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我可跟你说好,每次我放你出来的时候,你都要是最小的状态,能变成透明不?能是,那就变成透明的,别吓着人。你还会催眠是,表演一下。”**可能是看习惯了,也可能是聊天拉近距离,竟然不觉得蜘蛛怪恐怖了,要知道,以前他可是最讨厌蜘蛛的。

    蜘蛛怪在**的眼前迅速变成盘子大小,从屁股后面抽出蛛丝,然后两条腿一撑,就变成一根琴弦,另外用两条前腿在琴弦上波动一下,竟然发出美妙的音乐。

    听了快一分钟,**只是觉得好听,但是没什么感觉啊。

    “不对不对,蜘蛛怪,你zhè gè 怎么没有催眠的感觉啊?”**问道。

    “因为主人屏蔽了我的能力啊,你是我的主人,我怎么可能催眠你呢?”蜘蛛怪理所当然的说道。

    “也对,要是让你催眠别人,你把我也给催眠了,那还不如不用。对了,你平时吃什么,自己捕蚊虫吗?”**问道,看着蜘蛛怪最大的时候那个恐怖的大个,他不认为普通的蚊虫能让它吃饱,最少一顿饭也得吃掉半只羊。

    “我平时靠着修炼,不用吃饭的,当然,偶尔也喜欢吃点东西,打打牙祭。”

    擦,你个妖jīng还要打打牙祭!这么说来,还挺好养的,关键时刻,是一个大帮手,群杀啊。一根蛛丝shè出去,瞬间困住一群敌人,想想就觉得爽。

    “对了,主人,您空间里存放的丹炉为什么不用来炼丹呢?要是炼制成功适合我的丹药,能给我一份吗?”蜘蛛怪扭捏的问。

    “炼丹?我倒是想,可惜我不会啊,你会不会?”**期颐的问道。

    “不会。”

    擦,你也不会还说个屁啊,这tm丹炉现在依然只能作为烧烤炉用,浪费啊浪费。

    “但是我的xiōng dì 们有会的。甚至大姐二姐还很jīng通炼丹之术。”

    “你xiōng dì 们,在哪?能介绍他们跟我不?”**兴奋的问。

    “在主人的灵葫空间里啊,等到主人把他们抽取出来就行,我可招不出来他们。”

    **一脸的失望,原来都在空间里呢,自己一个月就那么几次抽奖,有可能一个月就一次,甚至是没有,什么时候才能运气好,抽出来一个懂得炼丹的妖jīng呢。对了,有没有女妖jīng啊,长得漂亮一点的,zhè gè 蜘蛛怪看着太倒胃口。

    想想灵葫空间的抽奖转盘,好像蜘蛛怪被抽出来之后,那个妖jīng一格里面jiù shì 一个女子的背影,看那小蛮腰,应该长得挺**的,千万不要是背影帝,一回头能吓死牛的绝对不要!

    “你看看这几个东西,也是我用丹炉炼制出来的尝尝是不是什么好东西?”**将上次吃烧烤后,从丹炉里倒出来的三颗黑球,拿给蜘蛛怪鉴定一下。

    蜘蛛怪爬到**手掌上,闻了闻这黑药丸,然后迅速扭头爬走。

    “zhè gè 好像不是丹药,药xìng我不敢说,但是副作用我能猜出来,腹泻是一定的!”蜘蛛怪肯定的说。

    “腹泻?怎么会,这可是丹炉里出产的好东西,我用了很多极品材料呢。”**狡辩道。

    “那可能是主人炼丹水平不足,反正这玩意我觉得主人最好不要自己吃,用来害人倒是不错。”

    我擦,你还挺yīn险的,不过,xìng格像我,我喜欢!

    “行了,我知道了,你怎么回到灵葫空间?”

    “宿主只要触碰到我就行。”

    **反正也看习惯了,直接用手抓住蜘蛛怪,把它丢进灵葫空间,空间出品的东西,都能收进去,zhè gè 倒是挺方便。

    “喂?张总,公司来了一个闹事的,我的意见是把他赶走,但是郑副总和李副总都不同意,请你定夺。”公司副总李承龙打电话过来控诉。

    **皱了皱眉头,怎么回事,不是跟他们说过,公司的主要业务现在jiù shì 调查事务所那一滩,自己不在的时候,以李承龙的意见为准吗,怎么郑凯和李欣然都不听话呢?

    “你详细说说jīng guò 。”**说道。

    “是这么回事,公司打出的广告不是‘只要存在,就找得到’吗?今天来了一位客户,要求我们给她找到一种速效瘦身丸,可是这种事你应该去看医生啊,或者去减肥瘦身机构也行,找到我们咨询公司算怎么回事?但是那个女人就认准了公司广告,死活不走,我怀疑是亨利派人来捣乱的,但是李欣然和郑凯都不同意我把她撵走,报jǐng也不行,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办。”

    “你等着,先安抚她,我这就过去。”

    **开车半个多小时,才赶到公司,没bàn fǎ ,现在租房在江南,公司在江北,太远了,就这他还是超速行驶呢。

    刚一进公司,就听见楼上在吵吵,声音都传到楼下了,让其他人怎么开展业务,这楼下也有客户呢,他们是怎么搞的!

    **有些恼火,蹬蹬蹬上了楼,看见一个长得跟沾了煤灰的大雪球似的一个超级胖妞,堵在李承龙办公室门口,大声咒骂,气焰十分嚣张。

    “干什么呢,在我公司骂人!你们怎么不去报jǐng?上面有摄像头,交给jǐng察作为证据!”**先声夺人,一定要震住zhè gè 女人,这是他这几年处理民工纠纷总结的经验,别人嗓门大,你一定要比他更大才行!

    “你谁啊,敢管我,他们都没说话呢,你算老几?”胖妞也气势汹汹,指着**的鼻子骂。

    **这才看出来,zhè gè 胖妞其实还挺高,穿着平底鞋,跟自己差不多,岂不是有一米七以上,jiù shì 太圆了,不显个。

    “我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法人,你说我管不管得到?你有什么问题,不能好好说,为什么要骂人,嗯?”

    “好好说,你公司广告上怎么说的,只要存在,就找得到,结果呢,我要的东西你们没找到!”

    “谁说的?东西我这不是带来了吗,速效瘦身丸是不是,这里有三颗,一星期一颗,三个星期一个疗程,你拿huí qù 服用。对了,药丸的钱你到财物结算一下,一颗一万,良心价!”**递给胖妞一个刮去标签的白sè小药瓶(以前是装维生素的),然后看着胖妞。

    “你说是jiù shì 啊。”胖妞不依不饶的说。

    “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李欣然,带她去财物结账,没有钱,把药拿回来,这可是我从老中医手里拿到的宫廷秘方,一万块都是成本价,我也jiù shì 为了公司声誉,否则看都不给她看!”**吩咐说。

    “是。女士,请。”更晚了,抱歉,刚才竟然有和谐词语,我没注意,这是领经验的时候才发现,抱歉,抱歉。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