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先生,我们又jiàn miàn 了。”**看着孙大富,笑的很神秘。

    “是啊,张先生。没想到这么快我们又jiàn miàn 了,你是不是欠我一个解释。”这时候的孙大富,傲气十足,因为这里是他的地盘。

    “我是线人,黄局的线人。黄局你应该知道吧,调查你老婆买凶杀你的案子。”

    “什么!我老婆买凶杀我?”孙大富大吃一惊,他虽然想跟老婆离婚,但是并没有想着要杀死她,毕竟她是两个孩子的母亲。

    “你不相信?”

    “你有什么证据?”孙大富沉声问道,语气有些艰涩。

    “三天时间,我们会让你老婆认罪伏法,到时候她进去待着,家产就更不会跟你争,你能省下不少钱啊。”**比划三根手指。

    “放屁,谁敢让她进去,我就灭了谁!”这时候的孙大富霸气十足。

    **心里一惊,不好,错误的估计形势,貌似孙大富对刘美华还有些感情,弄巧成拙了。

    “她想杀你!”**强调说。

    “但是我不是那么好杀的。”

    “你想怎么样?”**问道。

    “把她摘出来,我送她出国。至于你们的帮忙,我不会忘记。”

    “hā hāhā hā,孙老板想的倒是不错,可惜你忘记一件事,不是你不告,她就不犯法。我们若是想她进去,就凭你,还拦不住,不信你大可以试试。”**强硬的说。

    “哦?那我到真想试试,就凭一个市局副局长,怎么为难得住我?我孙大富纵横冰城二十余年,jiù shì 省级领导,我也能坐下来聊天,还怕你们小小的市局副局长威胁?”孙大富勃然而怒。

    “如果是白少出手呢,你觉得你那几个亿的资产,斗得过他吗?”**轻笑着说。

    “白少,哪个白少?”

    “冰红超市老总,冰红集团第一继承人,白志刚。”**掏出一张名片,摆在桌子上。

    孙大富眼皮跳动,心中掀起巨大风浪。这小子怎么可能跟白少有guān xì ,若是白少出手,他还真不够看的。那可是号称黑白两道通吃的霸主。

    “你到底想怎样?”

    “跟你交个朋友。”

    “朋友不会威胁朋友。”孙大富说。

    “那是因为我们还不是朋友,如果你把我们当做朋友,那么威胁自然就不会存在,我们也会kǎo lǜ 你的感受。”**用手指敲着桌子说道。

    “好,你们有什么要求?”孙大富闭着眼睛说道。

    “朋友之间不用提要求,你应该知道怎么做。黄局好名,我好利。你回家跟你老婆刘美华好好谈谈,再跟你说个事儿,她**的证据,是我找到的。”

    **起身离开,等到他们都看不见的时候,**才感觉身上冒出阵阵虚汗。太惊险了,刚才这里至少埋伏了十几个人,孙大富要是奔着鱼死网破,上那些拎着片刀的狠人,自己未必能全身而退。

    仔细想了想,自己刚才那些说辞有没有什么漏洞,表面上,孙大富应该已经服软,赶紧回头jì xù 盯着他。

    **电话响起,黄志航已经将人全部带走,但是**的钥匙还在他那,问**是在家等他回来,还是**去局里自己取。

    “我到局里取吧,跟你见一面,有些事情跟你说一下。”

    **大半夜打车到市局,出租车司机都没敢跟他聊天,这人不苟言笑,一声不吭,别是犯事儿后来自首的,万一路上后悔,再把他也做了。

    “老弟,这是你家钥匙,你有什么事这么着急?”黄志航yí huò 的问。

    “孙大富说不要牵扯到刘美华,到赵明胜为止。赵明胜能判死刑吗?”

    “不要牵扯到刘美华,zhè gè 倒是可以想bàn fǎ ,让赵明胜不开口就行了,反正他已经买凶杀你,另外一件事儿让他吞进肚子里,不jiāo dài 就行,他也应该很乐意。但是赵明胜最多也jiù shì 无期,你什么事儿都没有嘛。”黄志航说道。

    “那行,跟赵明胜谈谈,让他聪明一点,否则孙大富会把他干掉。我跟孙大富jiàn miàn 了,他会在适当的时候,帮你推一把,你现在还是正处吧,我听说局里可是有享受副厅的高配副局长,你说不定也有机会。”

    “hā hā哈,我才刚刚升职,要想jì xù 升职,这么一个小案子可不够,不过倒是可以帮我把权利放大,比如兼任区分局的局长,这样我就很满足了。”

    **明白,黄志航这是开出条件,自己得转告给孙大富,看看他在冰城这二十多年的能量究竟有多深厚。

    晚上回家,没有时间睡觉,马上拿出魔镜盯着孙大富,果然,看到他从家里离开,看来刚刚跟刘美华谈过,可惜时间不对,没看到他们谈的怎么样。

    第二天一早,**就给孙大富打了一个电话,把黄志航的意思转达过去。事情可以到赵明胜终止,但是你不能私下里灭口,而且黄志航听说江·北·区的jǐng察·局长明年退休,能不能让他今年就内退,让他来兼任。

    挂断电话,孙大富bsp;mò 不语。这是唯一一次帮忙,还是以后就陷进去了。若是一次,自己自然可以帮他推一把,若是无止境呢,自己哪有那么大的面子,到时候很可能把自己都搭进去。

    但是那边又有白少的guān xì ,他很想打一个电话,问问这小子跟白少是什么guān xì ,但是又不敢问,万一guān xì 很近,自己这上杆子送上门给人出气吗?

    而且这只是黄志航的要求,zhè gè **的要求呢,他付出这么多,总不会jiù shì 想跟自己交个朋友这么简单。再说了,有白少zhè gè 朋友,哪里还需要自己呢?

    怎么想也想不通,孙大富索xìng先帮黄志航把事儿办了,给自己在省里的老朋友打了一个电话,提了一句zhè gè 事情,对方一听是平级兼职,而那位区局局长也确实到了退休的年龄,就答应下来,表示会在一个月内搞定,不过下面还是要孙大富自己疏通。

    孙大富又给市里的朋友打了一个电话,承诺捐出去一笔物资以后,获得几个老朋友的支持,最后jiù shì 江·北·区的领导,他现在公司的所在地,更是熟门熟路,这边二话没说,你是纳税大户,还是省市区三级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有建议权,我们会kǎo lǜ 的。

    在**他们看起来难如登天的事情,居然就让孙大富几个电话搞定,这jiù shì 人脉的重要xìng。

    为了jì xù 赖在都市新书榜上,今天第二更会放在晚上十一点,然后明天零点两更,明rì一共五更,谢谢大家支持,jì xù 求收藏推荐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