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嘘——小点声。我要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你信吗?你tm不信,换我也不信!”黄志航恼怒的抓着头发。

    **也不知道怎么办,这种事儿他也没遇上过,完全没有处理经验啊。

    “早上醒来,就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说实话,你敲门之前,我还以为是做梦呢。可tm我是真的不认识她啊,我电话上也没有通话记录,钱包证件全在,她也没走,我问她话,她一句不说,这tm算怎么回事!”黄志航连爆粗口,估计自己都要疯了。

    “黄哥,你先打个电话请假,说是在外面查线索,我们慢慢研究怎么办。”

    黄志航走到卫生间去打电话,而躺在床上zhè gè 女人,一直没有转过来,从被子上微弱的起伏,和短促的呼吸上,能看的出来,人已经醒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说话。

    打完电话,**借口出门买早饭,留下黄志航和女人单独待着,能否处理好这种情况,就看他自己了,**是没有什么好bàn fǎ 。

    半个小时后,**回来,发现女人已经穿好衣服,明明没有化妆,但是长得还挺漂亮的,看起来岁数不大,也不像是干那行的。

    “她是住隔壁的,来这里是出差,昨天也是喝多了,走错门,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给她开门了。她嘴里还有酒气呢,没说谎。”

    “然后呢,你dǎ suàn 怎么办?离婚?”**问道。

    “不知道,昨天发生guān xì 是一定的,而且她还是第一次。”

    “我擦,黄哥,你这可就玩大了,第一次让你给稀里糊涂弄了,还不缠上你?诶,不对啊,黄哥,看你这表情,你好像也有些意动。”**fǎn yīng 过来,黄志航这是有想法,但是又有些dān xīn ,这是想让**帮忙拿个主意。

    “算了,黄哥,你跟她说你家里的情况没有?要不你想个bàn fǎ ,给她弄到冰城来上班,等两年,你这边稳定了,好离婚,然后就娶她算了。”**出主意说道。

    “可以吗?”

    ……**心想,你想这么干都写在脸上了,还假惺惺的问我可以不,但是嘴里还说可以,就这么干。

    不知道黄志航怎么跟女孩儿说的,最后女孩儿竟然点头同意,这是dǎ suàn 先做两年小的啊,还真等得下去。

    **可不管那么多,转头回家,就拿出魔镜开始盯着白志刚,这家伙不是一直在找催眠李明月的人吗,不知道跟这些连环自杀案有没有guān xì ,白志刚又掌握了多少线索。

    虽然白志刚是私下里调查,但是有些时候,这些手段可能比jǐng察都好用,要不怎么jǐng察也经常要发展线人呢?jiù shì 他们也承认,蛇有蛇道,鼠有鼠道。

    白志刚一整天都在办公室办公,翻看的文件比**一星期看的都多,看来当大公司的老总,也不是那么轻松。

    一直到下班时间,白志刚才伸个懒腰,活动活动肩膀,然后叫上罗虎,两人似乎不是回家的样子。

    “事情查的怎么样了?”白志刚坐在后座,闭目养神。

    “我们黑白两道双管齐下,锁定了三个人。这三个人都是最近刚刚来到冰城,并且都有外国留学经历,所学皆是心理学,身家都很清白,但是都有一段时间查不到,目前没有肯定是哪一个。”罗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三个?那就都抓起来,通知辛老,让他过来保护我,你去办事,一定要干净利落,不要留下后患。”

    原来他们gù yì 把辛老支开,是这些秘密事情,不能让那个古板的老头知道。罗虎则不同,跟了他好几年,许多事情都门清,算是白志刚的左膀右臂。

    白志刚下车,**赶紧将魔镜的焦点转移到罗虎头上,看来今天可能就会有结果,不枉费**盯了白志刚一整天,不过zhè gè 凶手可不能被他们给灭了,必须要抓活的,交给黄志航,这可guān xì 到黄志航的升迁,也guān xì 到**以后的生意。

    像他们这种生意人,尤其是开调查公司的,没有官方背景,很难生存。就说亨利公司,听说jiù shì 省厅里面有高官背景,否则经常踩线,早就被查封了。

    为了能够及时阻拦罗虎下杀手,**带着魔镜开车离开,一边用放大的影像观察罗虎的路线,一边小心翼翼的开车,还要防止别人发现他的魔镜,十分刺激。

    方·平区,竟然还是zhè gè 地方,这里不是岛国731遗址吗,除了一些喜欢刺激的人来旅游,本地人都不喜欢来zhè gè 地方,生怕万一有什么传染病毒蹦出来。

    竟然藏在这里,会是干什么的呢?**有些yí huò ,但是目的地què dìng ,开车就能快一些,花了快半个小时,总算是赶到附近,然后将车停在一个隐蔽的地方,座椅放倒,通过魔镜监视罗虎。

    罗虎也算艺高人胆大,既然知道对方可能会催眠,竟然还敢一个人孤身犯险,这一点**就做不到。

    嗯?怎么是一家民房,好像还是违建建筑的样子,四周都被拆光了,就这么一个孤零零的小房子,里面也能住人?通水电不?

    **看到罗虎在屋里竟然是坐在床上,而他旁边,坐着的也是一个中年男人,脸上胡子拉碴的,看起来很窝囊的样子。

    就这怂样的,会是那个**催眠师?**怎么也无法相信。要么是长得帅气一些,要么是长得成熟一些,你这种颓废样,现在早就不流行了。

    “是不是你做的,你为什么要针对李明月小姐呢?凡是跟她沾上guān xì 的,为什么你就一定要杀掉?”

    什么?原来那几个被自杀的人,竟然跟李明月有guān xì ,事情越发离奇。罗虎能跟zhè gè 人坐下来聊天,**都百思不得其解,又听到zhè gè 消息,**更是震惊。

    “李明月?应该叫李萌。她根本就不是李明月,是我的未婚妻。”

    “李萌?你的未婚妻?那李明月呢?总不能她爸爸都认错,她身边的所有人都认错吧?”罗虎不相信的问。

    “那是因为从小就被掉包,而真正的李明月早就死了,不相信你可以去验验血。我要带她走,她竟然不走。她喜欢这种富贵的生活,喜欢有求必应,喜欢挥金如土。但是她是我未婚妻,我不允许她背叛我!”

    “所以你就要杀她?”罗虎jì xù 问道。

    “没错,我要杀了她,要杀死所有跟她有接触的人!”

    感谢发生的话报道588打赏,感谢猫猫熊猫再次200打赏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