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跟郑蕾家,一家人聚在一起很是开心,重要的是小宝居然叫他姑父,把**乐得眉开眼笑,抱起小宝狠狠亲了好几下。

    郑凯提到股票的事情,郑蕾才知道,原来**说什么朋友借钱周转,分明jiù shì 自己想要炒股,怕自己不同意。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又在他腰间扭了一下,才稍稍解气。

    **晚上自然不能留宿在这里,郑蕾把车钥匙给他,还真放心他酒驾回家。晚上车辆很少,**又根本没醉,很轻松的开回家。

    呀,这小子醒了啊。看着绑在暖气上的杀手,**思前想后,觉得还是应该打给黄志航,总把人绑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啊。幸好凶器和喷雾剂都留着呢,指纹也在上面,应该够黄志航给他定罪吧。

    “喂?我说老弟啊,你能不能不总是这么晚给我打电话,今天我可不是夜班,正要睡觉呢。”黄志航语气中透漏着;。

    “黄哥,这不是不认识别人嘛,我家里又进来一个人,这次不是小偷,是tm杀手,要弄死我。被我放倒了,我能有事儿吗,这小子被我绑着呢,我寻思他说他局里有人,怕让别人给放喽,这不是才想着麻烦你一下嘛。”**解释道。

    “行了行了,我这就过去,先不谈别的,我帮你问问主谋是谁,你自己也想想得罪谁了。”

    不到半个小时,黄志航就到了,看见被绑成麻花的杀手,他也乐了。

    “你小子这是用了多少绳子啊,别说是他,就算是大力士也挣不开,你也不嫌麻烦。嚯,嘴里塞的这是你的袜子吧,几天没换的啊,zhè gè 味儿啊。”

    黄志航好像从知道老婆给他戴绿帽子以后,xìng格变化很大。不再是那个被条条框框完全束缚的刑jǐng队长,而是现在懂得一些变通的副局长,更受下属尊敬,工作也更好开展。

    把袜子从这小子嘴里拿出来,黄志航抽了一张纸擦擦手。坐在沙发上,看着zhè gè 人。

    “说吧,你叫什么名字,别说不认识我。”黄志航自信的说道。

    “黄局长,我冤枉啊,真的只是想偷点钱,没想干别的。”

    “哼,知道我是谁,说明是惯犯啊,一般人谁认识穿便装的我?我对你倒是没什么yìn xiàng ,看来没栽在我手里过。赶紧老实jiāo dài ,这里不是局子里,有些那边不能用的手段,这里可不禁止。对了,老弟,我记得你手劲好像挺大的吧,能把人骨头捏碎不?”

    “黄局,黄局,我说,别动手!我叫毛德勇,别人都叫我大毛,老大是文智全文叔。今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电话,他请我帮忙做掉你这位朋友,我真的是第一次,而且没得手,我不是主谋,不用重判吧?”

    “还没说清楚呢,你那个朋友是谁,为什么叫你做掉我朋友?”黄志航问。

    **一句话都没吭,一直在等着zhè gè 陈先生是谁。

    “他叫陈先松,是我一个发小,不过现在好像不用zhè gè 名字,叫什么我也不清楚。”

    “还有假名?那他是干什么的,在哪上班,住在哪儿你清楚吗?还有,做完事怎么收钱,别跟我说你jiù shì 帮朋友,一个电话就来玩命!”黄志航慢悠悠的说。

    “他现在用什么名字我真不知道,在哪上班,干什么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他住在哪儿,做完事去他家拿钱,现金十万。我还有他电话,不过怕做事时候电话响,放在家里没带来。”

    **自嘲的笑了一声,合着现在老子就只值十万块,人命在他们眼中jiù shì 如此轻贱!

    “说地址,别耍滑头,要是找不到人,我就不管了,反正你来这也没什么人知道吧,要是不小心从楼顶上掉下去,跟我老弟你们两个也不认识,没人会怀疑他吧?”

    “别,我这就说,黄局,我罪不至死吧?”毛德勇的裤裆湿了,一股尿sāo味传到他们鼻子里。

    rì,这小子就这胆子还敢来杀人?真不知道那个陈先松给他灌得什么**汤。

    jì xù 给他嘴里塞上袜子,两人开车一起来到毛德勇说的那个陈先松的住址。还是一个高档小区,这里平均房价在万元以上吧,月shōu rù 没有一万以上,按揭都付不起啊。没想到zhè gè 陈先松居然还是一个高shōu rù 的家伙。

    黄志航亮出jǐng官证,门卫很tòng kuài 的放行。两人上楼,乘坐电梯到四号楼十八楼,1803号。

    “叮咚,叮咚。”黄志航按门铃,**躲在一边。

    “谁啊,这么晚了,都十点多了。”屋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好像听过,但是又想不起是谁,他好像认识的姓陈的人中,没有zhè gè 声音啊。

    “顺丰快递,哥们,赶紧把单子签了,我等着下班呢。”黄志航说道。

    我擦,zhè gè 借口太牛逼了,你没穿别人的衣服,也没戴别人的帽子,就敢冒充快递,你手里总也要拿着一个包裹吧?

    **很无语的看着黄志航,但是黄志航好像很有自信。**就不相信,哪个傻×会给他开门,但是屋里那个明显jiù shì 傻×。

    “我没订东西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边嘟囔着,一边把门打开。

    黄志航用力往外一拽,**跟着冲进去,一下子就把屋里的人手臂扭到后面按到。黄志航迅速把门带上,然后挨个屋看了一眼,就他一个人住。

    “起来,身份证在哪,我是jǐng察。”黄志航把jǐng官证亮了一下,然后冲着这人吼道。

    “jǐng官,我犯了什么事儿,你们抓我?”

    **一听zhè gè 声音更加耳熟,看这家伙的背影,也有些眼熟,刚才冲进来太猛,眼镜都撞歪了,没看清脸。

    把他nǎo dài 扭过来,看了一眼,**和对方同时大叫:“怎么是你!”

    黄志航愣了一下,问道:“老弟,你们认识?”

    “他叫赵明胜,是亨利调查事务所的副经理,我在亨利兼职,他也算是我的领导,我现在明白他为什么要弄死我了,黄哥,想不想立功?”

    “立功?就抓到他还算不上什么功劳,再说我还没上报,不太合规矩。”

    “如果是买凶杀多人呢?其中还有一个是城中富豪孙大富呢?”

    “孙大富?这可了不得,他可是有官身的,如果涉及到他,那么还真可以好好合计合计。”

    两人当着赵明胜(陈先松)的面就商量怎么演一场戏,**获利,黄志航获名。今rì四更完毕,嗯看推荐又够五十加更,而且老四承诺,上分类榜单就加更一章,我们还真上去了,所以一共欠两章,下周补上。为什么要下周呢,因为下周有个推荐,所以攒点存稿。但是承诺的本周一天四更打底不会差。再次求收藏推荐,谢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