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孙大富打电话跟zhè gè 陈先生约地方jiàn miàn ,**记下时间地点,赶紧收拾一下出门。他现在临时想到的bàn fǎ ,jiù shì 算命。

    听说这些有钱人全部迷信风水玄学,虽然这边不是港岛,但是在他家里明显能看出来许多特点。风水鱼,风水屏风,风水挂件等等,无一不表明,他信zhè gè 。

    “喂?**,谢谢你了,客户这边搞定了,你真不愧是咱们公司的新人王,jiù shì 我这种干了十年以上的人,都不如你。啥也不说了,哪天你有空,给我打电话,我请你吃饭。”赵明胜的声音很兴奋,看来事情不像他说的那么简单,不只是公司竞争,应该还牵扯到别的什么利益上。

    自己没车jiù shì 不方便,等到股票卖了,一定再买一辆车,这都等了快十分钟,竟然一辆车都拦不住。好不容易面前停一辆空车,马上就有人抢着上,一点都不讲究。

    得到**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不知道孙大富走了没有。

    一家西餐厅,zhè gè 孙大富还tm挺能装,估计他出国也jiù shì 旅游,看他那身材,西餐一份都不一定够吃。

    “先生您好,请问几位?”标准的普通话,居然是西餐厅的服务员。**扫了一眼,随后说一位,但是喜欢靠里面那个wèi zhì 。

    没错,孙大富就坐在靠里面的wèi zhì ,不过是他一个人。西餐收盘子很快,也不知道那个陈先生是还没到,或者是已经离开。不过看着孙大富一直在低头吃东西,按照礼仪,请别人吃饭,总不好自己先动刀叉,陈先生多半已经离开。

    “牛排,七分熟,蔬菜沙拉,nǎi油蘑菇汤。”**看着随便点了几样,然后就坐在孙大富的背后,一直盯着他。

    呼,还好,孙大富这家伙果然能吃,**都吃完了,孙大富居然还再吃,不过别人配着红酒,或许能多品一会儿吧。

    &hebill。”**最后一口蘑菇汤差点喷出去,这土鳖样儿居然会英语,说的比他还溜。果然,成功的人,必然有过人之处。

    **也赶紧结账,跟着追出去。

    “诶呀,不好意思,踩到你鞋了,抱歉抱歉。”**低头跟孙大富道歉,下了三次脚,总算是把他鞋给踩下来。

    孙大富应该是想走到街对面,那边停着许多车,他的车可能也停在那。

    孙大富皱皱眉头,看着自己白袜子上面一个黑sè痕迹,心里有些厌恶。但是做生意的,笑容是基本的素养。

    “没guān xì ,下次小心点好了。”

    “多谢多谢,诶呀,先生,我看你印堂发黑,最近似有血光之灾啊。”**惊叫道。

    孙大富一脸黑线,现在的骗子太嚣张了,竟然骗到我头上,哼,有必要给公安局捐一笔钱,让他们多出jǐng,好好整治整治这些家伙。

    “先生,我观你有破财之相,但是有贵人相助,应该是化解了。但是你眉分两侧,这是家庭不顺的征兆,要是没人化解,恐怕有劳燕分飞之兆。你再看看你的眼角,分明向下,这是说明身边有人对你产生极大愤恨,恐怕正应了我那句血光之灾啊。”

    **也不管孙大富脸上的讽刺,快速的说出这套早就想好的说辞,一定要忽悠住他。最次,也要引起他的兴趣,才能往下jì xù 编。

    “哦?小先生还懂得看相?”孙大富果然中招,**心里暗暗得意。老子把能想到的词全用上了,这要是你还不信,我就只能打匿名电话了。

    “略懂,略懂。先生听我一句劝,跟家里处好guān xì ,否则我说的血光之灾必然会应验,言尽于此,告辞。”**还模仿古人拱拱手,装出一副高人的mó yàng 。

    “先生稍等,能否请你喝杯茶,帮我解解惑。”

    好嘛,已经从小先生上升到先生,看来有门儿。

    跟着孙大富上车,居然是奔驰600,还真tmd有钱,这种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心理上就觉得舒服。

    居然是天府茶楼,虽然不是**和孙老板经常去的那一家,但也是连锁店,看来**和天府茶楼有缘啊。

    “先生喝什么茶?”

    “普洱吧,要生茶,这种茶既有温xìng,又有活xìng,可散寒邪,对你也有好处,能降脂、降压、醒酒、抗癌。”**把从孙老板那里学到的知识卖弄出来,果然糊弄住zhè gè 孙大富。

    “好好好,服务员,来一壶普洱茶,要最好的那种。”孙大富态度越发恭敬。

    端起茶杯,轻轻放在鼻下闻香,还真挺香的,**露出一副享受的样子,然后小嘬一口,似乎在细细pǐn wèi ,姿态做的十足。

    快问我,快问我话啊,其他动作我都不会了,你再不问可就露馅了。**心中在疯狂呐喊。

    “先生如何判断我有血光之灾,可有化解之法?”

    **松了一口气,你个孙子总算是开口了,再不开口我都不知道怎么往下演。

    “如何判断是我师门辛秘,不能解释给你听,信不信由你。但是如何化解,我还是能说给你听的。”**倨傲的说道。

    “明白,我不多问,先生请教我化解之法,不管成不成,都会有一份心意奉上。”孙大富不愧是做生意的,说话滴水不漏。不说心意多少,成了,自然会多给一点,不成,心意是什么就不一定了,还不是看他心情好坏。

    “你是家庭失和之相,凶相也出自你身边,最近小心一些,不要跟姓陈的人有接触。多做善事,多多露面,不要一两个人在一起,自然就能化解掉。”

    “不能跟姓陈的有接触!”孙大富大惊失sè。

    “怎么,你今天接触过了?”**也做出一副紧张的样子,不过表演功力不深,也就能骗骗这种心中忐忑的人。

    “不瞒先生,我今天确实接触过一位陈先生,是不是我就危险了?”

    “啊呀,不好。zhè gè 陈先生好像跟你家人也有接触,恐怕正是要害你之人,你要小心!”**掐动手指,装出算卦的样子。

    “那我该怎么办?”

    “不要紧,你的生辰八字可知道?告诉我,我huí qù 算一卦,要是算出你劫难的时间,我会提醒你,能帮一次就帮一次吧。”**说道。

    “那就多谢先生,我拿笔给你写下来,下面是我的电话号码,私人用,不办公,二十四小时开机,先生一定要打给我啊。”

    “好说,好说。”**谢绝了孙大富要送他的心意,自己打车离开,中途还特意换了一辆出租车,就怕被人跟上。

    孙大富等到**离开,心里记下出租车的车牌号,然后拨出一个电话:“小王,帮我查一个人,二十六七岁的样子,一米七zuǒ yòu ,戴着黑框眼镜,刚才乘坐冰axxxxxx出租车离开,你帮我仔细查查他的底,然后回来告诉我,动作快点,今天晚上我就要知道!”

    今天四更,第一更送上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