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一rì,**新房终于装修好,zhǔn bèi 搬家过去。那边家具家电什么全是新的,**租房里面这些东西,也不好往那边拿。

    反正租房的时间还有将近两个月,东西先放在这,以后要么扔给房东,要么卖到二手市场去,不过也卖不了几个钱。

    新房乔迁,按照这边的风俗习惯,是要找一些亲朋好友“燎锅底”。

    所谓的燎锅底,jiù shì 搬家的时候,锅一定要最后进屋,然后拿出从旧房子锅里烙了一面的锅盔,在新房的锅里再烙另外一面,直到烙熟。

    然后炒菜做饭,所有前来祝贺的宾客,都要吃一个锅盔。意味着把旧屋里面的喜气财气都搬到新屋来,亲朋好友一起分享。

    现在没这么麻烦,一般jiù shì 一起用新锅做一顿饭而已,大家也不会大清早赶在rì出的时候就开始搬家,而是选择的上午十点,正好赶上吃午饭。

    今天恰好是周末,公司连值班领导都来了,加上郑凯夫妇,郑蕾父母,林明金玲,黄志航等人,足足摆了两张桌子。

    郑母非要按照传统来,昨晚上就zhǔn bèi 好面,今天早上就在家里烙了几十个单面锅盔,到新房以后,赶紧jì xù 烙,加上郑蕾、金玲、苏红等人,大家一起动手做饭,郑父又特意在外面饭店定了几个主菜,刚刚十一点,就开席了。

    “张总,今天你乔迁,第一句话你不得讲讲啊。”业务经理王正龙说道。

    大家七嘴八舌的起哄,**赶紧端杯站起来。

    “首先感谢大家今天来家里。说实话,拥有一套江边的新房子,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如今,在各位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的支持下,我终于是完成了zhè gè 梦想。按照咱们东北人的习俗,第一顿饭,一定要在家里吃,我也不会做饭,阿姨、大嫂、金玲嫂子、蕾蕾,你们辛苦了。今天,请大家分享我们的喜悦,让我们开怀畅饮,不醉不归,干了!”

    “干!”

    两桌人共同举杯,干了第一杯酒。然后话题就聊开了,大家越聊越开心,越聊越放肆,李欣然就大声问**dǎ suàn 什么时候结婚。

    “我是时刻zhǔn bèi 着,但是得先把蕾蕾带回家,让我父母见见,然后双方老人商量一下才行,不是我能决定的。反正我的宗旨是,老婆最大,老公第二。”

    郑蕾坐在**身边,偷偷拧了他一下。**表面上镇定自若,依然跟大家谈笑风生,但是手还是忍不住抖了一下。

    郑父郑母听到**这么说,心里也很开心。暗自盘算,暑假的时候,就让郑蕾跟**去京城,拜访**父母,如果谈的好,今年就把婚结了。

    “对了,二哥,你和金玲嫂子什么时候结婚啊,你们可是我和蕾蕾的媒人,总不能走到我们后面去吧?”**施展祸水东引之术,成功转移大家视线。

    “是啊,林总,你也是咱们公司领导,有股份分红的,这还没结婚,能让人相信你愿意为了公司奋斗一生吗?”李欣然大声说道。

    “李总,好像你也没结婚呢吧?我们已经商量好了,十一,大家都zhǔn bèi 好红包啊,我们可等着你们的红包出去旅游呢。”林明十分不要脸的说道。

    “你也好意思开口,哪有预定红包的?”李承龙笑骂道。

    “对了,欣然,你没dǎ suàn 赶紧找一个啊,也老大不小了,真zhǔn bèi 三十岁再嫁人啊。”李承龙说道。

    “找一个哪那么容易。要么比我有文化,要么比我事业强,否则怎么压得住我?这样的男人,都四五十了,上哪找hé shì 的?”李欣然叹了口气说。

    她zhè gè 月也不是没去相亲,但是对方要么被她气势压的抬不起头,要么是个糟老头,就没一个hé shì 的。

    “怎么就没有hé shì 的,你不要照着张总找,你照着我这样的找不就行了?我老婆当年还不是比我挣得多,长得也漂亮,都说鲜花插在牛粪上。嫁给我怎么样,牛粪有营养,多滋润啊。”业务经理孙立刚说道。

    “吃饭呢,你怎么那么恶心!还有,不要拿我跟张总开玩笑,咱们公司虽然不禁止办公室恋情,但是可明确规定,不准**领导!”李欣然笑骂道。

    郑蕾这时候眼神中透漏出一丝迟疑,然后很快消失。

    大家嬉笑怒骂,一直吃到下午一点多,然后一起下楼,小区里面有一个棋牌室,大家zhǔn bèi 打麻将去。

    郑蕾等几个女人留下收拾,就连李欣然都跟着留下帮忙。郑蕾几次开口想问李欣然,最后都忍住了,可能问出来会更糟。

    四桌麻将支开,还是在一个屋子里,打麻将的时候还不耽误聊天。只是大家都很规矩,每个人都取了一些筹码放在盒子里,最后走的时候按照筹码输赢算账,这是棋牌室老板要求的。

    **很想笑,要是对方知道,这里面有一个是市局副局长,就不会这么dān xīn 了,市里的有哪个片区的派出所敢抓副局长,一个大耳瓜子抽过去,就能让对方下课。

    说起来黄志航这人虽然嫉恶如仇,但是对于这种小赌等不wēi hài 人命的事情不太关心,他偶尔也会打打麻将,只是时间不多而已。

    “老弟,明天晚上跟我走,我介绍你认识几个人,这次事情成了,明天上任,还要多谢你的帮忙。四万。”一边打麻将,黄志航一边跟**聊天。

    “说的什么话,这不是咱的本行嘛。再说也没帮上什么忙,主要是领导信任你啊。三条。”**回答。

    “三条别动,我碰,二饼。”郑凯拦住李承龙想要摸牌的手,碰上三条。

    一直打到晚上七点,**他们输赢也不太大,大家主要是聊天来着。

    晚饭定在饭店,家里可做不起了。郑父郑母已经带着小宝先huí qù 睡觉。小宝已经放暑假,明天不用上幼儿园,所以在爷爷nǎinǎi家住几天。

    晚上又是吃吃喝喝,**白天说了,谁都不能开车,代驾那个钱,比打车都贵。所以吃到晚上九点多,**挨个把他们送上出租车,然后才拉着郑蕾的手回家。

    “蕾蕾,我们搬新家了,gāo xìng吗?”

    “嗯。”

    “嗯是什么意思,听起来你情绪不是很高啊,是怎么的了,忙装修太累了?”**关心的问。

    “没有。”郑蕾小声回答。

    “那怎么了,你说啊,是不是谁欺负你了,我去削他。”**有些急了。

    “没事,jiù shì 累了,我们回家。”郑蕾挽着**,上车。她没喝酒,可以开回家。

    晚上自然又是一夜**,第二天**醒来的时候,郑蕾已经去上班了。他们学校还有最后两个星期,一星期考试,然后批卷还要一个星期,七月中郑蕾才能真正放假。

    感谢葫芦仙儿xiōng dì 的800打赏,热情求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