案情竟然来了一个戏剧xìng的转折,这次再一次惊动市局局长,亲自过来参与审问,què dìng 无误以后,将杜强也扣留。

    你不是想要跟佛塔在一起吗,现在成功了,都在jǐng局里住着吧。

    佛塔最终还是要还给杜强,但是杜强涉嫌报假案,并且那边已经申请保险赔偿,涉嫌诈骗,估计没个五年时间是不要想出来了。

    最后竟然又查到佛塔是文物,本不属于杜强,又给他按上一个偷盗文物罪名,这下子在里面就更久了。

    这件消息被市局作为宣传重点,上了冰城新闻,虽然没能够上龙江新闻,但是也在冰城中成为一件大家茶余饭后谈论的话题。

    尤其是那个被遮住脸的神秘线索提供者,一百万的奖金轻松拿到手,看着那张支票,所有人都很羡慕。

    别人不知道zhè gè 提供线索的是谁,但是jǐng察们都知道。**将支票在jǐng局账户上转了一手,拿走九十万打到自己账户里,留下十万捐款,给江北分局改善办公条件。

    江北分局这些人是满意了,十万块,买了二十多台空调,连食堂都装上立式新空调,可谓一分钱没剩下,他们还贴了几百块。

    江北分局是此次事件的最大的赢家,功劳最大,车最多,现在居然还tm有人捐空调,我们市局就不需要吗?

    黄志航还是市局副局长,市局里面的后勤部门,财务部门就找他问过,车辆是局长分给江北分局的,但是空调江北分局哪里用的了那么多,以前你们分局不是就有不少空调吗?

    黄志航说了,分局以前是有,但是不是每个办公室都有,还差着七八台呢。

    是啊,差七八台呢,但是你们买了二十多台,给市局匀一点吧?

    江北分局是够了,那下面的派出所呢?说实话,这次五辆车,分局就留了两辆,剩下的三辆都奖励给今年上半年治安最好的三个派出所,其他的派出所没有车,空调你总得kǎo lǜ 一下吧,全分了。

    那些想要分一杯羹的,都被黄志航顶huí qù ,尤其局长发话,市局这些车,也由黄志航进行分配,这下子那些分局更要巴结他,一些下面县局的,当天就赶到市局,一个个都拉着黄志航,说要请他吃饭。

    黄志航也用考核搪塞了他们,市局每年都对各分局进行考核,上半年最好的十个分局,就能得到一辆车,其他的留在市局使用,市局的刑jǐng队什么的车辆早就不够用了,他也是刑jǐng队长升上来的。

    这些人打不到黄志航的主意,转而瞄上了给江北分局捐献十万的线索提供者。尤其是市局这些领导,认为这些钱就应该给市局,凭什么就给那个人那么多钱,市局和江北分局那么多干jǐng奋斗这么长时间,你一个线索就拿了一百万,怎么说的过去?

    还有人说应该把**账上的钱扣下,至少让他捐出来一半才行,但是黄志航跟他们说,已经打到别人账上了,难道你再扣回来?以什么名义?jǐng察办案还要钱?

    这些头头脑脑捶胸顿足,都说黄志航不该这么快把钱打过去,还埋怨市局财务处长,说他手那么快干什么。

    市局查无处长也觉得愿望,这些钱是通过分局的账户打过去好不好,根本就跟我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我这是躺枪了啊。

    也有些领导,照着**留下的电话打过去,想让**再捐一些钱出来,反正你也是yì ;之财,多捐一点嘛。

    第一次接到电话的时候,**还东拉西扯,老子拼命弄来的奖金,凭什么就要给你?再说了,真正辛苦的人我捐过钱了,你们这些人都没参与的,要什么钱?

    结果一个电话挂断,又一个打进来,跟上一个不是一个部门,意思倒是一样的,要**捐款。**自然是jù jué ,老子jiù shì 不捐,你能怎地?

    到后来,**一听说要捐款的,二话不说就把电话撂了,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这些领导平时都是给别人脸sè,什么时候轮到看别人脸sè了,还只是一个小小的公司老板,看我们不卡死你!

    结果调查发现,公司竟然开在江北,江北分局的管辖地界,市局总不好越过江北分局伸手,zhè gè 看起来好像是黄局长罩着的,他们只能偃旗息鼓。

    但是不能伸手要钱,不代表不能给你下绊子。不知道怎么回事,**的信息就在整个冰城jǐng察系统传开了。有说此人是黄局长的小舅子的;有说**是市局局长的guān xì ;还有的说是省里的guān xì ,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

    结果要**捐款的,变成了什么红·十字会,什么助学基金,什么养老院,什么孤儿院,**大部分都没听说过。再说了,这些单位要么是私人的,跟**一点guān xì 都没有;要么是国家单位,有zhèng fǔ拨款呢,**这点钱,砸进去连个水花都看不见!

    不管是谁的电话,一律不捐,后来**一气之下,把电话号码换了,然后新号码发给电话簿存着的人,就再也没接过捐款电话。

    但不管怎么说,**在冰城jǐng察系统里,算是火了。

    “喂,**,你小子发了大财,也不说请我zhè gè 老朋友吃顿饭,怎么,是不是家属管的太严?”

    **没想到,竟然接到李菲菲的电话,zhè gè 人黄志航可是跟他说过,背景大大的(请用翻译官的语气阅读这五个字),要是娶了她,少奋斗一二十年啊。

    “行,你说地方吧。”**很tòng kuài 的答应,不能成为男女朋友,成为普通朋友也不错啊。

    “宏·伟路太福楼,晚上六点半,没问题吧?”

    “没有,准时到。”

    **打个电话给郑蕾,说是晚上约了人吃饭,让郑蕾不用等他。郑蕾说正好,今天卷子终于弄完了,明天考试,他们几个老师还说一起吃饭呢,正想给**打电话,结果电话就先响了。

    **开着车,提前到太福楼,等着李菲菲。李菲菲也是开车过来的,一辆白sè本田,具体车型**不认识,但是估计也就十万zuǒ yòu ,看来她不算太高调的女衙内。

    “呦,新车啊,q7?你小子该不会是把奖金换成这辆车了吧,太奢侈了,你那个小公司一个月才赚多点,有买车这钱,不如投资点别的。”李菲菲晃着nǎo dài 说道。

    “早就买了,奖金那钱拿的我zhè gè 难受,一定是有人在整我,逼我吧电话号都换了。我也是拼命才得来的,我开的jiù shì 调查公司,那么多人等着分钱,zhè gè 捐一点,那个捐一点,最后我还得往里面搭,你说我容易吗?”

    求推荐,求**!!老四拜谢!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