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hè gè 地块是去年买下,已经做完入场前工作,就等着天气变暖,直接开工。前期的人工、材料、机械都已经在去年敲定,就连合同都签完了,**zhè gè 学预算的,现在根本就没什么活干。

    天天上班jiù shì 刷指纹签到,上网,吃饭,签退。这么清闲的工作,工资自然也不高,一个月才两千五百块,刨除房租、吃饭、抽烟、公交,基本上也剩不下什么。

    幸好项目经理看他有二建证书,而施工员又没有招够,问他是否愿意顶替施工员,工资四千,但是要累许多。

    **想了想,反正也没什么事,现在更是单身,施工员就施工员,多攒点钱,回家过年的时候也能让父母安心一些。

    就在四月份,材料机械开始入场的时候,他终于斗胆接下了第三个任务。前面两个月倒是都接到任务了,可惜都没能完成,幸好惩罚都不算严重,但是也让他损失了五千块。

    第一次赚取一万块的任务失败,令他损失两千块,第二次是滚一个直径一米的雪球,可tm京城过年的时候就没下过大雪,让他再次损失三千块。

    这次是他最有把握的一次,月初刷新出来的任务他一个都没敢接,只有zhè gè 让他看到希望,因为zhè gè 任务是——抓小偷。

    小偷,抓一个还不简单,无论是公交车、商场、超市,甚至是菜市场,总有那些手脚不干净的,距离月底还有一个星期,用心找,还能找不到?

    可惜他想的太简单了,当他真正开始寻找小偷的时候,才发现根本一个都找不到。难道是冰城市民的素质都这么高了,已经到了没有小偷的地步?

    当然不是,从古至今,小偷zhè gè 行当从未消失,哪怕是在战争年代,他们也都频繁活动,只是**根本就不知道什么人是小偷,也没有人喊抓小偷,他上哪去抓?

    这天下班,他坐公交车回家,明明车上有空座,但是他偏偏不去坐,而是站在后门靠窗的wèi zhì ,不断地打量其他乘客,希望能找到一个小偷。

    可是不但没找到,反而所有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奇怪,还有的把挎包紧紧的抱在怀里。

    擦,被别人当成小偷了!

    **很想骂娘,哥们这是做好事啊,怎么就被人当坏人了呢?小偷你在哪里,出来啊,让我抓一次,我保证不打你,还请你吃饭。

    因为找不到小偷,**回家上网温习了一遍《天下无贼》,希望能找到小偷的特点,但是影视作品和现实生活毕竟还是有差距,他依然毫无头绪。

    一连五天都是如此,**都已经在火车站蹲了半个晚上,还是一无所获。他很想跟傻根一样大吼一句:你们有贼没有啊?站出来我看看。

    这天是周六,休息,后天jiù shì 四月一rì,他要是再完不成任务,可能又要失败。就算是最轻微的惩罚,罚钱,按照前两次的规律来看,他这次至少要罚款四千,从上班到现在,他还一次工资都没开呢。

    该死的任务为什么规定必须在月底前完成,看来以后一定要在月初接任务,这样时间比较长,完成的机会大很多。

    嗯,周末,商场的人肯定多,他决定到江边的步行商业街转转,每个周末那里都是人山人海,小偷一定喜欢那里。

    站在一个十字路口,左边是麦当劳,很多排队等着上厕所的,右边是一个服装店,因为打折,人也不少。

    嗯,jiù shì 这里,一定能抓住小偷,完成zhè gè 该死的任务。

    hā hā哈,运气还真不错,十米外就有一个男的把手伸到前面那个女孩的口袋里,老天真是太可爱了,送上门的小怪,不杀,哦不是,是不抓对不起自己啊。

    刚刚跑到他们跟前,就看到那个女孩伸手搂着那个男的胳膊,两人就这么走了。

    擦,原来是情侣!差点,还好差一点,否则丢大人了。

    好死不死的天空中竟然飘起了雪花,还越来越大。这该死的天气预报,从来就没准过,都是马后炮。

    **在雪中站了十分钟,眼镜上就全是雪花,什么都看不见,看来今天注定要失败。

    羽绒服的帽子收紧一点,他慢慢的往回走,找公交车站去。

    jīng guò 一个无人的小胡同,突然一个带着帽子口罩的人从他身边跑过去,速度飞快。

    “擦,也不怕摔死,这地上这么滑。”**因为心情不好,咒骂了两句。

    “包,我的包。”

    **听到一个好听的女声,看了一眼,捂得太严实,看不清长相。诶,等等,她刚才喊什么?包?小偷还是抢劫的?

    管他是什么,先抓住再说。

    擦,这孙子跑的还真快,这一眨眼的功夫,都跑出去二十多米了。**低头在地上团起一个雪团,用力仍出去。

    “yes!”

    正好打中那个家伙的后背,他踉跄了两步,趴在地上。

    **快速跑过去,等他跑到跟前,那个家伙还没站起来。后面那个被抢的女人终于是跑过来,速度竟然还不慢。

    “包,我的包。”女人一边喘着粗气,一边说道。

    “放心,我抓住他了,你报jǐng吧。”**也不què dìng 是不是抓错认了,先报jǐng再说。

    “不着急,我jiù shì jǐng察。”女人的一句话,没把**气乐了。

    “你是jǐng察?我还是局长呢,没听说有敢抢jǐng察包的,你不打我打,等jǐng察来了,你做个证,否则别想把包拿走。”

    **掏出老诺基亚,zhǔn bèi 拨打110。

    “包里有我的证件,我真是jǐng察,户籍jǐng。刚才我在用雪擦鞋,包放在地上,转头就发现被他偷了,我追了他一条街呢。一会儿我打电话好了,不用接到指挥中心,正好这片是我们分局管,我直接打给我们接jǐng的同事,来的更快,我电话也在包里。”

    **看了看,她擦的锃亮的靴子,好像是真的。他把包拿起来,打开,还真看到一个jǐng官证。照片还挺上相的,ps过了吧,户籍jǐngjiù shì 有优势。李菲菲,名字也不错,jiù shì 不知道有男朋友没有。

    呸呸呸,都想什么呢,què dìng 是别人的包,还不赶紧还给别人。李菲菲把帽子和口罩也摘下来,看了一眼,是本人,好像比照片上更漂亮。

    “喏,给你,你打电话吧,我看着zhè gè 小子。”

    这小子还真是小偷,看来任务完成了。

    “宿主抓捕到一名小偷,任务完成,奖励抽奖次数一,请宿主再接再厉,争取完成更多的任务。”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