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了zhè gè 胖妞的事情以后,**再次跟他们强调,公司广告一定不能太夸大,容易引来麻烦。还有要时刻提防亨利事务所捣鬼,毕竟自己这边也算坑了别人一次。最重要的jiù shì ,他不在的时候,虽然说三个人商量着办,但是李承龙是最有经验的,要尊重李承龙!

    郑凯人情世故一般,但是是自己的舅哥,李欣然仗着公司里的人大部分都是她挖来的,有些飘飘然,但是**jiù shì 要让他们明白,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不懂的事情,不要乱伸手。

    郑凯有些不好意思,跟**说他不是要反对李承龙,而是李承龙脾气太大了,自己这才支持李欣然,要李承龙打电话给你的。

    **拍拍他的肩膀,表示理解。告诫他以后这种事情少掺乎,钱一定要抓住了,平时报销什么的手可以松一点,李承龙和李欣然签字的,数额不大,不要在意,如果他们真的敢于损害公司利益,自己这边有的是bàn fǎ 收拾他们。

    既然好不容易来公司了,就在公司好好上班,**一天就窝在办公室里面,还没有什么大业务,需要他亲自出手。

    公司大了,盈利高了,就容易引起这样那样的问题,自己以前毕竟没有开过公司,工作的地方也都是央企国企,一点私企经验都没有。看来有必要再招一个专管行政的副经理,李欣然还是不行。

    公司业务一直在扩大,人员也从来没有停止招聘,但是从开业到现在,都两周了,竟然只招到一个新人,从别的公司也没挖到几个人,还是公司牌子太小,不吸引人。

    快下班的时候,接到黄志航的电话,说是晚上出来聚聚,找他有点事儿。**一口答应,然后让黄志航订位子,他马上就出发。

    黄志航订的是一个小烧烤店,zhè gè 点还不是最上人的时间,要到七八点钟,才是最火的时候。

    两人两瓶啤酒下肚,黄志航开始跟**诉说。

    “老弟,情况有变化啊。本来我以为自己兼任江北分局局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毕竟省厅的领导都打招呼了,但是没想到市里出了一件大案子,上头点名要我负责,要是这几天这件案子不能侦破,我的事儿,基本上也就黄了。”

    “什么案子,上头这么重视,你都是副局长了,下面有刑jǐng队长,还有各个分局领导,怎么什么都要你出面呢?”**不明白的问。

    “事情太严重了,上面压力很大啊,我们市局压力也很大,听说了吗,最近跳江、跳楼等自杀的人多啊。”

    “这些归治安管吧,自杀也算刑事案?”**夹了一颗花生扔在嘴里。

    “真正的自杀当然不算,但是如果不是自杀,而是被自杀呢?”

    “什么意思?”

    “这些人完全找不到自杀的理由,学生跳楼自杀,明明考上了心仪的大学,心仪的专业,而且家里也不差学费;女人跳江自杀,没有怀孕,没有失恋,没有信用卡刷爆等;男人服安眠药自杀,生意正处于上升期,老婆刚刚给他生了个儿子,而且也确确实实是他的,没有感情、财产等任何突发因素……但是这些人偏偏都自杀了,你tm说奇怪不奇怪?”黄志航又灌了一杯啤酒。

    **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似乎想起什么事情。

    “照你这么说,他们都是被谋杀?”

    “可是这些人自杀要么是密室,要么是众目睽睽之下,完全没有谋杀的影子。”

    “会不会是被催眠了?”**试探着问,他终于想起来,好像李明月上次自杀,jiù shì 不是真的,而是被催眠,他用魔镜监视白志刚的时候,白志刚也在寻找凶手。

    “催眠?别逗了,谁信那个。那些都是心理暗示,而且要在安静的地方,这些人在大桥上跳江,睁着眼睛,身边汽车喇叭声音那个大,怎么可能是被催眠,你还信zhè gè ?老弟,我跟你说,那些都是骗人的,都是电视上表演用的,你可千万别当真。”黄志航拍着**的肩膀劝说。

    “黄哥找我的意思是倾诉,还是想让我帮你查案?”**问道。

    “都有。先找你倾诉,你跟案子无关,也不会出去乱说,我这些都不能跟同事们说,家里情况你也知道,更是没有话说。你不是开调查公司的吗,帮我查查,但是我付不起钱,如果你真的查到了,我帮你申请一笔奖金还行。”

    “得了吧,我那个叫商务信息咨询公司,不是什么调查公司,你要搞清楚啊。但是你要找的zhè gè 原因呢,可以算作信息咨询,我帮你问问,看看手底下有没有注意到zhè gè 情况的人,但是你别抱太大希望啊。”

    “本来也没抱什么希望,月底还有三天,三天不破案,下个月我的分局副局长就泡汤了,很可能还会因此受到批评。”黄志航落寞的说。

    **也不知道怎么劝说他,只是不住的劝酒,两人一杯一杯的喝着,不知不觉竟然喝了一箱(二十四瓶,一瓶六百毫升)多。

    “黄哥,你醉了,我送你huí qù 。你家我也没去过,这样吧,你给家里打个电话,我把你送到我家楼下的快捷酒店,明天早上我叫你起床上班。”

    “都~随你,我怎么~~都行。不回家,我jiù shì 不回家~~~”黄志航看到对于妻子的背叛还有深深的创伤,到现在即使那个人已经被他亲手送进去坐牢,还是无法释怀。

    可能要是换做**,也是无法释怀。而且**一定会将那个男人干掉,而不是像黄志航一样,送进监狱就算了。

    第二天一早,**去快捷酒店叫黄志航起床,他跟自己不一样,要按时上班的。

    “黄哥,黄哥,起床了,都七点了,你吃个饭,我送你去上班啊。”**站在黄志航门外,拼命的砸门。

    这家伙睡得也太死了吧,昨天没吐啊,他不是说他酒量不错吗?

    “吱呀~~”门开了一条缝,黄志航伸出头来,看看只有**一个人,迅速把他拉进门。

    “老弟,哥还得求你个事儿。”

    “啥事儿,黄哥,你有事儿就说,跟我你还有什么抹不开面子的。”**大大咧咧的说道。

    “那个你看到以后别吃惊啊。”黄志航往里走,**跟着进去,发现床上竟然还躺着一个人,一个女人。

    “黄哥,你找小姐!”第三更,四更还是放在晚上九点多。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