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完房子,郑蕾本想跟**回家,但是**说好几天都没去看望伯父伯母,应该去看看,于是两人买了点水果蔬菜,一起返回郑蕾父母家。

    “爸妈,**来了。”一进门,郑蕾就高声叫道。

    “**来了,快进屋,怎么买这么多东西,我们哪儿吃的完。”郑父说道。

    “不贵,都是时令蔬果,大家一起吃嘛。可惜我不会做饭,要不应该亲自下厨给长辈做饭的。”**很讨巧的说。

    “你呀你,到家了还能用你动手,坐着陪你叔叔去看电视,蕾蕾,来帮我做饭。”郑母笑着说,zhè gè 准女婿怎么看怎么顺眼。

    “叔,来抽烟。”**殷勤的给郑父点烟,然后坐在郑父旁边陪着他看军事节目,不懂装懂的跟着一起喷外国,死命的夸赞祖国好,发展快,两人竟然聊得还挺投机。

    “蕾蕾,你俩今天干什么去了,怎么中午就回来了?”郑母问道。

    “买房去了。”郑蕾笑着说。

    “买房?你们不是计划年底买吗?怎么这么早就买了,他单位的团购房下来了?”郑母问。

    郑蕾摇摇头,说:“没有,在江海家园买的商品房。”

    “什么?江海家园,这几天电视上打广告那个?那得两万多一平吧,你俩得还多少年,二十年?”郑母埋怨道。

    两个孩子就知道挑好的买,也不kǎo lǜ 一下经济情况,刚刚花几十万买车,这又买房,就不知道手里攒点钱。

    “他跟我说是全款,一共二百二十万,顶层,带一个小阁楼,小三居,还挺好的。”郑蕾说。

    “多少钱?二百二十万,全款?他哪来的这么多钱,你不是说他只有几十万的存款吗,他家里给的?”郑母吓了一跳,手里的菜也掉在地上,二百多万的房子啊,一下就付完全款。

    “不是,他说是他自己挣的。”

    “怎么挣的,他一个月才多少钱,别是什么不法手段吧?”郑母紧张的问,一边从厨房往外瞄客厅。

    “应该不会,他也没跟我仔细说,月初的时候他跟我说有一百多万,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二百多万了,可能是拿出去投资了吧。对了,他可是认识冰红超市的老总,那可是咱们龙江省最大的富豪,找他们借点钱应该不难吧?”郑蕾bsp;bsp;说,她心里也一直有个yí wèn ,**这些钱是怎么来的,为什么她都不知道,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在瞒着她。

    “你可得问清楚了,这来路不明的钱可不能用。爸妈这里还有点钱,再找你大哥借点,你们把车先抵押出去,把借来的钱还上吧。”郑母不放心的说。

    “妈,还不知道是不是他借来的,还什么,而且我跟你说一件事,你别吃惊啊,房子落在我名下了。”郑蕾得意的说。

    “什么?”郑母压低着声音,说:“怎么能落你名下,现在房子算婚前财产,离婚是不平均分配的,就算是他对你好,也是你们两个人的名字才行,你个死孩子,怎么就拿了别人这么大一套房子,二百多万呢!”

    “妈,不是我要的,是他非要落在我名下。他的户口还在外地,说是下个月才能迁回来,没冰城户口,要纳税一年才能买房的,这才落在我名下。再说了,我们是奔着结婚去的,他对你女儿好,你还不gāo xìng啊。”郑蕾撒娇的说。

    “gāo xìng,我是应该gāo xìng,可是这是两百多万啊,怎么就放心直接落在你名下呢,你跟妈说,你是不是怀孕了?”郑母恍然大悟的问。

    “什么啊,妈,没有~~~”郑蕾大囧。

    “那是为什么啊。”郑母怎么想也不明白。

    “还不是你女儿魅力大,他愿意呗。反正我是认准他zhè gè 人了,做你们女婿不够格吗?”郑蕾骄傲的说。

    “够,只要你喜欢,人品好,不缺胳膊少腿,有正经工作,怎么都够。”郑母宠溺的说。

    一起吃完午饭,下午又待了一会儿,郑蕾和**返回到他的小租房,得赶紧研究研究,房屋装修的大问题。

    “妞,来给爷捶个背,这一天可把我累坏了。”一进家门,**就huī fù 大爷的形态。

    “死样。”郑蕾白了他一眼,然后过去乖巧的给他捶背。

    “我还没问呢,你开始说你有几十万,后来有告诉我你有一百多万,今天买房子一下子就付出去二百二十万,你哪来的这么多钱?”郑蕾忍不住的问。

    “啊?挣的呗,你男人我有本事挣钱,你就花jiù shì 了,跟你说你的工资不要攒,每月必须花光,不够就花我的,这卡你拿着,里面还有三十多万,先奔着这些钱装修,马上我六月份工资提成就下来,到时候又能有不少钱。”**把那张建行卡递给郑蕾。

    “你干什么一两个月能挣一两百万,那你还上什么班?”郑蕾jì xù 追问。

    **转过身,拉住郑蕾的手,说:“看着我的眼睛,我保证,我挣的钱没有黑心钱,都是合法的,你就放心的用,我们未来的rì子一定会越来越好。”

    “你还是没说钱是干什么挣的。”郑蕾不依不饶的问。

    “诶,这时候说这些多煞风景啊,我们还没在白天做过,陪我来一次吧。”

    完事之后,**靠着床头点上一根事后烟,美美的吸一口。郑蕾靠在他的肩膀,抬眼看着他。

    “到底是做什么挣这么多钱啊。”

    “啧。”**一嘬牙花子,怎么什么招都不能让她忘记这件事。你说我挣钱给你花有错吗,你就花不就完了吗,问那么多干嘛啊。

    “和别人做点小生意,你不懂。”

    “你说出来我不就懂了,我可是研究生毕业,而且六岁上小学,比你聪明的多。”郑蕾分辩道。

    “那你怎么挣不到这么多钱?这根聪明不聪明没guān xì ,我这是考校的眼力。”

    “眼力?什么意思?”

    “古董,知道不?我jiù shì 买别人不知道的古董,然后卖给懂行的人,中间争取差价。”**想了半天,终于编出一个比较合理的理由。

    “上次还记得我给小宝一个银元吗?那个也算是古董,是我特意留下来的。不到五百块一枚收上来,五千块卖出去,十倍的利润啊。这两个月出手三笔大单子,挣个一两百万有问题吗?你没看电视上说,一件好的古董,都上亿呢,还是美元。”**越编越顺,最后自己都差点相信,自己jiù shì 一个有眼光的古董商贩。

    “是吗,哦,我知道了。”郑蕾乖巧的说,但是**没看到,她的眼神可不像是相信的样子。

    感谢猫猫熊猫xiōng dì 的打赏,感谢你牛逼的推荐票。龙套我会kǎo lǜ ,因为有存稿,所以本周不一定会出现,应该在下周引入,正好要引出一个重要配角,请各位xiōng dì jì xù 支持老四,推荐票砸过来吧~~~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