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冰城,先把林明两口子送回家,然后两人开车返回**的租房。

    “停下车,我去买点药。”郑蕾说道。

    “买药?你怎么了,病了?是不是昨天吹风感冒了,要不要紧,我们上医院吧?”**紧张的说。

    “没有,你昨天都弄进去了,什么措施都没有,我是去买毓婷。”郑蕾红着脸说。

    “啊,哦,那你在车上,我去吧。”**能想象到一个女孩子买事后避孕药的尴尬,他脸皮厚,无所谓。

    药店就在他家楼下拐角,冰药集团的连锁药店,国家最大的医药集团,里面买药也安全放心。

    “先生您好,请问要买什么药?”

    **站在专门卖两xìng用品的柜台,一排排的安全套,各种润滑油,各种壮阳药,当然,也少不了避孕药。

    “那个有没有事后避孕的,毓婷是吧?”**小声问道。

    “有,一次两粒,你是要买两粒,还是要买一盒?”

    一盒?对啊,当然买一盒,以后不就不用那些橡胶制品,感觉也爽的多。

    “我要一盒,开票吧。”

    **买了一盒毓婷,上车之后拿给郑蕾。

    “你没买水,我怎么吃啊?”郑蕾皱着鼻子问。

    “啊,那个我家里有矿泉水,你也从来没上去过,要不上去坐坐?”**试着问。

    “好吧。”

    既然上来了,郑蕾看到**随处乱扔的衣服,堆在盆子里的袜子和**,收拾一下,全部仍在洗衣机里面。

    **也赶紧把屋里打扫一下,平时一个人,脏乱一些无所谓,要是让郑蕾以为自己jiù shì 这么埋汰一个人,yìn xiàng 分要差多少啊。

    “好像中午了呢,要不我下去给你买点吃的?”**问。

    “不用,我看冰箱里还有蔬菜和鸡蛋,你这里也有挂面,我们下碗面吃算了。”

    “zhè gè 我擅长,专注挂面二十年,我来我来。”**拍着胸脯保证。

    从冰箱冷冻层找到一个熟鸡腿,把肉拆下切条,放在锅里爆炒,葱姜蒜幸好一直都备着,炝锅以后,加水,煮面,往里面打了三个荷包蛋,又切了两根红肠。

    不到十分钟两碗香喷喷的鸡丝面上桌,一盘红肠,两个咸鸭蛋。

    “好了,可以吃面了。”**喊道。

    “没看出来,你手艺还不错的样子。”郑蕾歪着头说。

    “hā hā哈,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不是跟你吹啊,我爸爸以前下乡的时候可是司务长,专门管食堂的。”**骄傲的说。

    “嗯,那你会做什么菜?”

    “zhè gè ,zhè gè ,炒鸡蛋,西红柿炒蛋,黄瓜炒蛋,苦瓜炒蛋,韭菜炒鸡蛋,香椿炒鸡蛋……”

    “停,除了炒鸡蛋什么的,你还会别的什么?”

    “那个拍黄瓜我说了没有?”**弱弱的问。

    “看来有必要给你露一手,一会儿去超市买菜,让你看看我爸妈多年培养出来的好女儿。”郑蕾nǎo dài 一仰,**夹了一片红肠喂到她嘴边。

    “对了,两个屋,你怎么住小屋,不住大屋呢?”郑蕾好奇的问。

    “刚来的时候和高中同学合租,房子是他找的,比较辛苦,我就让大屋给他。上个月他调回家了,房子就我一个人,房租到八月底,他那一半我给他了,押金和厨具留给我。那个你是不是觉得有点空旷,要不你搬过来一起住?”

    “休想,我们才认识不到一个月,你就想让我搬过来和你**?我爸妈知道怎么办?”

    “那有什么,我是奔着结婚去的,又不是大学生处着玩玩。你现在还没看透我的心吗,你这么说太让我伤心了。”**捂着心口,做出一副伤心yù绝的样子。

    “拉倒吧,赶紧吃,一会儿去买菜。”

    “好嘞。”

    吃完饭,**抢着收拾碗筷,涮碗也十分利索,把厨房顺便擦了一下,看着是干净许多。

    衣服也洗完,两人配合着晾在阳台上,期间**难免动手动脚,都被郑蕾把手打掉。

    两人开车去乐家福超市,一辆推车装的满满的,什么牛nǎi、鸡蛋、猪肉、牛肉、鱼、蔬菜、大米、各种调味料等等,几乎是看见什么想吃的,都往车里装。最后看购物车装不下了,才拿出去一些暂时用不到的。

    回到家里,**被推倒屋里看电视,郑蕾一个人在厨房忙乎,不到一个小时,桌上就摆了四菜一汤。

    红烧排骨、杭椒牛柳、韭菜炒鸡蛋、凉拌芹菜和鲫鱼汤。**一看,都是他爱吃的,不过自从他决心减肥以后,好像就没怎么吃饱过。现在服用了洗髓丹和辟毒丹以后,好像身材变成运动员一样,应该不用再节食了吧。

    打开两听啤酒,两人碰一下,然后**就开始发挥他吃货的本事。自从lì qì 变大以后,好像更能吃了,他严重怀疑开始之所以瘦下来,是因为使用太多lì qì ,而自己没吃饱的guān xì 。

    看着**狼吞虎咽,郑蕾也吃的很开心。四盘菜一盆汤,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吃完饭郑蕾收拾刷碗,**拍着肚子jì xù 看电视,这tm才叫生活,一个人的rì子太苦逼了!

    收拾完以后,郑蕾过来拿起包,想要回家。

    “干嘛啊,天都黑了,你要去哪?今晚别走了好不好,我就三天假,你陪我好不好,我都没什么朋友。”**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

    可惜他刚说完,电话就响了。接通以后,从听筒里传来震耳yù聋的声音:“贱人,是不是在冰城,晚上出来喝酒撸串啊。”

    “不去,没空!”**恶狠狠的挂断电话,顺便关机,然后说:“你看,现在没人陪我了。”

    说完,上去就把郑蕾的包抢下来,然后一把拽到怀里,强行吻上去,双手也开始上下活动,不一会儿,就把郑蕾弄得娇喘嘘嘘,然后被他抱到床上。

    嘎吱嘎吱嘎吱嘎吱,一个小时以后,**收歇。

    “你又弄到里面了。”

    “不是吃过药了吗?上面写着七十二小时有效啊。”

    “那是一次,你这来一次,我还得吃。”郑蕾打了他一下说。

    “那就先别吃,明天一起吃好了。”**说完,又吻上去。

    “嗯,别,不行了。”

    又是yī zhèn 嘎吱声~~~~~~~

    收藏今天涨的不错,老四拜谢大家,弱弱的问一句,有推荐票吗?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