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黄哥,已经锁定目标,你赶紧亲自带人抓捕。对方是否有兵器我不què dìng ,至少我没发现。就在杜强酒店对面的如家快捷,3006房间,佛塔一定在他手上,银白sè的箱子。快点,晚了可就又找不到了。”

    **等到zhè gè 人huí qù ,才打电话催促黄志航,让他赶紧来抓人,至于能否审问出此人跟杜强的guān xì ,jiù shì 他们的事儿,**只是来拿赏金的。

    挂断**电话,黄志航马上命令华威点齐人手,全部都配枪,穿避弹衣,然后没开jǐng车,而是开着普通的面包车赶往如家。

    “当当当。”

    “谁啊?”3006房间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

    “先生,打扫房间,顺便更换卫生间的用品,请开下门好吗?”

    门刚打开一条缝,就被大力踹开,然后扑进来四个人,死死的按住这位,其他人迅速冲进房间,搜索赃物。

    “局长,找到箱子了,佛塔,果然是佛塔!”华威亲自把箱子拿过来,找到赃物,这件案子就破了一大半。

    “带走,留下四个人看守这里,马上通知局里,派专家搜证,严密封锁消息,以免他还有同党逃脱!”黄志航一挥手,大家手枪,压着此人离开。

    啪,一盏台灯打开,灯光刺着他的眼睛。

    “姓名。”一个老jǐng察面无表情的问。

    “还tm不老实,是以为我们不敢给你上手段吗?要不要尝尝我们的古法刑讯?还挺硬,小崔,给他脸上贴上一张卫生纸,咱们请他喝点矿泉水。”

    一张卫生纸糊住他的鼻子和嘴巴,然后倒上矿泉水,迅速让他窒息。他拼命用舌头顶开卫生纸,但是马上又落上一层,如此一分钟以后,他的手脚开始挣扎。幸好现在用的都是塑料手铐,要是钢的,他的手腕肯定有挣扎后的伤痕。

    卫生纸揭下来,然后老jǐng察什么都没问,重复一遍贴卫生纸倒水。如此三次以后,才开始正式询问。

    “姓名。”

    “苏康。”

    “年龄。”

    “三十三。”

    “户口上登记住址。”

    ……

    “你与你用的电话号码机主苏青是什么guān xì ?”

    “她是我妹妹。”

    “认识杜强吗?”

    “不认识。”

    啪,老jǐng察拍了一下桌子,厉声说道:“不认识他的东西会在你手上?老实jiāo dài ,别以为电影里面的那种情况会在你身上发生,没有人会来救你,律师也不行。只要我们不想让你见到人,至少72小时,你除了我们两个,谁也看不见!”

    审问还在jì xù ,但是zhè gè 苏康可能还等着杜强捞他呢,jiù shì 不往外咬杜强,所有事情都是自己扛着,哪怕是jǐng察再一次上手段,他也咬死是自己捡来的箱子,在哪捡的,忘了。

    黄志航通知杜强,佛塔已经找到,请杜强过来查认。杜强接到zhè gè 电话,心里大惊失sè,然后赶紧从包里拿出望远镜,看向苏康的那个窗户,里面站着穿制服的jǐng察!

    tmd,zhè gè 苏康,怎么搞的,竟然会被jǐng察抓住,不是让他赶紧出货吗,脑子被驴踢了吧?

    本来好好的一石二鸟之计,这边吸引jǐng察,那边出货,然后家乡还买了一份巨额保险,虽然走程序需要很久,但是他有信心,最后把他办成铁案,再弄一笔保险赔偿金。哪知道找了这么一个白痴队友,希望他没把自己供出去,赶紧想bàn fǎ 让jǐng察结案,对了,佛塔说什么今天也要拿huí qù 。

    杜强直接带着支票来到jǐng局,一百万的支票请jǐng局转交给提供消息的人,至于zhè gè 人是不是jǐng察家属,他根本不关心。另外两百万的车,他当场从4s店定了十九辆哈弗h5,别人一听是捐给市局的,马上特事特办,派十九个销售维修人员直接把车开到市局,一排新车,停在市局门口,十分惹眼。

    “黄局,这件案子是你督办的,也是你带队侦破的,交接的事情你处理好了,这些车,其中有五辆,是你们江北分局的。局长拍着黄志航的肩膀说道。

    本来按照冰城的规模,一个分局一辆正正好,市局还什么都捞不着。但是毕竟是江北分局督办的案子,黄志航以为能拿到三辆就算顶天了,没想到一下子弄倒五辆,这下子江北分局车辆使用能松快许多。

    “杜老板,这么说吧,zhè gè 一百万的支票,通过我们手转交不好,但是你既然拿来了,我就帮你联系一下那个提供消息的人,你亲自感谢他好了。车辆捐赠文件你签署一下,感谢你对冰城全市干jǐng的大力支持。”

    杜强光是文件签字都弄了半个多小时,然后见到**,将一百万支票交给**。杜强很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要记在心里,zhè gè 人,等到苏康出来以后,一定要报仇!你拿了老子一百万,到时候老子不但钱要拿回来,还顺便收了你的命算作利息!

    **笑眯眯的拿着一百万的支票,拍了一张遮挡眼睛的照片留作资料证据,当然,为了避免这些jǐng察眼红,gù yì 泄露他的资料,**也承诺,会捐出十万块,给江北分局所有办公室都装上空调,改善办公环境。明天就会有空调公司的人过来调查,商定每个办公室应该装多大的空调,保证都是无氟省电的好空调。

    至于这笔钱装空调要是还有剩余怎么办,那就不是**所能关心的问题。

    等到所有钱财领干净以后,杜强开始所要佛塔,说是要赶紧回家,这里不安全。黄志航这边敷衍他,说是作为证物,至少七十二小时不能拿走,还需要杜强提供佛塔是他的证明,等到七十二小时以后,他们会特事特办。

    杜强撒出去三百万,佛塔还没拿回来,心里的郁闷可想而知。他转而又提出一个要求,想要见见那个大盗,看看他认不认识。

    黄志航满足了他zhè gè 要求,不过是在外面的摄像头观看,不可能让他跟嫌犯面对面接触。

    而此时,苏康终于是熬不住了,进来这么久,水倒是没少喝,可是不让上厕所啊,他就要尿裤子了。

    杜强zhè gè 该死的混蛋,竟然还不来捞他,不知道弄个律师在场吗,自己也能少受一点罪。

    忽然墙边一面百叶窗拉开,透过玻璃,苏康清楚地看到杜强在和那个抓住他的jǐng察局长勾肩搭背,谈笑风生。妈的,想要老子背黑锅,你在外面**快活,休想!

    zhè gè 是jǐng察局的一种手段,单向玻璃,分开审讯,专门离间同伙,看来今天的效果也不错。

    “是他,jiù shì 他把东西给我的,他才是主谋,他是贼喊捉贼!”苏康大叫道。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