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康听见舍利子三个字,本来佝偻的背瞬间挺直,双眼瞪得溜圆。

    “舍利子!你què dìng ?到底是哪位高僧,是哪个部位的舍利子?”孙康急切的问。

    “这些消息都不què dìng ,但是佛塔确实有舍利子的信息,这么多年生意,我没骗过你,以后还要hé zuò ,引开jǐng察的风险也是我们承担的,多要一点钱,我认为很合理。”

    “都不què dìng ,你说有就有吗?万一没有,你拿了钱走了,我这边损失怎么算?你zhè gè 佛塔不能在国内出货,我需要运道海外,你知道这出去一趟,要多少钱吗?我担的风险也不小,你的价太高,我可以给你三千万。”孙康一听什么都不què dìng ,热情冷却了许多。

    “孙老板,这可不是成心的价,这样吧,你huí qù 再kǎo lǜ 一下,我也联系一些其他的买家,说实话,要不是急用钱,zhè gè 我们说什么都不会出手,舍利子,延年益寿啊。”

    **看着zhè gè 人带着佛塔离开,而孙康并没有阻止。他转移视线,盯着zhè gè 人,反正孙康有跑不了,冰城可是有着他许多bsp;yè 的。

    **开着车,跟着zhè gè 人,看到他并没有回酒店,而是转弯来到一家饭店,可能是吃饭吧。

    **仔细观察一下,小饭店,没有摄像头,他què dìng wèi zhì 以后,将魔镜收起来,然后让蜘蛛怪隐藏在他衣服口袋里,一会儿催眠zhè gè 家伙,把东西弄到手,舍利子,他听着也很有兴趣。

    路过zhè gè 人身边,**坐在他身后,点了两个菜,一碗饭,快速的吃饭,然后结账离开。跟着zhè gè 卖家也站起来,拎着箱子出门,门口趁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将箱子交给**,然后开车离开。

    **将车开到一个地下停车场,里面光线昏暗,然后坐在后座,打开箱子。

    擦,有密码,zhè gè 蜘蛛怪办事太不靠谱,竟然没问密码,这tm咋整,难道再追上去催眠一次那个家伙?

    没想到蜘蛛怪伸出一条腿,在箱子上划一下,竟然直接将箱子划开,这可是高xìng能合金的箱子,传说是做太空船用的,竟然被它用腿就划开了?

    **这才发现,原来蜘蛛怪还有zhè gè 本事,灵葫器灵没有介绍,他也一直没发现。

    打开箱子,一个金sè佛塔出现在**眼前,跟在照片里的一模一样,在孙康那看到的,也是zhè gè ,没有错。

    用手拿起来,还挺沉的,至少有一公斤以上,光是黄金,就值不少钱,但是显然当作古董,价格百倍啊。

    晃悠一下,没有任何声音,里面难道是实心的?金子的密度多少**不清楚,但是zhè gè 看起来跟他上次卖的十根金条差不多大,却没有那么沉,显然应该是空心的才对。

    外面有许多花纹,**看了半天,也没看到任何一个汉字,难道线索在佛塔内部?可是怎么打开啊,直接切开?要是什么都没有,zhè gè 佛塔可就毁了。

    **有些犹豫,不知道怎么办,佛塔底座有一个小孔,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但是应该能穿过一根针,不知道蜘蛛怪变小以后,能否穿过去。

    “蜘蛛怪,你能钻进去吗?看看里面有什么机关没有,zhè gè 佛塔怎么打不开?”**问道。

    蜘蛛怪有一条腿比划一下,然后迅速变小,最后**肉眼都看不见,然后真的钻进去了!

    “主人,里面是中空的,中间有一个悬空篮子,里面有~~舍利子!”

    什么?舍利子就在佛塔内部,尽然用巧手制作出如此器皿,悬空放置,晃动也不会发出声音,这谁能想得到。

    “能打开佛塔吗?”**问道。

    “好的,里面还真有机关,我打开,舍利子炼丹成功,能否分我一点点?”蜘蛛怪问道。

    “炼丹?我倒是想,可惜我不会。等以后有会的人出现,我们再炼丹,到时候肯定不会亏了你,毕竟你是最先跟我的妖jīng。”**承诺道。

    “多谢主人,你把手放开。”

    **将佛塔放在后座上,眼看着佛塔竟然在他眼前开了一个小口,然后一个滚圆的珠子被蜘蛛怪推出来。

    佛塔内部果然有机关,不知道设计它的人会怎么打开,外面根本找不到任何机关,否则杜强他们入手这么长时间,总不可能不把舍利子取出来,zhè gè 的价值,远在佛塔之上。

    **发现zhè gè 舍利子跟玻璃弹珠差不多大,微黄sè,闻闻没有任何wèi dào ,但是看到蜘蛛怪渴求的样子,又听闻此物可以延年益寿,他觉得一定是个好东西。

    佛塔要还huí qù ,zhè gè 在他手里,可jiù shì 赃物,还huí qù ,不但黄哥能立功,他也能得到一百万的赏金,合法shōu rù 啊。

    只是拿出zhè gè 舍利子,佛塔的重量一定会发生变化,自己不熟悉,可能感受不出来,但是杜强他们一定能发现,到时候一定会找自己zhè gè 提供消息的人麻烦。

    **开车到文具店,买了一个差不多大小的透明弹珠,稍微小一点,又回家裹了一层面,然后塞进佛塔里面,让蜘蛛怪重新将佛塔关闭,huī fù 原样。

    孙康打电话过去,他觉得zhè gè 佛塔虽然不值那么多钱,但是舍利子的消息可是无价,他身后的老板告诉他,应该赌一把,如果赌中了,他也会被赐予一颗药丸,保证延年益寿。

    但是电话通了以后,却传来卖家的怒骂,说什么自己偷了他的东西,还假惺惺的说同意他的报价,让自己赶紧把钱送来,否则鱼死网破。

    孙康第一fǎn yīng ,jiù shì zhè gè 东西丢了,但是不可能啊,他们jiù shì 大盗,有人能从他们手里偷东西?唯一的可能jiù shì ,他们找到了新的买家,东西已经出手,然后麻痹自己,免得节外生枝!

    tmd,在冰城竟然有人敢截老子的胡,真当我孙康这些年是白混的,老子身后也有人,你们既然敢截胡,老子就敢明抢,别让我查出来,是谁接手!

    蜘蛛怪的催眠果然厉害,**到卖家住的快捷酒店楼下,蜘蛛怪悄悄爬上去,很轻松的再次将zhè gè 人催眠,然后让他开车出来,**跟他在停车场会面,佛塔重新让他拿走,不过这次不是原来那个箱子,而是一个新箱子,大小一样,材质可就差了十万八千里,而且没有密码,只有一个简单的扣锁。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