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ǎo dài 一直疼,**也睡不着,天灵子的副作用太强了,还好只需要再熬到明天晚上,到时候副作用一过,自己就能美美的睡上一觉。

    大清早六点钟,**就顶着头疼跑到家里不远的公园,练习军体拳,发泄过剩的jīng力。没bàn fǎ ,谁让他只会这么一套拳法呢。

    公园里晨练的大部分都是老人,也有一些小孩,想他这样的年轻人还真没几个。现在上班压力这么大,上下班挤公交就跟健身一样,短跑(追车),吊环(扶把手),平衡木(往下挤,或抓不到扶手的时候),一天两次,还用得着锻炼吗?

    那边老人有的带着音响设备,放着教学音乐打太极拳,也有的在跑步压腿什么的,像**这样傻hē hē 的打军体拳,还真是蝎子拉屎——(毒)独一份。

    “喝,哈!”**呼呼喝喝,一个人的动静倒是比那边十几个老人都大。周围围着几个小朋友,可能是还不到上学的时间,估计一会儿他们就会被爷爷nǎinǎi送去幼儿园。

    一趟拳打完,身上一点汗水都没有,看来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好,这样的运动就跟普通人散步一样,根本算不上剧烈运动。

    七点多钟,一些小孩子和老人离开,但是还有许多练拳的人在jì xù ,有的甚至已经拿出家伙事儿(剑、鞭子、箜篌等),刚才小孩子太多,他们不敢拿出来,怕伤到小孩子。

    **看着一个老人在练习太极拳,不过他是一个人,不跟其他人一起,也没有音乐,动作时快时慢,但是十分舒展,感觉很漂亮。

    老人皱着眉头,忽然停下来。他zhè gè 可不是简单的健身太极拳,而是用于实战的太极拳,zhè gè 小子竟然光明正大的站在这里偷师,还要不要脸!

    “咳,咳。”老人清了清嗓子,希望**能明白,然后自己离开。

    可是**正看得过瘾呢,怎么会离开。老人发现这小子脸皮太厚了,我都暗示的这么明显,非要我直说是不是?

    “小伙子,你挡着我的阳光了。”老人说道。

    “啊?哦,不好意思,大爷,那我站到你身后去。”**说完,回头看看初升的太阳,转个身走到老人的身后站住。

    老人一脸黑线,这小子是真不明白,还是给我在这儿装糊涂呢,我是让你离开,你倒好,走的更近了。

    “小伙子,你喜欢慢吞吞的太极拳?”老人问。

    “不喜欢。”

    老头被噎了一下,以为这小子是真喜欢,那么心情好的时候不妨教他两手。没想到他竟然说不喜欢,不喜欢你盯着我看干嘛?

    “既然小伙子你不喜欢,怎么一定盯着我看,这样很不礼貌!”老人的语气有些严肃,听起来好像有些生气。

    **撇撇嘴,这老头也太小气了吧,就看你两眼,你还生气了。这里是公园,也jiù shì 公共地方,你要是不想让别人看,买个带花园的别墅住,围墙里面全是你地盘,谁都不能随便看。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会这么说。

    “大爷,我jiù shì 觉得你跟他们打拳不一样,好像动作特别舒展,特别漂亮,我想学学,然后教给我爸妈练练。”

    老人没想到竟然是zhè gè dá àn ,孝心可嘉。但是他真的能看出来我的太极拳优劣?不是随口恭维我吧?

    “哦?你说我的拳法漂亮,除了动作舒展,就没别的了吗?”

    “嗯,当然有,你看zhè gè 动作,别人的手腕是翻的,但是你的是立着。还有zhè gè 踢腿,别人踢到膝盖,你踢到腰侧。zhè gè 转身旋腿,别人是一只脚离地,你是两只脚全部腾空。就看出来这些,还有其他的我形容不好,学不来。”**一边说,一边做动作,竟然模仿的惟妙惟肖。

    老人这才开始重新打量zhè gè 小伙子,竟然就看着这么一会儿,就发现自己拳法中的一些特点,是天才,还是以前学过?

    “小伙子,你以前学过zhè gè 拳法?”

    “我?太极拳?谁学这种老头老太太的拳法啊。呃,我不是zhè gè 意思,我是说以前没时间,就学过军体拳。今天这是第一次看你练拳,随便学了两手,你不会是想要学费吧?”**正要贬低太极拳呢,忽然发现老头的脸sè不好看,急忙补救,希望不要被记恨,听说一般老人都跟小孩子一样,小心眼。

    老人没理会**的臭贫,问道:“你真的只是今天来现学的?没有说谎?”

    “大爷,我骗你有意思吗?我有女朋友,对你的什么小女儿大孙女的没有任何企图,而且我有工作,有存款,也没兴趣骗你一个老人的钱,既然你不信,那我也没bàn fǎ 。”**gù yì 说道。

    “臭小子,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说我不信了?少给我扯那些犊子,就说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拜师?大爷,你电影电视剧看多了吧,现在什么年代,还拜师?武馆只要给钱,就教拳,还有专门的陪练伺候着,你还想让我拜师?”**一副看外星人的眼神瞅着老人。

    “哼,他们那是什么拳法,我这是什么拳法,内家拳,听过没有?”老人一副我是高人的样子,你要是不拜师,就后悔去吧。

    **还真有一点点迟疑,但是很快被他打消。zhè gè 老人他第一次jiàn miàn ,也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就拉着自己拜师,万一说拜师以后就要跟亲儿子似的养老送终,自己可就麻烦了。

    “一套健身拳法,也好意思拉着人拜师,你又打不过我,凭什么教我?”**不屑的说道,然后秀了秀自己粗壮的胳膊。旁边正好有一个石球,**用手一推,竟然推动了,吓了老人一跳。

    自从自己瘦下来以后,发现身上还是有不少肌肉的,尤其是现在,已经很少能看见肥肉了。这一运动,自己都感觉xìng感无敌!

    就连郑蕾都觉得**肯定是一直在工地搬砖,要不是他给郑蕾看过工牌,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经理助理,否则一定不相信。两人第一次jiàn miàn ,**身上还有一些肥肉呢,现在脱了衣服八块腹肌,胸肌和四肢的肌肉都很发达,都快赶上运动员了。

    老人突然伸手,一把抓住**的右手手腕,然后向着怀里一带。**忽然感觉右手使不上劲,而且一动就疼,顺着老人的力道,直接栽倒在老人面前。

    排名略有上涨,但是依然看不见,感谢各位支持,周一冲击分类新书榜,请jì xù 支持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