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家用魔镜盯着郭图,但是一晚上,也没听到看到任何一条有用的消息,看来应该是白天布置过了,自己看晚了。

    “喂,朴先生,我这边被人盯上了,找了一家代理公司跟你们签合同,安全,否则货出不去。放心,货还是我们商量好的,不会有变化,金额也不能变。”

    **把魔镜关了以后,郭图恰好打出去一个电话,可惜盯了大半个晚上的**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yī zhèn 电话铃声响起,**迷迷糊糊的摸起床头的电话,也没看号码,就直接接起来。

    “喂?谁啊?大清早的干什么啊。”

    “张总,我是国图贸易刘达鸣,通知你今天晚上七点,在金马ktv跟四水公司签合同。另外,现在是上午十一点,不是大清早!”

    **一听zhè gè 消息,整个人立马清醒了,起来洗脸刷牙,然后一边喝牛nǎi,一边jì xù 研究国图贸易给他zhǔn bèi 好的合同。

    这份合同他怎么也没看懂,分明jiù shì 不太值钱的中药材,怎么就能值一个亿,那种大棚参你不能当野生参卖啊,一个个长得跟萝卜似的,农村人泡酒都不选zhè gè ,除非他们夹带私货!

    可是什么私货价值一个亿,还能混在这些中药材里面不会被发现,莫非是真正价值连城的中药材,比如百年参王、百年何首乌、百年灵芝?

    现在中药材炒的很火热,以前不太值钱的东西,现在只要上了年份,价值都翻了数十倍,尤其是人参等珍贵药草,上百年的一根甚至能买到上千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有这种疗效,但是jiù shì 有人抢着买。

    **倒现在都没搞明白,为什么要自己代理签合同,他们自己为什么不去,尤其是王海受伤,郭图就不出面了,难道签合同很危险?那他们就不怕自己这边签不成?自己那份代理合同,违约金好像是一千万,可能他们算准了自己不敢违约吧,**自己肯定赔不起。

    晚上六点种,**刚刚吃过晚饭,自己开车,带着盖好章的合同来到金马ktv。

    “刘先生订的306包厢,客人到了没有?”**问道。

    “还没有,不过酒水小吃果盘什么的已经端上去了,刘先生订的是今晚六点到明天早上,您看看还需要什么,随时叫我们。”

    **将服务生撵走,自己坐在ktv里面。这是个豪华大包厢啊,足有五十平米,都赶上他租的房子大了。屏幕是投影仪,画面十分大,也比较清晰。

    看看时间,还有半个多小时,**有些无聊,竟然抓着鼠标在电脑上开始点歌。他们没来,老子也不浪费这么好的音响。

    自己开了瓶啤酒,润润喉,然后拿起麦克风,开始吼上一曲《领悟》,话说这首歌今年还挺火的。

    一连吼了三首歌,**正意犹未尽,正在吼第四首的时候,包厢门被推开,三个人走进来,领头的一看那大饼脸,就知道是棒子那边的人,应该jiù shì 四水公司的,错不了。

    进来的三个人一看,**竟然在一个人唱歌,还tm挺投入的样子,就感觉要疯了。这么重要的时候,你不老老实实的等着,或者jì xù 研读合同,竟然在唱歌,而且你那嗓子唱得是什么,都喊破音了!

    “张先生好兴致啊,一个人竟然也唱得这么尽兴。鄙人四水公司海外分公司代表朴培贤,负责此次与贵公司的合同签订。这两位是我的助手,李中林和金在勋。”

    “啊,朴先生、李先生、金先生,你们好你们好,看你们还没到,我一个人自娱自乐,见笑见笑。”**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还吼完了最后几句,才依依不舍的把麦克风放下。

    朴培贤都看傻了,我表达的不够清楚?他没明白我的意思?老子是tm要你别嚎了,赶紧把合同签了,这不应该是最主要的事情吗,郭先生这次找来的是什么人啊!

    “合同我带来了,一式四份,我公司一份,国图贸易一份,你们两份,看看有问题没有?”**将包里的合同丢给他们,然后自己拿着牙签插西瓜吃。

    zhè gè 时候的西瓜,wèi dào 还真不错。嗯,zhè gè 菠萝也挺新鲜的,zhè gè 樱桃好,个头不小,jiù shì 不怎么甜。

    看到**完全没有跟他们聊天的意思,一个人在努力duì fù 一个大果盘,似乎nǎo dài 都快扎到果盘里面了。

    “张总,你没什么要跟我们说的吗?”李中林问道。

    “啊?哦,有啊,你们唱歌不?会中文歌曲吗?英文的也行,韩文的这边可能不多。”**愣了一下说道。

    我擦,谁tm问你唱歌的事情了,ktv只是掩人耳目而已,你还真当我们是来消费的?我是问你货有没有问题,有没有什么变动,你听不出来?这tm哪儿来的极品,就这水平也能做代理公司老总?

    金在勋可没有另外两位这么有涵养,他直接站起来,然后冲着**勾勾手指,挑衅意味十足。

    什么意思,没有韩文歌曲你就要打我?**才没那么傻呢,我就不动手,你们能怎么地,这份合同不只是钱的问题,还guān xì 到任务完成情况,可千万不能失败。

    “张总,合同我们看过,没问题,字也签完了,您是不是陪金在勋走两下子?”朴培贤说道。

    他们在ktv的灯光下,四水公司代表们看到的合同条款,和**白天在外面看到的条款,一点都不一样,完全jiù shì 两份合同。难怪他们会选择在ktv签合同,**真以为是为了掩人耳目,原来是为了这里的灯光环境,可惜**没有发现,否则一定会很有兴趣。

    “走两下子,什么意思?”**装傻充愣。难怪他们要找代理公司,难怪王海受伤郭图就不来,原来还有zhè gè 传统。

    zhè gè 还真不是传统,而是朴培贤的个人爱好,喜欢看别人切磋。但是他的人下都手没有分寸,从来都不点到为止。以前郭图的几个保镖都被他们打残了,直到去年请到王海,才小胜一局。

    但是今年朴培贤也没闲着,这不又招揽了金在勋这位高手,jiù shì 来报仇的,想着不能打郭图,还不能落他的面子嘛?

    郭图在电话里说,这位是他的表外甥,亲戚,才让他代表自己过来签约的,也从一个不相干的公司过一道手,这样更安全。

    表外甥,亲戚?很好,打的jiù shì 你的亲戚!第三更了啊,第四更还是晚上九点到十点间。谢谢观看,如果觉得还不错,收藏推荐哦~~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