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jǐng局给,jǐng局当然给不了你多少钱,有那么多钱,我们自己人还不改善一下生活?是报案人给,他悬赏金额可是很可观的,一百万,怎么样,动心吗?”黄志航看着**,得意的说。

    一百万?**当然动心,但是还是有些失望。本来以为能是一个豪客,给个千八百万的,自己顺便把那个一千万的任务完成,抽奖三次呢。但是才一百万,差的太远了。

    “怎么,一百万你还嫌少?”黄志航看着**一脸的失望,有些郁闷的问。

    “不是嫌少,而是觉得这一百万不一定好赚。你说出来,我能不能不接zhè gè 活?”**问道。

    “可以,只要你保证不说出去,我们自然不会说出去,说实话,跟你说zhè gè 事情,我们也是冒着犯错误的风险呢。”黄志航点点头说道。

    “那就行,你说吧,我看看有没有把握。”**这才放心。

    “你可拉到吧,现在整个冰城干你们这行的,都说你是最好的,没有之一。你要是也办不到,恐怕就没人能办得到了。”吴福林说道。

    “吴哥说笑,都是同行们捧的,其实大家差不多,只是我运气比较好而已。”

    “诶,别人不是说了,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就放心听着,然后顺带手帮我们一把,还能赚一大笔钱花花,何乐而不为呢?”黄志航说道。

    “好吧,你们人多,我说不过你们,黄哥,赶紧说情况吧,我仔细听着呢。”**苦笑着摆摆手。

    “是外地来的一个富豪,说是家传宝物被盗,倒霉的是就在我们江·北·区。宝物是一个佛塔,七层的佛塔,大概矿泉水瓶这么大,里面供奉的是他们先祖的遗物。不知道怎么回事,前天听说在来这边旅游,结果放在宾馆的佛塔就被盗了,据他所说,佛塔纯金制造,还是古董,价值在一千万以上,是美元。所以报案到市局,市局押给分局,我说我怎么上任这么容易呢,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要是这件案子办不好,虽然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是以后升职,可就麻烦了。”

    黄志航刚上任的喜悦之感早已消失,这也是为什么今天他上任,没有跟分局同事一起庆祝,这么大一个案子压下来,他哪有心情庆祝?

    前任那个老家伙难怪会提前退二线养老,还顺便把他忠心的手下都外放去各个派出所,原来是躲灾呢!

    “旅游会带着这么贵重的东西?一千万美元,该不是来找买家了吧?”**问道。

    “谁不说是呢,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jiù shì 没有证据啊。总之别人东西丢了,还是极为珍贵的物品,赖上我们了,你说咋办?要是把案子破了,东西找回来,他不但给提供线索的人一百万现金奖励,还会给我们分局市局捐献一批车辆,价值不会低于二百万。我们局长眼珠子都红了。”

    “报案人的照片,姓名,现在居住的地点,佛塔的照片,还有你们所掌握的资料,都给我一份,三天,我能帮你们判断出,东西是否还在冰城。”**没敢把话说得那么满,留有一些余地,万一真找到了,那还好,要是没找到,夸下海口,多丢人,还让黄志航在他小弟面前丢脸啊。

    “行,资料我带来了,复印的,你看一看,可以用笔记录,用手机拍摄,但是绝对不能带走。”华威从包里掏出一份资料,递给**。

    **拿起来仔细翻看一遍,然后合上,也没记笔记,也没拍照片。

    “张老弟,不是我教条,是真的不能带出去,一旦资料流传出去,不但是我,局长也会有麻烦。”华威以为**生气了,赶紧解释。

    “没事儿,华哥想哪儿去了,我是看完了,资料记在脑子里,不用拍照,也不用记在本子上。”**用手指指nǎo dài 。

    “你看了一遍就全记住了?”吴福林不敢相信的问,要不是zhè gè 人是局长找来的,他真想骂一声狂妄。

    “我不会拿一百万开玩笑,我记xìng比较好,擅长速记,一般看过一眼的东西,一个月都忘不掉,所以绝对不是敷衍你们,我真的记清楚了,这一百万,我要了!”**自信的说。

    “难怪张老弟年纪轻轻,就能打拼出偌大的家业,果然有过人之处。那就预祝张老弟马到成功。”吴福林举杯说道。

    “hā hā哈,大家你好我也好,放心,功劳肯定是你们的,我jiù shì 一个提供线索的人,领取花红就行了。”**很明白的说道。

    大家心照不宣,一顿饭吃的十分融洽。

    十点多,**回家,为了què dìng 郑蕾回父母家,**特意打个电话过去,表示关心,然后才拉上窗帘,取出魔镜。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zhè gè 佛塔在哪里。”**选定目标,从物品本身下手,总能轻松找到吧?

    擦,怎么这么黑啊,这是在箱子里面?什么箱子,放大,还是黑漆漆的,转一圈,一点光都看不见。这到底是在箱子里面,被遮挡住,魔镜无法放大,还是已经被毁掉了,搜索不到目标?

    可惜魔镜没有给出dá àn ,**不得不转移目标。

    “魔镜魔镜,让我看看杜强在干什么。”

    杜强jiù shì 那个丢失了佛塔的外地富豪,现在正在宾馆里待着。不对吧,丢了这么贵重的东西,怎么脸上一点看不到焦急、难受、伤心等任何负面表情,还在悠闲的看球赛,这完全不对啊,一定有问题!

    可是盯了一个多小时,zhè gè 杜强一个电话都没打,也没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让**十分失望。计划错误,zhè gè 杜强要么已经找到佛塔,要么没丢,要么jiù shì 买了巨额保险,没有损失。否则怎么也解释不通,他怎么会这么悠闲的看球。

    一直到杜强睡觉,**又用魔镜搜索了一遍佛塔,还是一无所获,黑漆漆的画面,什么都看不见。

    **都要疯了,跟人家夸出海口三天给信儿,结果上来jiù shì 一个死胡同。自己原本还惦记那一百万的酬金呢,现在还是想想怎么才能不让黄志航太丢面子吧,自己丢面子无所谓,反正他的面子在当年duì fù 监理业主的时候,早就丢到江里,被大水冲走了。

    太累睡着了,抱歉。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