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爷,你这是什么招?”**被一下子弄倒,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引起了他很大的兴趣。

    他自己力量多大自己知道,一吨以上的lì qì ,若是会发力技巧,甚至可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工地脚手架倒塌那次,他不jiù shì 借助一些支撑,一个人撑起来十吨以上的脚手架吗?

    zhè gè 老人一看五六十岁了,竟然能把自己放倒,说他lì qì 比自己大,怎么也不相信,一定jiù shì 传说中的拳法,四两拨千斤。

    “雕虫小技耳,小伙子,想不想学?”

    “想,您肯教我?”**对老人的称呼从你立即升级为您。

    “也不是不行,但是得拜师啊。”老人开始拿捏。

    “还要拜师?那我还是算了吧,没空。”

    “你怎么没空,今天又不是周末,这都八点多了,你都不去上班,怎么会没空?”老人急了。

    “我今天是病假,后天就必须上班去。再说了,别人拜师都是拜名师,说实话,您叫什么,我不知道,周围也没一个人认识您,算不上什么名师吧?”**撇撇嘴。

    “杨老,练拳呐。”

    “是啊,你这是散步?”

    “要huí qù 了,不打扰你。”

    **一脸的黑线,这是赤·裸·裸的打脸啊,自己刚说完他没人认识,就恰好过来一个熟人。md,有没有这么巧?

    “哼哼,看到没有?我姓杨,叫杨靖宇,是杨式太极拳的传人,杨式太极拳听过没有?”老人点着手指,得意的说道。

    “杨氏太极拳?哦,听过,jiù shì 那个专门用来健身的老年拳法嘛。双脚不离地,动作慢吞吞,没错吧?”**挑衅的问。

    老人脸sè涨红,**心中有些紧张,会不会刺激的有些过了,别把老人气出心脏病来。他只是想表示老人的拳法不过如此,但是心中可是十分想学。

    “太极分文武,我zhè gè 是武太极!”老人杨靖宇叫道。

    “你刚才不是还说你是杨氏太极拳吗?这么一会儿就变成武太极,该不会是骗子吧?”**皱着眉头看着老人。

    “你,你,你小子气死我了!你不学,好,老子还不教了呢!”

    **一看,傻眼了,气过了,老人这是要走。赶紧拦住,zhè gè 好像真的是名师的样子。

    “大爷,杨大爷,慢点,慢点。门口有一家早餐店,我请您吃早餐,当做道歉行了吧?您看您五十多了,还这么大气xìng。”**跟在杨靖宇身边说道。

    “五十多?我今年七十三了!还有,我不吃你的早餐,我有退休金,有儿女孝敬,自己买得起!”杨靖宇梗着脖子吼道。

    七十三?我擦,不能吧,这老头,不是,这老大爷不是诓我吧。他有七十多?头发还只是花白,眼神明亮,牙齿也没看出来有缺陷,面sè红润,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这怎么可能,分明jiù shì 老不,老神仙啊。

    “杨大爷,您七十三了?可别骗我,这岁数都快够得上我爷爷了。”**说道。

    “骗你有什么好处?走开,我要回家了。”

    “诶呀呀,那我还真得请您吃早餐,您看这早上被我耽误了,回家肯定都是凉的。您这一身打扮,身上肯定没揣钱吧?走走走,咱爷俩去吃早餐,油条豆浆,包子小米粥什么都有,走吧。”

    **强拉着把杨靖宇拉进公园边上的一家早餐店,已经八点多,上班的人都走了,店里也没剩下几个人。

    找了一个靠墙的桌子**抽出纸巾仔细把凳子擦擦,老人这可是白sè练功服,要是脏一点,都能看出来。

    “老板娘,什么是刚出锅的,给我们来一点,别怕多,我饭量大,吃的完。”**说道。

    “好嘞,稍等啊。”

    不到一分钟,两根油条,两个焦圈,两张馅饼,一笼小笼包端上来,还真把**当饭桶来着。

    “豆浆配油条,包子配皮蛋粥。这还有茶叶蛋和咸鸭蛋,够了吗?”

    “够了,不够我再要。”**说道。

    “这么多,你吃的完?”杨靖宇一脸的惊讶,不够再要?

    “杨大爷,这您就不知道了,我这人属饭桶的,一般人两三个都吃不过我。”**说道。

    杨靖宇吃了一根油条,一个焦圈,一个茶蛋和一碗豆浆,对一个七十三的老人来说,其实有点多,但是**可没把他当做七十三的老人。

    剩余的东西都被**干掉,甚至才八分饱的样子。拍拍肚皮,**站起来付钱,然后非要把杨靖宇送回家。

    杨靖宇知道**打的什么主意,也没点破,就在前面慢悠悠的走,**在身后慢吞吞的跟着。步行不到十分钟,就到了杨靖宇住的小区。

    “杨老,您今天回来的有点晚啊。”小区保安热情的打招呼。

    “hā hā哈,在外面吃完了才回来的,你吃了没有?”

    “吃过了,吃过了,杨老您慢走。”

    小区挺大的,杨靖宇一路上遇上好些人,都热情的跟他打招呼。

    “看不出来,您还挺受欢迎的。”**笑着说。

    “那是,因为我是zhè gè 小区门口的坐堂中医大夫,他们多少都在我哪里瞧过病。”

    “您还是中医大夫?”

    “不像吗?”

    “像,我心中的中医大夫jiù shì 您zhè gè 样。面sè红润,jīng神矍铄。”**拍马屁也是有一手的,央企好几年的锻炼,多才多艺啊。

    杨靖宇住在一楼,打开门,**也没问,直接就跟进去,换拖鞋,坐在沙发上,很自然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刚才咸鸭蛋有点太咸了。

    “我说你小子倒是不客气,我好像没请你进来吧?”杨靖宇问道。

    “嗨,zuǒ yòu 您也一定会跟我客气一句,到时候我还是会进来,这样多好,省的您问了,水我也自己倒,不用您忙。”**的脸皮之厚,令杨靖宇震惊。

    当年duì fù 监理和业主的时候,脸皮不厚,一些模棱两可的工程,能让他们在变更文件上签字吗?没有变更,哪来的奖金发?

    杨靖宇坐在他对面,看着**说:“想学,又不想拜师?”

    “嗯嗯嗯。”**狂点头。

    “一顿早餐就想把我打发了?”

    “那哪成啊,以后我每月交学费。”张靖宇环顾了一下自己的房子,这么大,地段也不错,至少值上百万,看门口的鞋,好像不是和儿女一起住,嗯,貌似不缺钱。

    “不要?那我有空就过来看您,给您买点水果什么的。”

    杨靖宇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葡萄放在嘴里,这时候的葡萄可死贵的,看来他也不缺水果,而且有人陪。

    “听说这边开了一个陈家沟的学校,我学成以后,帮你去踢馆!”**祭出杀手锏。

    “放屁,杨氏太极本就出自陈氏太极,踢什么馆?”杨靖宇骂道。

    “那您要我做什么啊?”**;了,不好名,不好利,也不缺人陪伴,他好像真的拿不出什么东西,能够打动杨靖宇。

    周一冲榜,万望各位书友鼎力支持!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