仓库门打开,里面涌出来十几个人,其中最让**在意的jiù shì ,三个**袋,不用想,里面装的jiù shì 那三个替死鬼。

    不对,才一会儿没盯着魔镜,怎么罗虎竟然没出来?来不及看了,这些人就要上车,说不定jiù shì 去活埋这三个倒霉鬼呢。

    战术要改变一下,不能催眠罗虎,那就把这些人全部催眠,反正他们也都不是什么高手,估计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隔着足有一百多米,**用力把蜘蛛怪扔过去,然后清楚的看着蜘蛛怪在空中迅速摩擦两条后腿,发出催眠之音(千里眼,看着就跟眼前一样)。

    擦,这家伙现在都不用抽丝,直接靠摩擦就行,跟自己隐藏实力啊,有必要等它办完事,好好拷问一下。

    蜘蛛怪在空中灵巧的翻个身,落在他们zhǔn bèi 好的金龙面包车顶,然后迅速抽丝,一边弹奏催眠曲,一边结网。

    **就看着这十几个人噗通、噗通全部瘫倒在地上,然后蜘蛛怪冲着自己钩钩前足。

    小样,还挺嚣张的。但是老子让你催眠他们办事,你把他们都弄昏了,老子怎么问问题?

    **快步跑过去,四处看看,没人注意他,然后嗖的一下跑进仓库,罗虎不在,看来是应该已经离开,自己那时候没注意。

    “让他们都进来,把麻袋也抬进来。”**吩咐蜘蛛怪。

    蜘蛛怪换了几个音,这些人就纷纷爬起来,眼睛瞪得溜圆,但是好像看到**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从他身边绕过去,就跟**是一根柱子一样。

    “成功了?不错嘛。让他们都站好,我要问话。”

    “主人直接问就行,他们会很听话的回答,你放心。”蜘蛛怪得意的说。

    “你们谁是头?”**问道。

    “我是,这些都是我的小弟。”一个穿着长袖t恤的人站出来说道。

    “那你认识罗虎吗?认识白志刚吗?”

    “都认识。”

    从zhè gè 人口中,没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他虽然承认是罗虎指使,但是不知道是否跟白志刚有关,反正罗虎也经常命令他们做一些事情,有些确实跟白志刚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

    证据,**要的是证据,但是这些人什么证据的都没有,最多只能证明他们通过电话,但是没有具体通话内容,谁tm闲的没事儿还录音啊。

    问了所有人,没一个人有任何证据能证明罗虎和白志刚参与过此事,最多都是口头通知,这么大一个仓库,竟然连摄像头都没有,让**十分无语,活该你们丢东西。

    好像事情让他想的太简单了,虽然抓住这些人,但是无法指向罗虎和白志刚,完全没有用。

    指挥他们把麻袋解开,放出那三个被催眠的家伙。

    蜘蛛怪重新弹奏一曲,将他们再一次催眠,同时解除了罗虎的催眠术。

    “你是干什么的,认不认识罗虎、白志刚和李明月等人?”

    三个人的回答出奇的一致,这三个人他们全部都不认识,而且听都没听说过。三个人各自有自己的职业,一个是收废品的,一个是外企人力资源总监,一个是小个体户,完全没有guān xì 的三个人,更不是什么留洋归来,所学也不是什么心理学。

    **无语了,这三个人杵在他面前,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处理。放了,明天罗虎肯定知道有问题,到时候他们三个还是会被干掉;不放,留着又没有什么用。还有这些小弟,交给jǐng察,好像没什么证据,不交给jǐng察,他们都要杀人了,这种人放了还会做出更多的坏事。

    “蜘蛛怪,你说我怎么处理这些人?”**扭头问趴在网上的蜘蛛挂,这家伙已经变成拳头大小,在一把椅子上结出一张脸盆大小的网。

    “都杀了不就完了嘛,也都不是什么好人。”蜘蛛怪无所谓的说道。

    “都杀了?我要是这么随意的杀人,那我和他们有什么区别?还有这三个倒霉鬼,他们完全jiù shì 无妄之灾啊。”**反驳道。

    “那就交给你那个jǐng察朋友啊,你不是一直念叨说他会有bàn fǎ 吗?这三个人也一样,让他们一起去自首,然后到jǐng局的时候,再解除那三个人的催眠,让这些人背黑锅不就行了?”蜘蛛怪说道。

    “你是说把他们三个顶出去,然后引出罗虎zhè gè 幕后的黑手?”

    “是啊,我看过了,他的催眠技巧很一般,完全不是我的对手,就算跟我差不多,我也能毒死他!”蜘蛛怪狞笑道。

    “你杀心太重了,没我的命令,不许杀人,也不许伤人!”**严肃的说。

    “是,主人。”蜘蛛怪没jīng打采的说。

    **拿出电话,打给黄志航,告诉他在jǐng局门口等着,半个小时zuǒ yòu ,就会有人过去自首,承认这些自杀的事情,是他们策划的,但是具体凶手,没有证据。

    黄志航明着问道,那你总知道凶手是谁,跟xiōng dì 说说,有什么不好处理的吗?

    **跟他说,不是不好处理,而是没有证据,等你见到这些自首的人,就知道事情有多么棘手,反正你有经验,你自己处理,能否帮到你,也就这一次了,那个凶手,我找机会接触一下,看看能不能感化他。

    黄志航有些无语的挂断电话,感化凶手?杀了好几个人的凶手,就凭你能感化他?你当你是佛门高僧,还是圣洁的神父?

    当十多个人开着三辆车,集体跑到市局自首的时候,不但黄志航傻了,就连市局局长都被惊动,亲自跟着黄志航审问,但是也没问出任何一个结果。

    局长不愧是局长,总是有这一些别人想不到的手段,比如他就认识一个催眠高手,曾经bāng zhù 他破过一个催眠的案子,这里有些相似的地方。

    他觉得这些人,好像都是很奇怪,怎么每次回答的问题都是一个dá àn ,而且说的话一个字都没变,好像背好的一样,但是看他们这些样,不像是能背出来这么多内容的人,到是很像被催眠了。

    当局长把那个高手请过来以后,高手围绕着这些人看了几遍,又问了一些问题,然后跟局长来到他办公室。

    “怎么样,能否判断出来?”局长急切的问。

    “不用猜了,他们jiù shì 被催眠了,而且是一个催眠大师,能够施展群体催眠术,这一点,只有我老师才能办到,我不行。”

    二更送到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