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到五分钟,赵总监进来,跟**说,老总同意了,明天他的社保、档案、户口什么的就会转到省人才去,工资八个月,每个月六千,按照双倍算,一共九万六,明天晚上五点前,也会打到他工资卡里。至于留在单位的证书印章什么的,现在就可以跟他huí qù 拿。

    “行,你叫公司人资zhǔn bèi 解约文件吧,我这就huí qù 跟你签。经理,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我电话不换,以后抽空找我喝酒。其他人我就不打招呼了,您帮我说一声,以后商场建成,我再回来看看。”

    杜光辉听到**的话,有些伤感,在板房里面办公的内业等也都出来看着他,**摆摆手,跟着赵总监上车。

    这是**第三次来公司,第一次是面试的时候,第二次是入职签合同的时候,就连他签订项目经理助理的合同,都是在项目部跟杜光辉签的,没来这边,但是公司还是盖了公章的,所以**才能所要这么多的赔偿。

    解约文件由赵总监亲自修改,然后跟**签订两份,盖上公司人资的公章,一人一份。证书原件和印章都拿回来,装在一个文件袋里面带走。最后看了一眼这家公司,可能是他最后一份全职工作,以后兼职调查员,然后积攒资本,争取年底自己开公司。

    **走出公司大门,总经理室一个男子站在床边看着**的背影,打了一个电话出去:“罗先生,事情办妥了,**被我们开除掉,一次xìng赔了他十几万,没有闹事……那两栋楼的工程?好,谢谢,谢谢罗先生。”

    出了公司,**伸手想要拦车,发现公司在zhè gè 江北的偏僻地方,出租车都不好拦,只能走了两百多米,去坐公交车回江南。

    “喂?老弟,办完手续了?晚上一起喝一杯?都是老同事,我叫上七八个人,我们不喝醉,主要是你太能喝,我们尽兴而归行不?”在公交车上,接到杜光辉的电话,**冰冷的心终于感觉温暖一些。

    “行,杜哥说了算,晚上我等你电话,大家都不开车,打车去吧。”**这一被开除,他们的称呼就发生改变。前一个小时还是经理和小张,这一秒就变成杜哥和老弟。

    回到家,还不到上午十点,百无聊赖的**第一次白天登陆亨利调查事务所内部网站,凡是他看到能接的任务,判断一下能够完成,全部接取,一口气接下二十六个任务,总金额达到九万八千块钱。

    “李总,有外派单子,是那个新人王的。”一个内勤报告给白天值班的内勤主管李欣然。

    “是他,快两个星期没接单子,今天终于是接单了。打电话给老王,让他去处理。”

    “李总,又有一个,还是新人王的。”

    “小孙去处理行了。”

    “李总……”

    同样的话语响了一个多小时,一直到十二点,才稍稍停止。

    “你算算他一共接了多少单,完成多少单了。”李欣然指挥一个内勤说。

    “记录显示他今天一口气接了二十六个任务,这还是他权限提升以后,第一次接这么多。目前完成的有十八单,已经得到外勤人员反馈完成的有十三单,剩下的还在核实中。”

    “这么多,他今天这是怎么了,难道说缺钱?太好了,等他zhè gè 月完成以后,他的权限能再一次提升,到时候就能接更高一级的单子,以他这种完成速度,我们赚翻了!”李欣然兴奋的说。

    “那是,多亏了李总慧眼识珠。”内勤很聪明的送上免费的马屁,反正又不要钱,还能让领导心情好,月底奖金说不定能多发一点。

    从下午一点多开始,**jì xù 刷单,通过法宝魔镜,无往不利。他现在墙上就贴着一张冰城地图,十分详细,每一条街道都有标注,他找起坐标物更加容易,完成单子更快。

    一直到下午三点多,终于全部完成,**的心里也稍稍好受一些。大半天过的还算比较充实,又用魔镜搜索一个电影院,跟着看了一个最新上映的电影大片。谁能像自己一样,躺在床上看电影,舒坦啊。

    看完电影六点多,杜光辉电话打过来,地方订好了,让**打车赶紧过去。**穿上外套,出门打车,不到半个小时,赶到地方。

    满汉阁,当初他们一起宴请环保局领导的地方,菜品wèi dào 很好,jiù shì 价格有点贵。没想到竟然会来这,**以为随便一点的馆子就行呢,反正是散伙饭,没必要那么奢侈。

    “来来来,张老弟,进来坐,大家都在等你呢。”杜光辉竟然在门口迎接,让**也有些诧异。不管怎么说,杜光辉能这么放低姿态,他还是比较感动的。

    刘经理、施工负责人、技术负责人、质量负责人、安全负责人、测量负责人、合同负责人加上杜光辉和**,一共九个人,正好坐满一桌。

    “来,大家满上,祝我们张老弟另谋高就,以后摆脱我们这种艰苦的生活,干了!”杜光辉举杯tí yì ,大家跟着干了。

    第二杯jiù shì **举杯,感谢大家的送行,以后还在冰城,只要有用得上的,打个电话,随叫随到。

    吃到一半,**出门上厕所,发现走廊尽头一个人影闪过,看着好像有些眼熟。在厕所里,**听见一个人在打电话。

    “大哥放心,我盯住他了,秋露阁。没事,不jiù shì 他能打吗,我这次找了十多个人,不信他喝了酒还放不倒他。你放心,dǎ duàn 两条腿,不伤他xìng命。”

    **在厕所隔间里面,越听越心惊,秋露阁,不jiù shì 他们吃饭的包间吗,这些人是冲着谁来的,难道是冲着我来的?又是他?

    想什么来什么,竟然真的有人找麻烦。不管是不是冲着他来的,他都要扛下来,因为这些旧同事是陪他吃散伙饭,更重要的是,**发现那个一挑十的任务好像有机会完成了。

    赶紧进入灵葫空间,把任务接下来,然后**装作醉醺醺的样子回到包间。大家吃了快两个小时,也该散伙了。

    **站起来说,今天就到这吧,你们都到量了。我帮你们拦车,明天还要上班,大家可是要做出jīng品工程的,以后我跟别人说在zhè gè 工地上干过,说出去也有面子。

    帮他们拦了两辆出租车,送回工地,**自己则装作有些晃悠,gù yì 往饭店后面的小巷子走去,靠着一个墙角,装作要放水的样子。

    好不容易把上面的爆了,结果一个老坐着开新书,把咱们瞬间爆掉,悲哀啊~~大家再顶xiōng dì 一把,推荐增加一二十个,就能爆huí qù ,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