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中午老头下楼的时候,**才看清,老头住的是402室,走到外面,看到具体地址,a栋,小区的门牌号是红旗街166号。

    **拿出手机,拨打白志刚的电话号码。

    “白少,人我已经找到了,地址随后我会发到你手机里,你派人过去确认一下吧。”

    “这么快?你què dìng 你找到的是我要找的那个人?”白志刚问道

    “应该不会错,只有zhè gè 人,配让你白少开口一次。”

    挂断电话,**将地址发过去,然后给公司打个电话,告诉他们今天自己不过去了,那边如果有事情,三位副总商量着来。

    **有什么事情,当然是jì xù 盯梢白志刚,看看他找zhè gè 辛重到底要干什么,总觉得他没安什么好心的样子。

    煮上四个鸡蛋,热一盒牛nǎi,早餐就没吃,午餐也duì fù 一下,倒要看看zhè gè 白志刚有什么yīn谋。

    白志刚在办公室,他收到手机上的短信,拨打了一个内部号码,叫罗虎进来。

    “白少,什么事儿?”罗虎跟公司其他人不同,别人叫白总,只有他一直叫白少,以此来显示他跟其他人的不同。

    “虎子,zhè gè 地址你记一下。”白志刚将手机递给罗虎,罗虎拿出一支笔,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仔仔细细的记在本子上。

    白志刚jiù shì 喜欢罗虎这一点,办事仔细,自己jiāo dài 的所有事情,都能办理的妥妥当当,从来没有违背过自己的意愿。虽然有时候也会办坏事,但都不是主观错误,多半是yì ;。

    白志刚招招手,罗虎走到他身边,低下头,把耳朵凑上去。

    “派人查一下,公司是否有被人收买的,是否有窃听或者偷拍设备,包括家里也仔细查一下,我总有一种被人窥视的感觉。”(此句话**没听见,声音太小,魔镜只能让你有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但是无法放大局部声音)

    **觉得白志刚开始提防他,而且处处小心,出行的时候,车子坐的都不是他平时喜欢的那辆奔驰600,而是换成了劳斯莱斯。

    车子一直往江北开,居然跑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这是要干什么?**很打个电话,让楼下小炒送了点吃的上来,顺便还让人帮忙买了两包烟。

    呲——**打开一听啤酒,灌了一大口,爽快的打了一个嗝。

    嗯,车停了,**赶紧盯着魔镜,这里是胡·兰区,红蓝夜总会。

    门童殷勤的跑过来拉开后门,发现后门竟然没人,而是从驾驶室里走下来白志刚。

    白少竟然自己开车,没用司机?门童有些惊讶,但是还是赶紧接过钥匙,去帮白少停车,zhè gè 夜总会,白少可也是股东之一。

    “虎子来了没有?”

    “来了,虎哥带着一个老头,不是,带着一个老大爷在您的包厢等您呢。”门童说老头的时候,看见白少脸sè一变,幸好fǎn yīng 快,赶紧说是老大爷,否则自己就不用干了。

    “嗯,去吧。”白志刚抽出一百块,放在车顶。

    “谢谢白少。”门童这声音让人听着就像真心的感谢,白少出手jiù shì 大方,难怪所有同事都喜欢抢着给他停车呢。

    “辛老,见你一面可真不容易。”白志刚进入他常年预留的包厢,看见辛重和罗虎坐在沙发上,茶几上只有两杯清茶。

    “白少找我老头子干嘛,你的忙我帮不了。”辛重淡淡的说道,似乎没把白志刚放在眼里。

    “辛老,小子可有什么地方的罪过你?”白志刚问道。

    “没有。”

    “那我可是招待不周?”

    “也没有。”

    “那为什么辛老不愿意帮我?”白志刚摊开两只手问道。

    “没有为什么,不愿意jiù shì 不愿意。老头子一年之内搬了六次家,你每次都带人来请我,老头子很感激。但是你忙,我真的帮不了。”辛重苦笑着说。

    “辛老就不想赚点养老钱?”罗虎插话说道。

    “老头子有退休金,儿女在国外,老伴儿死得早,一个人每月几千块,足够花了。”辛重不为所动。

    “据我所知,你儿子在国外开了一个小小的公司,可惜上个月因为经营不善,破产了。”白志刚淡淡的说道。

    “什么?你们怎么可以这样!”

    “辛老,我说不是我做的,你信吗?但是不管怎么说,只要你帮我,我就帮你儿子,破产的滋味你是不知道,连吃穿都受到限制,那哪儿是人过的rì子啊,更何况你儿子还是哈佛的高材生,也是我的同学。”白志刚摇着头说道,那mó yàng 好像真的是怀念同学友情一样。

    “我不会帮你做坏事的,也不会帮你训练人。”

    “辛老,可能是虎子没跟你说清楚,我可是正经生意人,合法经营,钱都赚不完,哪里需要干那些非法勾当。只是你知道,有些人眼红我挣的钱多,会使一些下三滥的手段,上一次我的未婚妻就不知道被谁催眠了,跳江自杀,差点死掉。下一个说不定jiù shì 我,我希望你能保护我一段时间,如何?”

    **这才知道,原来上一次李明月竟然不是自愿跳江自杀,而是被人催眠了。这都什么人啊,祸不及家人都不知道?再说了,像白志刚这种阔少,也会在乎一个未婚妻?好像李明月的家里生意并不是特别大,完全跟冰红集团没法比啊,想不明白。

    “这位小xiōng dì 好像也是练家子,我没看错的话,应该学的是形意拳,在他zhè gè 年纪,能练到这种程度,也算是人才。”辛重转移话题说道。

    “辛老,您也说了,我这两下子也jiù shì 在zhè gè 年纪算不错,还远远不是顶尖。整个龙江省,比我强的人都有不少,更何况整个国家,整个世界呢?您老在龙江省可是zhè gè ,要是您愿意帮忙,jiù shì 不出手,站在旁边,就比我强。”罗虎比划一个大拇指,表示辛重是顶尖高手。

    看到辛重还在犹豫,白志刚决定加一把火。

    “听说辛老又要有一个小外孙,养两个孩子,你那女婿压力不小吧。我出一个月一百万,请辛老帮我三年。三年之后,还有一份退休金,您今天答应,今天就先有一份红包送上,足够bāng zhù 你儿子还上银行欠款,还能从头再来。”

    “好,我答应了!”辛重一咬牙,为了儿女家人,他只能答应。三更送到,晚上还有一更,补欠上周的。感谢猫猫熊猫的二百打赏,感谢1枫桥夜泊1的一百打赏,jì xù 求收藏推荐,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