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过了xìng福的三天,郑蕾在三号下午开车离开,当然带走的还有**租房的钥匙,他同学留下那把。

    **想了想,现在手里钱又不多了,五号发调查员的工资,到时候手里能有三十万zuǒ yòu ,距离买房差的还很远呢,得赶紧把大黄鱼出手。

    “喂,孙老板,还记得我吗,上次卖帆船三鸟银元给你的那个人。”**打给上次那个孙老板,zhè gè 人好像资金实力很雄厚的样子。

    “怎么,张老弟又有什么好东西卖给我?还是银元,或者是金币?”

    “不是,是民·国大黄鱼,带号码和徽章的,同样很有收藏价值,你收不收?或者孙老板给我介绍一个买家,我可以给你一笔中介费。”

    “收,别说,zhè gè 生意我还是今年才开始做,你那里有多少?”孙老板的声音很镇定。

    “十根大黄鱼,足金足两的,纯度百分之九十九,不过我可不是按照黄金价格卖,是按照收藏品卖。”**强调说。

    “hā hā哈,没问题,应该的。这样吧,晚上五点,还是那个茶楼,你带着东西来,我等你。”

    **收拾一下,拿出一个背包,将大黄鱼分开装好,抱在怀里,到楼下打车前往天府茶楼。

    还是那个包间,看来孙老板是这里的常客,或许还有可能是股东或者老板。

    “张老弟来了,坐,这次可以尝尝我的茶水了吧?”孙老板笑着说。

    “当然,我正好渴了,尝尝孙老板的好茶。”**现在百毒不侵,就算是孙老板下药,他也不太dān xīn ,除非是那种见血封喉的剧毒,否则普通的秘药根本没有效果。

    喝了一口,还真挺香的,他没怎么喝过普洱,虽然在西川和云滇那边工作过三年,但是总觉得像是茶渣子做的,还是绿茶看着好。

    “很香,不知道这茶怎么卖,要是不太贵,我买点孝敬我家老爷子去。”**随口说道。

    “hā hā,不贵,对你来说绝对不贵,一饼也就两万来块,老弟喜欢,我送你一饼好了。小,把我的那个十年普洱包一饼,一会儿给老弟带走。”孙老板十分tòng kuài 的说。

    “那怎么好意思,你zhè gè 这么贵,我还以为几千块呢。”**推辞道。

    “不说zhè gè ,先把你的好东西拿出来吧,我欣赏一下。”孙老板摆摆手。

    **对于孙老板也比较信任,直接打开背包,十根大黄鱼摆成一排,放在桌子上面。孙老板看了**一眼,然后每一根都拿起来又摸又看,检查了足足半个小时。

    “好东西,46年的,虽然那一年的比较多,但是成sè也好,足金足两,你开个价吧。”

    “我不太清楚现在的行情,zhè gè 也是家里老太爷给的,孙老板给个实诚价就都拿走,我可是zhǔn bèi 在冰城安家,哪知道这里房价现在也这么贵,要好几万一平。”

    “hā hā,你那是江边的江景房,本来地段就好,风景也好,又是国字号开发商,质量有保证,自然就贵,别的地方用不了一万。你这些一根313克,我给你算三百八一克,现在成品也就三百八到三百九之间,我捂上几个月,希望能涨到四百以上。”

    孙老板给的价格远超**的预期,他以为三百出头顶天了,没想到竟然给出这么高的价格,让他都不知道怎么再还价。

    “行,就按孙老板的意思办,这次还是转账,我们去对面建行?”**jī dòng 的站起来,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可以,走吧。”

    两人来到对面建行,依然是vip室。不到十分钟,手机上就出现账户中转入一百一十八万九千四百元的消息提示。

    “孙老板,zhè gè 茶楼也是你的bsp;yè ?”**收到钱,心情很好,随便跟孙老板聊几句。

    “那倒不是,是我朋友的,我在里面投了一点钱而已,每年赚不到什么,jiù shì 赚点好茶,我好这口。走吧,张老弟,到我那再喝一杯茶再走?”

    “也好。”其实**是惦记着孙老板答应送他那一饼两万多的茶饼子呢。

    一百五十万,差不多能买一套不错的房子,可是既然知道江边质量好,环境好,地段好,自然想买更好的。

    那时候查了一下,江边的房子何止是一般的贵,都快赶上京城四环了。

    他那时候看的房子,三百多平米复式,一平米四万多一点,算下来可就要一千两百万,他照着现在的赚钱速度,若是不能抽中更多的金钱奖励,恐怕按揭的资格都没有。

    还是等等吧,反正租房八月底到期呢,不着急买新的,自己也不怎么住,经常一个人就睡在项目部宿舍了。

    **又弄到这么多钱,他很想找个人分享一下,可是都不知道怎么解释,还是先等等,今年说什么也要弄一点实业出来,否则钱财来源没有出处,国家可是有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的。

    话说郑蕾开车回到家里,爸妈哥哥嫂子都在家里坐着,她一开门,就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她。

    “啊,大家都在啊,吃了没有,我去做饭。”

    “等等,过来,坐下。说说吧,这三天都去哪玩了,究竟和谁在一起?”郑蕾爸爸问。

    “和金玲啊,我大学同学,来过咱家好多次,你不记得了,我跟你们说过啊。”郑蕾强辩道。

    “胡说,昨天你大哥就看见过金玲和他老公在商场逛街,难道他们还有分身术不成?”郑蕾妈训斥道。

    郑蕾吐了吐舌头,没想到点子这么背,竟然被大哥看到金玲在逛街,你说你俩逛街就不能不被大哥看见(金玲:我俩光明正大的逛街难道还要背着人,我们又没犯法,是你自己的问题好不好,赶紧跟家里坦白)?求助似的看着嫂子,希望她能给圆个场。

    嫂子淡定的摇摇头,她也好奇,看样子是交男朋友了,是不是总送她回来那个?

    “我住我男朋友那了。”郑蕾小声说道。

    “什么?还没见过我们呢,你就住他家去了?成何体统,你别忘记,你还是老师呢!我和你爸也都是老师,教书育人的,这传出去怎么好听?”郑蕾妈噌的一下就站起来了。

    现在新书榜88,能再qián jìn 几位不?收藏推荐,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