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两点,**带着公司法务总监孙鲁准点来到国图商贸。别人要是有这种机会,一般都会提前来,表示自己的态度,但是**偏偏反其道而行之,让孙鲁摸不清头脑。

    想想来之前,张总跟自己说的具体代理费用,他都觉得是漫天要价,zhè gè 对方要是能答应就见鬼了。咱们公司一单代理都没做过,一点经验都没有,竟然敢喊出这种高价,百分之百会被人家直接撵出来。

    不过张总既然敢带自己来,应该不会自取其辱,说不定已经跟别人谈好,自己来只是走个过场,掩人耳目。不闻许多x二代jiù shì 靠着这种guān xì 吃饭,说不定这次生意jiù shì 给别人做嫁衣的。

    刘达鸣在办公室坐立不安,这都眼看着两点了,zhè gè 护路商务信息咨询公司的人怎么还不来,难道是自己上午没说清楚?董事长可是jiāo dài 了,必须谈妥,但是具体金额可以自己掌握,guān xì 到自己能否顺利升职,将来说不定就能出任总经理,升职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的巅峰!

    呸呸呸,想多了,还是想想今天具体怎么谈判。zhè gè 公司没有一单过往业绩,这是对方第一单,虽然不知道董事长为什么一定要这家公司,但是自己也要想尽一切bàn fǎ 把合同金额给压低,在董事长面前好好biǎo xiàn 一下。

    “刘经理,有两位自称是护路商务信息咨询公司的代表前来,说是跟您约好了下午两点,是否请他们进来?”

    “请进来吧,对了,给他们冲两杯咖啡,我要绿茶。”

    刘达鸣一看手表,tmd正好下午两点,你们还真准时。不知道说你们新人不懂规矩呢,还是说你们太过死板,就不知道提前吗?

    “两位好,请坐,我是国图商贸冰城分公司的企划部经理刘达鸣,受到总公司董事长郭图先生委托,全权代表公司,进行此次商务谈判。”

    “你好,我是护路商务信息咨询公司总经理**,这位是我们公司法务部总监孙鲁。”

    几个人握了下手,就在沙发上落座。看看别人大公司,一个分公司部门经理的办公室,都有将近三十平米,跟自己zhè gè 老总的差不多。装修更是豪华,所有办公用品,沙发茶几什么的都是大品牌啊。

    “张总请看,这是我们公司要出口南韩的商品明细清单,你仔细看看,能不能接下来。”刘达鸣将一份文件递给**,当然是他新打印的,不是郭图交给他的那一份。

    “嗯,都是中药材啊,草药、兽骨,种类还挺多,如果里面没有国家限制出口的物品,我们没问题。”**回答的很tòng kuài 。

    孙鲁瞪大着眼睛看着**,你都没仔细看,不到一分钟就看完了,那是随手翻翻好不好,不怕里面有陷阱啊。

    孙鲁也不管什么规矩,马上将文件拿过来,仔细翻看。

    **还真看完了,他可是服用过天灵子,过目不忘的本领不是吹的。刚才虽然翻看的比较快,但是确实每一页都翻看过,都是常见的中药材,没什么违禁品的样子。

    “hā hā哈,张总这是哪里话,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公司,合法经营,怎么会违反国家法律,不瞒你说,去年我们还得到省里评的‘守法经营良心企业’的称号。”刘达鸣笑着说道。

    zhè gè 土老帽,老子用一个自己公司参加的协会评判的称号就能忽悠住你,今天这份合同,还不是我想怎么签就怎么签?刘达鸣十分得意,不禁再一次畅想自己美好的未来。

    “那么刘总,说实话,我们没做过出口贸易,不知道报关什么的,需要我们自己做吗,我们能用代理公司吗?”**问道。

    “不需要,我们下面有自己专门做出口贸易的公司,只是需要从你们手里转一下就行。虽然我不明白公司的意思,但是我想代理费也不会少了你们的。”

    刘达鸣也把**的公司当成某个二代的皮包公司,估计这是董事长变相在送礼呢,自己要掌握好度,既不能让公司吃亏,也不能让对方不满意,这就要看自己的谈判技巧了,可惜赵助理没告诉自己究竟是哪个等级的二代,市一级的,还是省一级的?

    **心里暗喜,果然,zhè gè 刘达鸣也不知道深一层的guān xì ,估计是个边缘人物,自己公司基本上什么都不用做,估计jiù shì 出面签订一份合同就行,该是自己的表演时刻了。

    “那我们具体需要做什么?”**装成一副无知的样子,希望能骗过zhè gè 家伙。

    “跟南韩四水公司签订这份合同,只要你把合同拿回来,转卖给我们公司就行,其它全部不用你们cāo心,合同金额的千分之三,是你们公司的利润。”刘达鸣伸出三根手指。

    “xiào huà ,刘经理当我不知道代理的费用,最低百分之五,你这是打发要饭的呢?”**冷笑一声,忽然变脸。

    刘达鸣喝到嘴里的绿茶差点就喷出来,百分之五,你当你是什么重要关节呢,一般别人有资质,代理出口也没超过百分之一的,老子这么多年,就听过一次百分之三的,还是某二代的公司,属于变相送礼,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么狮子大开口!

    孙鲁也大吃一惊,张总跟自己说的底线不是百分之三吗,这都让他吃惊不已,怎么到这里,忽然就变成百分之五,还一副不愿意免谈的样子?

    “我说过,你们只负责签订合同,然后将这份合同转卖给我们,千分之三,十分合理,张总不要太过分,没有你这么漫天要价的!”刘达鸣压制着怒气说道。

    “是吗?但是如果真的是你说的这么简单,你完全可以自己的子公司去签订啊,为什么一定要我们?肯定是有风险对不对?我们承担最大风险,自然要相应的利益,百分之五,我觉得一点都不多。”**理所当然的说道。

    “这可是上亿的合同,我们才赚多少,你要百分之五,难道我们公司几千人去喝西北风?!”刘达鸣站起来吼道。

    “你看看你zhè gè 人,商谈商谈,当然是大家商量着来,我漫天要价,你可以坐地还钱啊,怎么还急眼了?不谈算了,孙鲁,我们走!”**站起来,十分轻松的说道,似乎根本没把国图商贸这单生意放在眼里。

    第一更送到,感谢心为风100打赏,jì xù 求收藏推荐,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