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突然动手,就连杜光辉都赶紧站起来,生怕**被打,到时候法不责众,尤其是涉及到民工的事情,更是慎重处理,这顿打岂不是白挨。

    不过当他看见竟然是**占上风,一下子愣住了,进而是狂喜。气势上总算是压住这帮人,接下来就该是说服。

    “杜经理,刘经理,你们带着两位财务出去吧,这里交给我如何?”**问道,一点也没觉得自己簪越。

    “可以,我授权你全权处理此事,老刘,我们出去?”杜光辉当机立断,赶紧去厕所啊。

    “不能让他们走出门,拦住他们。”老袁喊道。

    **双手一抱,抱住五六个人,拿着他们当挡箭牌,愣是推出们去,外面十几个民工没推住不说,下面抱着**大腿的也被他拖着向前走。

    三下五除二,**将所有的民工都推出去,没有动用暴力手段,没人受伤,最多jiù shì 摔个跟头,拍拍尘土就能站起来。

    “谁还敢拦着?别逼我,不小心把你们手脚弄断了可说不清楚,到时候保险公司赔,我可不用dān xīn 。”**威胁道。

    果然,**这么一说,开始还想jì xù 往前冲的几个人停住jiǎo bù ,没有人带头,所有的民工都看着杜光辉他们四个人出门离开。

    “我还在这里,项目部也在,这些机械设备,物资材料都在,这些东西值几百万,差你们十几万的工资?我不知道你们是被谁蛊惑了,但是最好搞清楚,被人当枪使,可多拿不到一分钱。如果真的拿到了,那么jiù shì 犯法的,算是聚众闹事,你们蹲进去,你说那个人会给你们送饭吗?会管你们老婆孩子吗?”**一边说,一边gù yì 多瞄了几眼老袁。

    果然,那几个带头的也不断的盯着老袁看,看样子是在等他表态呢。

    “张助理,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聚众闹事,我们是讨薪,合法讨薪!”老袁跳着脚说。

    “讨薪我倒是见过,那都是老板拿钱跑了,从来没见过项目部拖欠工人工资的。说实话,如果我们没有按照合同支付你们工程款,不用你们来讨薪,自然会有政·府机关封门,封财产。现在你们看到了吗?对了,你带着工人进场签合同的时候有三十万保证金吧,双方都同意签字就能拿出来,要不用zhè gè 先支付工资?”**瞪着老袁说道。

    “不行,那是我的钱,凭什么我出?”

    “你们听见没有,那是他的钱。就算是我们想帮你们解决,他也不同意。那账上的钱应该是项目部和他共同持有,如果发生包工头卷款逃走的情况,我们就可以向银行申请,用这三十万支付你们的工资。所以说,你dān xīn 我们给不起钱,是根本不可能的。”**信誓旦旦的说。

    “胡说,他胡说!”老袁跳着脚大叫。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清楚,怎么,大家都还不知道吗?那你们被他骗了。”**根本不给老袁解释的机会,先把水搅浑再说。

    “老袁,大家都是一个县出来的,你给我们说句实话,张工说的是不是真的?”

    “是啊,老袁,大家跟你出来干活,你拿大头,我们拿小头,出事的时候你可不能自己跑了。”

    ……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老袁一张嘴怎么说得过他们这么多人,更何况很多人都是用喊的。

    “大家静一静,听我说完。按照合同,次月二十五rì,才结算本月的工资,而且都是打到你们自己的卡上,你们想一想,有谁的工资卡没有拿到,那jiù shì 被老袁黑了你们的血汗钱。”**知道,很多工头都做虚假工资表,然后发现金给工人,从中间提走一部分,夸大自己的工人成本,然后找项目部变更多要钱。

    果然,这么一说,很多人就都开始围着老袁,要自己的银行卡,看来老袁没少坑人啊,一人一个月黑五百多块,一个月他就能多赚将近两万块,这钱挣得还真容易。

    “干什么呢都,都干什么呢,围在这里干什么,大家有什么困难跟我说,我是jǐng察,我给大家做主。”这时候,一辆jǐng车开过来,从上面下来三个jǐng察。

    “这是我们分局治安支队的副队长,大家有什么困难跟我们领导说。”一个小jǐng察介绍道。

    我擦,这不jiù shì 老袁说的那个弟弟吗,竟然还有这一手。哼哼,没想到吧,这次你算是栽了。

    “jǐng察同志,zhè gè 家伙拿着我们的银行卡不给。”

    “对,让他给我们,银行卡是我们的,凭什么他拿着,每个月贪了我们多少钱,jǐng察同志快抓他。”

    “jiù shì ,抓他,别让他跑了,开的车比项目经理都好,听说好几十万呢,他一定是贪了我们的钱。”

    ……

    我擦,怎么会这样,跟我们商量好的不一样啊。小袁jǐng官傻眼了,怎么堂哥的人都开始告他,不是说控告项目经理,然后我们弄一些钱出来过节吗?

    这可咋整,都tm整反了,我们就三个人,能压住这些人吗?

    “大家注意,zhè gè 人是老袁的弟弟。”**在人群外喊了一嗓子。

    这下子炸窝了,三个jǐng察也被围在里面,和老袁蹲在一起,任他们怎么喊话,民工jiù shì 不让开。

    “大家听我说一句,现在很明显,你们谁报jǐng了?没有吧,我们也没有。那么报jǐng的就只能是老袁,他想用这几个人威胁我们,付钱给他,我问问,你么知道你们一个月应该拿多少吗?”

    “我一天一百。”

    “我一百二。”

    “我八十。”

    “我九十。”

    ……

    **看了看,tmd老袁还真黑,一天最高的带班队长才给一百二,工资表上可是二百,最低的才八十,工资表示也是一百,每个月黑的钱还不止两万啊。

    “老袁,你把工资卡交出来给他们,我按月发钱,不会差你们,还是那就话,下个月二十五号,zhè gè 月的工资就会发到卡上,大家都可以去银行自己查。这位袁jǐng官,我看今天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要不我报jǐng派别人来吧?”

    “不用不用,我马上让我哥把卡还给大家,工地照常干活,不会耽误你们进度。一定不会。”小袁jǐng官跟老袁小声说了几句话,老袁不情不愿的站起来说了几句,然后带着工人走了,说是拿工资卡去。

    终于是把事情解决,**也松了口气。民工的事情最难解决,尤其是他们明明懂法却装不懂,但是知道法不责众,还经常赖上你,说白了jiù shì 从项目部坑出来两遍钱,他们和工头二一添作五分了。

    签约作者新书榜,我们刚好中间,96,希望能qián jìn 几位,前面十来个人跟我们差的不多,弟兄们帮个忙,推荐收藏点击,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