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听错吧,是冰红超市老总白志刚?”

    “贺礼一百八十八万?”

    “我擦,冰红集团少东家啊!”

    “让开,我还没见过活人呢,我看看。”

    ……

    白志刚的出现,让现场再次沸腾,不只是因为他贺礼最重,就凭他的名字,一分钱贺礼不出,只要出现在公司的开业典礼上,这家公司的名号就算打出去了。

    “hā hā哈,张老弟,你开业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就凭你跟明月的guān xì ,我也该来的。幸好我从别人那里听说你公司开业,来的有点晚,抱歉抱歉。”白志刚的风度依然优雅,李明月也是笑靥如花,两人郎才女貌,看起来jiù shì 天作之合。

    但是**知道,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白志刚外表豁达,内心yīn暗,李明月更是古灵jīng怪,任xìng妄为,满口谎言。

    “白少能来,小弟蓬荜生辉啊,快请进,蕾蕾,帮忙接待一下。”今天是周六,郑蕾也跟着来了,直到他们临开业前夕,才告诉她**辞职办公司的事情。郑蕾就算是有心反对,但现在大哥大嫂都参与进来,木已成舟,还能怎么办呢?

    当看向李明月的时候,郑蕾脸sè很不好看,上次jiù shì 她把他俩都骗了,这次竟然还好意思来!

    这种因为男女朋友闹别扭都能跳江的人,郑蕾是一万个不愿意多接触的,万一这种傻气传染呢?

    开业第一天,一般也是第一个月洽谈业务的最高峰期,新公司,总要有些优惠,**他们研究过,开业第一个月的定价是其它调查公司的九折,熟人更是八折,这样下来,很多公司都有意向委托他们做一些调查。

    “嘿,你不hòu dào 啊,请黄局长就不知道请我。”一个悦耳的女声传过来,**一看,原来是李菲菲,真不知道zhè gè 姑nǎinǎi怎么也来了,自己好像还赖着她一顿饭呢。

    “啊,是李女士,快请进,这边请。我想今天开业太乱,人太多,怕你不喜欢。”

    “是吗?我还以为你是怕我找你要账呢,说,你欠我那顿饭什么时候请!”李菲菲挥舞着粉拳说道。

    “改天一定请,改天一定请。”**讪讪的说。

    等李菲菲进去,黄志航出现在他身边,问道:“你怎么认识李菲菲的?”

    “啊?黄哥也认识她?一次巧合……”**把bāng zhù 李菲菲抓住小偷的事情说了一遍。

    “嗯,zhè gè 你要经常联系,对你我都有好处。”黄志航神秘的说道。

    “怎么,她难道还是大领导的女儿不成?”

    “你怎么猜到的,她老子是咱们省政·法委书·记,省厅厅长,正好直管我,而且今年才五十出头,说不定还能进一步,弄好了是一个大靠山啊。”

    “嘶——那她怎么还是一个小民jǐng!”**倒吸一口凉气。

    “那是因为她还有一个大哥,在京城部委上班,已经跟我平级了,她才毕业没多久,也不专心从政,老爷子虽然没打招呼,但是谁不知道她什么身份,有苦活累活都不让她干,集体功劳必然有她一份,明年估计她肩上的章就要换了。”

    “好,我知道了,但是我跟她真的不熟啊。”

    “可惜了,要是你没有女朋友多好。”黄志航摇着头,一副惋惜的mó yàng 。**想想那天李菲菲蛮横的mó yàng ,晃晃nǎo dài ,让自己清醒一下,zhè gè 绝对不是良配啊。

    等到没有宾客在赶来,**上楼,二楼都是领导的办公室,和一些小型的接待室。孙大富和白志刚等正在他的办公室坐着。

    “白少,你也来了。”孙大富看到白志刚,赶紧打招呼。

    “你是?”可怜孙大富拥有五亿以上身家,在白志刚眼中竟然都没有存在感。

    “我是孙大富,海富集团的孙大富,去年在令堂寿辰上远远见过白少一面。”

    “哦,有些yìn xiàng ,你跟张老弟也是朋友?”

    “不敢不敢,只是有些交情而已。”孙大富一听,白少问也是朋友,那就说白少跟他是朋友,自己那配和白少一样成为朋友。

    “白少,孙总,这位是黄局长,你们应该也认识,我就不用多介绍了,今天几位能来给小弟捧场,真是令小弟受宠若惊。我也不懂酒,这支香槟是随便买的,几位给个面子,一起喝一杯?”

    “好,张老弟的开业喜酒一定要喝。对了,听闻你是冰城寻人找物中最好最快的一个?”白志刚好像忽然想起来似的,提了这么一句话。

    “不敢这么说,但是比我找东西更快的,我还没遇上呢。”**一点也不谦虚。

    “我有一单委托,你能不能接?”白志刚问道。

    “白少请说,我衡量一下。”

    “帮我找一个老头,本地人,叫辛重,今年应该七十多岁,不喜欢留胡子,不戴眼镜。”

    **还认真听着呢,结果到这就说完了。

    “就这些?没有别的特征?有没有照片。”黄志航忍不住问道。

    “没有,就这些。”白志刚看着**说道。

    “能接,这一单我私人帮忙,不算公司业绩,明天,我会给白少zhè gè 老人的具体地址,你派人去接他就行。”**自信的说道。

    “哦?张老弟真的这么有把握?”白志刚似乎有些不信。

    “一切明天不就能见分晓了。”**表面上不dān xīn ,但是内心却在思考怎么找zhè gè 人,有照片和名字的,他瞬间就能通过魔镜找到,但是只有名字没照片,不知道魔镜还好不好用。

    期间李明月一句话都没说,让**松了口气,zhè gè 女人可是骗死人不偿命的家伙,她要是开口,**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中午在不远处的饭店包了一层,宴请给位来宾朋友。光是这顿饭,就花了**十几万,要是以前,郑蕾能心疼死,但是看到有白志刚和孙大富这种土豪送的礼金,反而觉得在这里宴请,会不会寒酸了一点。

    晚上郑蕾被**送回她父母家,**自己开车回他那个租房。主要是今天晚上还要找人,还有完成任务要抽奖,所以找借口把郑蕾支开,否则应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个夜晚啊。

    jì xù 求收藏,求推荐,老四更新速度很给力的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