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什么也不要你做,只是希望你以后学会我的拳术,能够做到不以拳术欺人,见到弱者被欺负,能上去帮忙就行。”

    **傻眼了,这算什么要求,就算你不说,我遇上欺负弱小的也会上前帮忙。带着满头的yí wèn ,**从杨老家离开。

    已经认门,还留下电话,等到**有空,提前给杨老打电话,就能跟他学拳。或者每天早晨去公园,一般六点到八点杨老都在。

    等到**离开,杨老马上抓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喂?老伙计,我找到一个好苗子……”

    晚上十点多,**和黄志航一起,又来到夜巴黎。还是那个玫瑰厅,这次都不用别人带路。

    推开门,屋里并不是只有黄石磊一个人,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个**很不想看见,但是偏偏就在。

    “张老弟,hā hā哈,我们又jiàn miàn 了。这位是黄局长吧,一直没来得及恭喜高升,今天我请,算是赔罪。”白志刚站起来,笑hē hē 的说道。

    “白少竟然这在,没想到三炮哥还有zhè gè 面子。”**意有所指的说。

    “三炮帮过我一些小忙,今天请我来调停,不知道我有没有zhè gè 面子?”白志刚微微一笑,露出强大的自信。

    龙江省巨无霸白家,就算是省里1号和2号也会给他们家面子,黄志航自然不敢反对,**则是不会反对,要的jiù shì 你站出来。

    “两位可能听说过,zhè gè 夜巴黎有我的一份投资,所以我也算是东道主,这第一杯酒,我敬几位。”白志刚上来就敬酒,还什么都没说呢。

    **一看,竟然还是百加得朗姆酒,这tm不是调酒用的吗,75°,是能直接喝的吗?要是换做以前,**这一杯下去,不倒也得吐。但是现在嘛,小意思。

    “黄哥开车,我替他喝了。”**说完。两杯一两的口杯全部闷掉,然后微笑的看着白志刚等人。

    白志刚也没想到,一个下马威轻松就被**化解,他对烈xìng酒也不怎么擅长,但是也只能跟着干了。

    罗虎和黄石磊看了看,也跟着干掉,嘴里“嘶哈”的,但是还不能喝水顺顺。

    “白少的酒我也喝了,有什么事情直接说开了吧。三炮哥可是抓到那个小偷了?”**问道。

    “小燕子进局子了,我捞不出来。不是黄局gù yì 耍我吧,好像进的还是市局。”黄石磊盯着黄志航说。

    “哼,我管刑侦,一些小偷小摸还用不上我,那是李局长的事情。怎么,你以为我需要讹诈你的钱?”黄志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底气十足,好像真的不是他吩咐的一样,**心里都乐开了花。

    “可否形容一下你的玉坠的形状,材质,我想bàn fǎ 找到一块一样的赔给你。”白志刚说道。

    “一样的?我那个是前明的东西,古董,江南四大才子的唐寅用的扇坠,你能找到一样的?”**信口开河。

    “要真是唐伯虎的扇坠,一百万可不够,至少翻十倍,可是谁能证明?”罗虎帮腔道。

    “哼,我需要讹他那一百万吗?就这么说吧,我要是把存款拿去给白少投资,每年的收益都不会少于一百万,还是长流水,白少承诺过的,对吧?”

    白志刚点点头。他说过的话,不怕承认,以他白少的本事,千八百万的投资失利,他自己用钱也得填起来。

    “再说了,你看他像有一百万的人吗?我要是讹诈,也的找个有钱的,他拿得出来吗?”**又说道。

    白志刚这次又跟着点头,他也弄不明白,**这小子到底要干什么,讹人好像又不是,说不讹人,但是谁听说过有唐伯虎的扇坠来着?

    “我jiù shì 想知道,是谁告诉你,我那里有白少的名片,还有白少承诺过我什么,你把那个人说出来,这件事两清。你也说了,小燕子在jǐng察局,我通过黄哥想bàn fǎ ,会让他把东西吐出来的。”**忽然说道。

    白志刚一动不动,低头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水。罗虎则有些慌乱,看了白志刚一眼。而黄石磊也禁不住斜眼看了一眼罗虎和白志刚,然后默默摇摇头。

    “摇头什么意思?你可能不知道吗?”**高声说道。

    “知道,但是我不能说。”黄石磊说道。

    “我cāo!那你jiù shì 要自己抗下来了?有种!”**冲着黄石磊伸出大拇指,然后猛地站起来,转身就往外走。

    “张老弟,稍等。给我一个面子,既然今天我来调停,就像是借钱中间人一样,欠钱的还不上,中间人先垫付。今天他差你一百万,我先垫付,以后我来找他收账。至于他不说身后那个人,我知道是谁,jiù shì 他!”

    白志刚忽然伸手指向罗虎,让所有人都没想到。

    罗虎不是他带来的吗,一直跟在他身边,好像保镖一样,怎么白志刚会把他捅出来?

    罗虎瞪大着眼睛,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被推出来做替罪羊,难道是白志刚发现了他的一些小动作?还是清楚了他的真正身份,要杀他灭口。

    “zhè gè 好像是白少的人吧?”**淡淡的说道。

    “没错,我的人,一直跟在我身边,可以说是我最信任的人。但是这件事确实是他指使三炮做的,为了帮我,虽然不是我本意,但是毕竟因我而起。这样吧,钱先垫付给你,并且让罗虎和三炮给你斟酒赔罪,如何?”

    被白志刚这么一说,好像是罗虎为了他,私自命令黄三炮行事,跟他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反而他还赔出一百万,真是高风亮节啊。

    但是**可不会这么认为,他又不是傻子,当晚李三嘀嘀咕咕说的话他可都听到了,zhè gè 白志刚可是会下黑手的。

    “既然白少这么说,我也知道是谁做的,那么钱我不要了,喝酒也免了,名片明天还给你,以后希望白少身边的人不要再来打扰我。”**gù yì 说道。

    名片他可没带着,要是白志刚无耻一点,自己拿出名片还给他,他真收着怎么办?名片**绝对不想还,zhè gè 可算是一个护身符。

    幸好他比白志刚还不要脸,不但用话挤兑白志刚,还让白志刚又欠下他一个人情,还是不小的人情,这以后说不定还能让白志刚帮他办一件事儿。

    周一开始冲击都市新书榜,0点会有一更,明天四更,大家求给力,本周争取每天四更!老四拜求收藏推荐支持,只需要稍稍顶xiōng dì 一把,前十二很容易的,因为有大神要下榜了~~~~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