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看了看,灵葫空间中出现的任务都太坑爹,根本就不可能完成,还好只是月初,还有很多时间可以让他慢慢选择,至于说像那天喝多一样随便接任务,他还没那个胆儿,说不准自己被抹杀,还顺便坑爹呢。

    倒是郑蕾家里有了好消息,他们在方·平区的老房子要拆迁了,据说开发商还是全国都很有名的大地产商,补偿条款十分优厚。

    那个老房子一直在出租,总共也jiù shì 三十多平米使用面积,到时候补偿的房子他们也不zhǔn bèi 要,自己有房子住,两个孩子也都不用cāo心,要点补偿款养老算了。

    “帅哥,你说我家那个房子能补多少钱?”郑蕾一边给**剥桔子,一边问道。

    “补不了多少吧,我说干脆要房子算了,放在那里出租,将来留给你的小侄子也好啊,那点补偿款算什么,他们身体那么健康,阿姨马上退休,叔叔也快了,到时候退休金不够花不是还有我们吗?”**张嘴,郑蕾把剥好的橘子喂到他嘴里。

    “你不是干zhè gè 的吗,你给我算算,大概能有多少钱?”

    “我虽然干zhè gè ,但是市区的拆迁还真没做过。不过国家有相关规定,现在政策又这么好,我看如果要房子,一比一点五应该差不多,或许还能有一些半价优惠什么的。”

    “才一比一点五?那点地方够干什么的,总共不到四十平的房子,就算一比二,才能整个大两居,你说有没有可能一比二?”

    “没可能吧,那种是京城等一线城市才有的待遇,一比一兑换,然后按照户口本人头一人十五平米免费,十五平米半价购买或者半价补偿现金。冰城也jiù shì 二线下城市,而且方·平区还是最落后的几个区之一,给不了那么高。”**解释道。

    “唉,那怎么办呢?”

    “怎么了,是家里急用钱吗?我这里还有,卡给你,里面有我zhǔn bèi 的买房子的钱,一百五十万zuǒ yòu ,够不够,不够我再想bàn fǎ 。”**说着就把卡递过去。

    “不是钱的事儿,是我们家老邻居文叔叔一家,想要多两套房子,他们家俩儿子,还有他们老两口,至少要三套房才行。”郑蕾推了一下**,没有接卡。

    “那怎么可能,别人开发商也不是傻子,一切只要按照国家规定,到时候你们jiù shì 不搬,他们也不着急,着急的可能是政·府,这可是影响他们政绩的事情。再说了,你那不是讹人吗。”**苦笑着说。

    第二天**还在工地上班,接到郑蕾的电话,说是让他赶紧过来一下,她大哥郑凯被人给打了。

    啥玩意儿,大舅哥被打了?谁吃了雄心豹子胆,现在法治社会还敢随便打人,有必要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你等着,我马上就来。”**挂断电话,跟杜经理请半天假,马上开车去医大一院。

    “咋回事儿,大哥怎么别人给打了,对方人呢?”**进病房以后急匆匆的问。

    “诶?**你怎么来了,小妹,你告诉他干什么,还嫌我不够丢人。”郑凯转过去说道。

    郑蕾带着**出门,在外面说:“大哥帮着文叔叔他们家说了几句话,想要多算一点面积,到时候就算是补偿面积不足,贴钱也要整上三套房子。结果前脚说的好好的,中午在文叔叔家吃晚饭下楼就被人给套麻袋了,说他多管闲事。”

    我擦,这么嚣张,在大中午的楼道里给人套麻袋?这tm还有王法,不是,还有法律吗?分明jiù shì 开发商想要jiāo xùn 他们一下,也算是杀鸡儆猴,以后大家签合同的时候,自然不会再有人狮子大开口。

    要是别人,**可能不会管,反正没他什么事儿,你本来jiù shì 想占便宜去的,但是这是他的准大舅哥儿,这事儿就不能不管,还要管的很好才行。

    “没看清长相?”

    “没有,别人从身后下手,他哪里看得清,老小区,要拆迁的,根本没有摄像头。”

    “他们说话了,那能记住声音吗?”

    “我哥说也记不住,让人给打懵了,又喝了酒,醒酒之后才知道自己来医院,也没什么伤,jiù shì 吓着了。”

    “这事儿交给我了,今晚我和你去看看文叔叔,你让文叔叔给负责拆迁的人打电话,约过来谈谈。”

    晚上的时候,他俩来到文叔叔的家里,**看了看,没地方躲啊。只能躲在卧室,然后在客厅摆了一个风扇,冲着卧室的方向吹风。

    拆迁办的人一进来,发现这家老头可能是疯了,冰城的五月份还不是很暖和,刚停暖气不久,很多人都要穿着线衣线裤(南方人叫秋衣秋裤),这老头竟然在吹风扇!

    开始他们以为老头同意拆迁bàn fǎ ,合同都带来了,没想到老头咬死不同意,jiù shì 要高价,或者多要面积,两个人很都不gāo xìng。

    “文先生,看来你还是没明白,等到整个楼都同意,就你家不同意,我们会把这里断水断电,这都不算什么,你家住三楼是吧,我们把一楼二楼的楼梯拆了,看你怎么活!”一个人撂下狠话说。

    “哼,我老头子jiù shì 不怕zhè gè ,我jiù shì 要三套房子,面积都要最小的都行,差价我可以给钱,怎么就不行,凭什么只给我一套房子?”老文也梗着脖子喊道。

    “上次你邻居都被你们耽误了,怎么还不明白,难道非要弄到你两个儿子头上才甘心?”

    “什么,真是你们干的,你们这两个wbd,不得好死。有什么冲我来,为什么要伤害别人!”

    “别人?管闲事的就不是别人,这么说吧,老家伙,现在不但只给你一套房子,还是一比一的面积,多的一分没有,爱签不签,不签,有你受的!”他们两个吹着风扇,也有些打哆嗦,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分钟。

    等到他们离开,**和郑蕾从卧室里面出来,把风扇关上。

    “文叔叔,你别着急,你的要求不算过分。既然都答应补钱,他们还这么干,尤其是还打了凯哥,这jiù shì 他们的错。这件事交给我了,我帮你要到房子,不但不用多出钱,还给你弄个朝阳的。”**说完,拉着郑蕾就走。

    “诶,你拉着我躲在里屋干什么,什么都听不见,你录音了?”

    “没有,但是我听见他们说的话,记住了他们的声音,放心,这件事我来解决。现在拆迁都是包给当地的人,一般都是漂白的混子,手底下都不干净,我抓住他们一些把柄就好办多了。”

    每天三更,妥妥的,不会赖账,合同已经寄达,本周五之前,签约状态会显示a签,哇咔咔咔。那个收藏推荐还能不能再给力点,现在新书榜又变成90了,往上爆一点呗,最好的时候是88啊,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