在另外一个城市去工作,刚刚搬走了,就变成他一个人居住。

    隔壁和对门跟他都是一个房东,包括七楼的三户,所以说zhè gè 房东基本上什么都不做,天天jiù shì 吃喝玩乐。**不止一次憧憬过,什么时候,他才能过上这种“快乐小房东”的美好生活。

    夜深人静的时候,**躺在双人床上,回想起白天的一幕。他双手支撑十几吨的脚手架,虽然不是整个抬起来,只是支撑一部分,但是也不是一般人,嗯,不是人能做到的。

    这一切,都要从四个多月前说起。

    四个多月前,二零一二年的一月份,**从一个令很多人羡慕的央企辞职,原因是跟同事不合。具体说来是因为不想替那个白痴的领导背黑锅,因而被边缘化,工资奖金也减少,心里有落差,才愤而辞职。

    从遥远的西川和云滇边界,返回到熟悉而又陌生的冰城。在回来的时候,路过一个奇石坊,里面出售各种玉石、原石、奇石。**看上了一个黄sè的葫芦,一切也就由此发生改变。

    店主说zhè gè 扇坠是黄玉的,价格珍贵,还没大拇指大呢,竟然要价八万八千八。**看店主明显把他当成是大老板,人傻钱多。这里很多建筑工地包工头来买东西,经常是买几万块甚至是十几万的石头送礼用。他直接放下扇坠,然后指着自己真正想要的黄sè葫芦问价。

    zhè gè 黄sè葫芦没有花纹,刀工看不太出来,颜sè也不算透亮,上面竟然连刻字都没有,可能是哪个学徒的练手之作。

    **只是觉得葫芦是福禄的谐音,买huí qù 送给老妈不错,但是如果太贵,不说自己能否承受的起,jiù shì 老妈也绝对会认为自己是个败家子。

    而且zhè gè 根本就不是黄玉,好像也不是黄水晶,黄玉的柱状晶面上有纵的条纹,而水晶则是横的条纹。用手掂,黄玉有”坠”手的感觉,水晶则较轻。当然,黄玉宝石的光泽柔和,而水晶的光泽则较”冷”,尖锐。

    从网上搜来的分辨方法,一点都用不上啊。嗯,可能jiù shì 普通的黄sè石头,连玉石都算不上,坑爹的店家竟然摆出来卖钱。

    果然,这次店主没有狮子大开口,似乎是看出来**没什么钱,也想把zhè gè “残次品”jìn kuài 出手。反正他们是买定离手,没有发票信誉卡,回头是绝对不会退货的。

    从三千,一直还价到六百八十八块,**也认为zhè gè 数字吉利,付钱买下来。

    葫芦被他用绳子挂在脖子上,没想到一晚上过去,竟然部分变成了白sè。jiān商,绝对的jiān商!这分明是上sè过,被汗水一泡,就开始掉sè,说明上sè用的颜料也是残次品。

    可惜自己连半吊子水平都算不上,根本分辨不出来,zhè gè 破石头可能就值六块八,被自己用六百八十八买下来,亏大发了。

    **用手将葫芦上面的漆sè擦下来,没想到zhè gè 葫芦不但颜sè是作假,就连刀工都差的令人发指,葫芦口还有锋利的棱角,把他的左手大拇指划破。

    **急忙将手指放在口中,而那个葫芦则被他仍在旅店的桌子上。

    **睡着了以后,葫芦发出金sè的光芒,可惜他一无所知。

    “血脉吻合,宿主绑定,开启葫芦空间。”

    在回家的前一个晚上,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来到一个神奇的空间,里面有一张实木桌子,桌上面就有一个葫芦。

    zhè gè 葫芦跟他买的那个很像(葫芦不都是一个样嘛?),不过大了许多,并且颜sè是紫sè,还有些亮光。

    **不知道这是什么,就走过去想拿起来,没想到竟然没拿动,zhè gè 葫芦难道是粘在桌子上的?

    “宿主你好,欢迎进入灵葫空间,因为宿主是第一次进入,奖励三次抽奖,请宿主开始抽奖。”

    “抽奖?抽什么奖?谁在说话,宿主是什么?”**一脸的茫然,可能是因为在梦中,他竟然没有产生恐惧感。

    “滴滴滴”的手机闹钟响起,**从梦中醒来。擦眼睛的时候,发现左手手腕背面有一个拇指大小的葫芦印迹,跟纹身似的。

    zhè gè 怎么有些眼熟,好像是他买的那个挂坠一样。抬头看向桌子,上面除了他的笔记本电脑,什么都没有。

    不可能是招贼了,否则放着电脑、手机和钱包不拿,干嘛拿他的破石头,又不好看,又不贵重。可是葫芦哪里去了,总不会跑到自己手腕上了吧?**盯着自己的左手腕,眼神有些发直。

    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求长期保养~~~~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