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鲁傻眼了,张总这是什么意思?刘达鸣也傻眼了,不应该啊,别人看到这份单子应该上杆子求着自己签合同,他怎么好像毫不在乎的样子。

    是了,一定是自己的没有触摸到他的底线,果然是有x二代掺乎,看来自己给低了,那就加一点。

    “张总,张总,有话好好说,你这是干什么?是我的错,我说话有些重了,但是你要的价钱也太高了,我们实在是给不起。要是我答应了你这份合同,我能签字,我们老总也不会签字,更不要说盖上公司的红章,你再降降,降降价。”

    孙鲁无语了,这怎么还求上我们了,不应该是你撂下一句狠话,什么现在不签以后不要后悔什么的吗?这家伙真的懂谈判技巧?

    “诶呀,刘经理这么说,那我们就再谈谈,你也涨点,我也降点,说不定我们就能谈妥呢。”**笑着说。

    “对对对,那你看千分之五如何?”刘达鸣试探着问。

    **二话不说,马上拿包站起来。

    “百分之一,这是公司底线,不可能再高了,你们转个手,就能赚到上百万,不低了!”刘达鸣拉住**说道。

    “百分之四,同意就同意,不同意就找能做主的人来谈,我的时间也是很宝贵的。”**倨傲的说。

    孙鲁实在是不知道张总拿来的这么大的底气,不怕别人翻脸不说,他还总翻脸,难道靠山真的这么硬?对了,听说开业的时候,白志刚白少都来了,这可是整个龙江省最有名的,最有实力的年轻才俊。

    “张总等等,我打个电话请示一下,小武,赶紧给两位贵客再泡两杯咖啡来。”刘达鸣一边安抚**他们,一边吩咐秘书拖住他们,自己赶紧跑到外面打电话给董事长助理。

    “赵助理,我是冰城分公司企划小刘啊,那个代理公司来了,可是他们要价太高啊,百分之五,没听过这种价啊,我这怎么谈啊?”刘达鸣也留个心眼儿,说百分之五,到时候能谈下来,谈多少,都是自己的功劳。

    “多少?百分之五?太高了,底线百分之三,你必须谈下来,谈不下来,你zhè gè 企划部经理也别干了!”

    刘达鸣松了口气,他觉得**既然能降百分之一,自己应该可能jì xù 谈下来,百分之三,底线,自己争取谈到百分之二以下,到时候分公司的副总妥妥的到手啊。

    “hā hā哈,张总,孙总监,我跟领导汇报了一下,领导说可以稍微涨一点,但是行业有行业的规矩,你们也懂得,不能乱了市场,这样吧,百分之一点五,我们马上就签合同。”刘达鸣笑着说。

    “百分之四。”**坚持说道。

    “张总,你看我都涨了一些,你不能一点不降啊,这可不是谈生意的态度。”刘达鸣佯怒说道。

    “那好,百分之3.9好了。”**老神在在的说道。

    “噗,咳咳咳。”孙鲁一口咖啡呛在喉咙里,差点没从鼻子里喷出来。还真是降一点,这让别人怎么接?

    “你,张总,大家都是实诚人,你也别太为难我,百分之二,这总可以了吧,这是我领导授权我的最高金额,再高可能就谈崩了。”刘达鸣摊开双手说道。

    “百分之三点五,这是我的底线,太少没意思,我们公司的业绩你也看了,开业不到一个月,入账上百万,不差你这几百万的钱。”**靠着沙发说道。

    两人你来我往,试探来试探去,最后商定的都是对方的底线,合同总金额的百分之三,马上签订。并且**的公司只需要代表国图商贸跟四水公司签订这份出口合同即可,其他一切事情都由国图商贸完成,护路商务信息咨询公司不承担任何责任,而且跟四水公司签订合同当天,把合同带回来,转手就能拿到全款。

    出了国图商贸的大楼,孙鲁还晕晕乎乎的,紧紧的抱着背包。这里面可是有三百多万的合同,竟然被张总这么容易谈下来,而且似乎赚的还挺容易。

    他这辈子签订的合同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但是就没有一次见过这种合同,不承担任何责任,纯粹是白拿钱啊。

    “老孙,你huí qù 吧,把合同锁在保险柜里,除了我,谁也不能看到,明白吗?”**严肃的说道。

    “我明白,我这就huí qù ,那个张总,你还回公司吗?”

    “不huí qù 了,你打车huí qù 吧,票子回头去财务报销。”

    中午是**开着q7来的,孙鲁虽然也有车,但是是一个老款桑塔纳,用来谈合同,这种车一看就会让人怀疑你公司的实力。

    **赶紧回家,然后拿出魔镜,盯着郭图。

    “大舅,合同签订了,合同总金额的百分之三,刘达鸣也算中规中矩,但是是不是太高了一些?”

    “没事,我们不是靠着这点药材赚钱,这才能赚多少,别说给出去三百万,jiù shì 给出去三千万,也是值得的,这次跟四水公司签合同很危险,要不是王海受伤,我何至于如此?让你找的高手招到没有,别天天就知道出去鬼魂,找个好女人赶紧成家,你母亲早就想抱孙子了。”郭图教育自己的外甥说道。

    “大舅,还不是您不相信我,要是我去签合同,就不会白白便宜外人几百万。不jiù shì 一点危险吗,为了公司,我什么都不怕。”

    “要是死呢?”郭图yīn沉的说。

    “啊?他们难道敢杀人不成?大舅,你可别吓唬我。”

    “哼,要是真这么容易,我派公司任何一个人去都行,但是偏偏找外人,你就不想想为什么?王海受伤,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知道,公司任何一位中层以上干部,都不能介入其中,否则很可能给公司带来**烦。不只是四水公司,还有冰红集团!”

    “冰红集团,不是白少在主持吗,他是您的晚辈,您跟白伯伯guān xì 也不错,他们会对我们下手?”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郭图眯着眼睛,一字一顿的说道,希望自己zhè gè 外甥能记住自己说的话。

    “通知你表哥,那边东西都赶紧zhǔn bèi 好,这边合同一签订,马上发货,一刻不能耽搁!已经有人撬行了,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二更到~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