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眼角余光看到一些黑影,慢慢的向自己靠近。嗯?手里好像还拎着东西,是钢管?

    呜——

    钢管从**的耳边划过,他稍稍侧身,然后一招合身撞,将zhè gè 背后偷袭的的撞飞出去,不但如此,还顺便砸倒两个人。

    “你~们谁~啊,我~跟你~们有~仇吗?”**gù yì 大着舌头问。

    “小子,拿人钱财,与人消灾,我们也不过分,只要你两条腿,你要是不反抗呢,我们给你个tòng kuài 的,要是自己找死,那就dǎ duàn 四肢!”一个带头mó yàng 的人晃动着手里的钢管说道。

    **仔细看了看,不认识。他把眼镜摘下来,装在口袋里。想了想,又拿出来,扔在墙角。

    虽然近视有些严重,小巷子灯光也昏暗,但是总比用力的时候眼镜掉下去被踩碎了强,万一被人打中眼镜,再划伤眼镜。做完这些动作,**冲着这些人招招手。

    “不是要打我吗?来吧。”

    “找死,给我上!”

    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出声。听说古代把将领分为三种,第一种是上去单挑,把对方将领干掉,然后大吼一声,杀;第二种是将对将,兵对兵,一般喊的是跟我一起上;第三种jiù shì 现在这种,自己不动手,然后喊给我上,比较出名的jiù shì 影视作品中的国·民·军将领。

    别说,这小子还挺有老大的气场,他一声令下,身后的人全部冲上来,没有一个退后的。

    按理说他刚才一下子撞飞一个人,怎么也应该震慑一下他们才对,怎么都tm不怕死吗?

    主要是zhè gè 老大本身很能打,这些小弟都是他带出来的,而且这次买家给的价钱很高,三十万啊,就dǎ duàn 两条腿,一般这种活都不要五万。

    正好**前两天跟李老和杨老学习的拳法还没有实战过,李老和杨老都不会给他搭手,这不是就来了免费的陪练。

    劈挂掌、炮捶、八卦掌,还没等**将所学尽数施展,这些小弟就都躺在地下。谁让**拳头太重,一吨的lì qì ,可不是谁都能扛得住一下。

    虽然**已经收着劲,怕把人给打死了,但是这些小弟也不过比普通人胆子大些,下手狠些而已,抗打能力跟一般人差不多。

    叮叮当当,钢管掉落一地,除了那个老大,所有小弟全部躺在地上。有的捂着嘴,牙掉了,有的捂着腿,腿断了,也有的捂着肚子,感觉肠子都快断了。

    “啪啪啪”yī zhèn 拍巴掌的声音传过来。

    “漂亮,没想到还是个练家子,难怪你的两条腿值三十万。你成功的惹怒了我,虽然我这些小弟本事不行,但是他们既然来打你,你就应该站着让他们打。现在你把他们打了,jiù shì 不给我面子,也是不给自己留活路。所以我决定亲自出手,不但要dǎ duàn 你双手双脚,还要dǎ duàn 你的第五肢!”

    **眯着眼睛(近视眼看不清楚东西的时候,都喜欢眯着眼,这样能清楚一些,本人经验),看着这位老大。

    擦,逆光,整张脸看起来jiù shì 一个黑团,小子角度选的不错啊。

    “能告诉我三十万谁付款吗?”**问。

    “不能。”

    “哦,谢谢。”**礼貌的点点头,然后低头从地上摸起一根钢管。没bàn fǎ ,zhè gè 老大看到自己这么能打,还如此有自信,必然是高手。他拿着钢管,自己也应该拿着才对。

    寒光一闪,**将手中的钢管横着挡一下,结果发现没挡住,自己肩膀上挨了一下。闷哼一声,退后两步。

    打手老大慢慢的往前走,好像一直都没出手一样,但是**肩膀上的疼痛,告诉他对方确实是打了他一下狠的。

    嘭,**的肋骨上又挨了一下,疼的他呲牙咧嘴,这家伙动作这么快?不对,一定是因为我眼神不好,在加上逆光晃眼,得想bàn fǎ 跟他换个wèi zhì 。

    这次**先出手,然后不管打没打着,低着头就往前冲,只要能抱住他,凭自己的lì qì ,勒也勒死他。

    感觉腋下一麻,然后jiù shì 钻心的疼,整条右手都麻了,而自己的冲势也停下,对方好像依然只用了一只手。

    擦,这样下去不行啊,自己完全不是对手,lì qì 大又怎样,打不着别人,速度tm竟然没别人快,按理说lì qì 大,速度就应该更快才对。

    只要能跟他钢管挨上一下,自己必胜。**后退一步,从地上又摸起一根钢管,而对方并没有阻止,这是建立在强大的自信下才会如此做。

    “不是手里家伙越多就越厉害,你打不着我,哪怕你有四只手,也不是我的对手,好久没遇上你这么有意思的人,被我打了几下,竟然还生龙活虎的,身体不错。”

    “啊——”**两根钢管,使用出传说中的正王八拳招式,jiù shì 自上而下,玩命抡圈,终于是撞上一下,而他的身上也又挨了两下钢管抽击。

    嘭,当当当当,对手的钢管脱手,落在地上。

    **松了口气,没有钢管,看你怎么跟我打。

    “lì qì 很大啊,小时候是农民吧,天天搬化肥。”

    擦,还敢讽刺我,本来没想用最后的手段,但是你逼我,那今天就给你玩个大的。冲着对方努努嘴,**示意他去捡钢管。

    对方有些诧异,就你那两下子,还敢让我再捡钢管?不过既然你自己找死,我也能省点lì qì ,不是lì qì 大,就一定能发挥威力的,不知道什么叫做巧劲吗?

    打手老大捡起一根钢管,抡了两下,比较顺手,然后遥指**。**大叫一声冲上去,依然是密不透风的王八棍法。

    对方冷笑一声,就想像挑开**的钢管,然后在他nǎo dài 上来一下子。结果钢管刚刚接触,就感觉整个身子一麻,好像过电了一般,一点lì qì 都使不上。

    然后**的王八棍法就雨点般的落在他身上,每一击都让他颤抖,手根本就抬不起来,无法抵挡。

    一边打,一边喊,一直jīng guò 了快一分钟,**才收手。看着老大满头是血,他也有些清醒过来。

    该不会被自己打死了吧,雷霆霹雳,加上力大无比,谁能挡得住。用手试探一下,还有气,赶紧跑。同时把手里的钢管用衣服狠狠擦了一遍,抹掉指纹证据。走到墙根拿起眼睛带上,擦,这小子脸上都是血,还是看不太清长什么样!

    至于今天是谁派来的,他大概已经能猜出来,既然你还想玩,那就陪你玩玩,老子还有很多能力你不清楚呢,刚刚被开除,有的是时间陪你玩!

    稍微有些晚,但是今天四更必然能保证。推荐票涨了超过五十,明天五更送上。大家jì xù 投推荐吧,老四更新速度很快的。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