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蕾看到**竟然做好饭了,还有些yí huò ,这家伙不是懒得要死吗,今天怎么这么勤快,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是看着**一脸的笑容,似乎又是好事,难道这家伙又赚钱了?还是又淘到什么古董,即将发财?

    “今天监考还顺心吧,有没有那些特别捣蛋的学生,啥都不会,就等着抄的?”**一边往锅里下锅底,一边问道。

    郑蕾夹了一筷子羊肉涮了一下,吃进嘴里,wèi dào 还真不错。

    “还行吧,我们是按照上次月考成绩排座,那些不学习的学生,就算是抄,也只能跟自己差不多的抄,能有什么进步?你今天很兴奋啊,怎么了,有什么好事儿?”

    “老婆大人太聪明了,我跟你说,你可得挺住啊。”**得意的说。

    “什么我就挺住啊,拣着金条了?”郑蕾打趣说道。

    “差不多,我中奖了!”证件仰着下巴,骄傲的说道。

    “中奖了?又是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排列五,你怎么还玩那个,中了多少,又是十万块?还是这次中的多点?”

    “不是排列五,是七星彩,大奖,你猜猜有多少?”**挑挑眉毛。

    “大奖?难不成还是五百万?”郑蕾嗤笑一声。

    “老婆你太聪明了!jiù shì 五百万,你怎么一下子就猜到了!”**大声说道。

    啪嗒,郑蕾的筷子掉在地上。

    “你中了多少?”

    “五百万啊,你不是猜到了吗?”

    “五百万!你中了五百万!这可不是开玩笑,我接受不了。”郑蕾捂着胸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觉得**是在逗她开心。

    “真的,你看,我这是我和彩票的合影,这是我兑奖的上税单据,这是我账户的短信,你看看,今天转入四百万,是扣了税的。”**将一样样证据摆在郑蕾面前,由不得她不信。

    “你,你真的中了五百万?”

    “当然是真的,比真金还真!gāo xìng吧,想好买什么了吗?”**问道。

    “买什么啊,现在咱们房子车子都有,你也有公司,有稳定shōu rù ,zhè gè 给你爸妈吧,你说他们一直都是跟你大哥住一起,你大哥也刚买房子,装修都是贷款,肯定手里没多少钱,这些钱给他们用算了。”郑蕾乖巧的说道。

    “既然你没想好,那我是这么想的,跟你商量一下哈,要是不同意,你直接说。我zhǔn bèi 拿这些钱去投资,短期的,一个月为限,要是赚了,以后就jì xù 做zhè gè ,要是赔了,也赔不了多少,以后就不碰zhè gè 了。你也知道,我zhè gè 公司有时候能yì ;收到一些内部消息,我上次不就跟凯哥一起赚了不少?”

    “又炒股啊,今年他们都说股票行情不好,一直在跌,你上次那是走运,可不会再有那么好的运气了。”郑蕾dān xīn 的说。

    “没事,反正一个月,我挺得住,要是赔了就当买jiāo xùn ,这次不拉着凯哥,我自己来,你也别跟别人说我中奖了,万一真赔了,多丢人啊。”**弱弱的说。

    “好吧,你决定了,那就去做吧。酒呢,这么gāo xìng的时候,你竟然没买酒?”郑蕾又说道。

    “买了,差点忘了,是香槟,冰镇着好几个小时了,我去开。”

    可能是因为中奖刺激的,晚上郑蕾也出奇的兴奋,让**连续三次才摆平她,平时一次就能搞定。

    连续盯了白志刚、孙大富和孙康三天,孙康基本上都是收旧钱币和金银为主,根本就不投资别的,可能是不懂,也可能是不喜欢。

    孙大富也不碰金融,基本上jiù shì 投资房地产,虽然今年国家调控,很多地产价格都有些下降,但是只要放在那里,用不了两年,价格还会升起来,升的会更高。

    只有白志刚,偶尔还看看股票基金什么的,但是没有一次出手,让**想跟风都跟不上。

    **猛然想起来,上次看白志刚联系的他那个投资经理人,好像是叫老王来着,可惜没有电话号码,自己应该想bàn fǎ 。白志刚的钱很可能是zhè gè 老王在帮忙投资。毕竟cāo纵股市,可不能经常干,否则一定会被证·监会抓住,白家也不是万能的保护伞。

    **决定采用最笨的一个bàn fǎ ,到交易所,找到最好的理财经理,看看他手底下的钱都投资在哪儿,然后能赚多少。

    正好公司不远就有一个期货公司,**进去以后,找到他们投资收益最高的一个人,看看他在帮别人投资什么,赚的多不多。

    蜘蛛怪瞬间将zhè gè 理财经理催眠,然后**问了半天,原来这小子现在投资在亏损中,他鼓动客户买炒期货,还是钢材。哪想到国家调控,在加上国际大环境,钢价不断走低,按照总公司的分析,钢价至少还得跌一个月,现在要是入行沽空,一定能赚大钱。可惜他当时给客户买的涨,赔惨了,正想多拉一些人进来,否则有可能要被平仓啊。

    一旦账户被平仓,那可jiù shì 血本无归,到时候他就算不跳楼,也会有大把的人等着砍死他!

    买钢材,沽空。这几个字被**记在心里,然后迅速换了一家期货公司,同样的方法催眠一个金牌理财经理,zhè gè 人跟上一个理财经理分析一样,钢材还会跌,具体要跌多久两人看法不同,但是都认为本月会跌破3600元/吨,现在的价格可是3950元/吨。

    3950,十吨算一手,**zhǔn bèi 就做zhè gè 了,账户里所有的钱凑在一起,正好七百多万,就拿出七百万投资,十倍杠杆,这要是真的3950卖空,3600买回来平仓,能赚几百万呢。

    **随便催眠了一个理财经理,投资了不到七百万,就买了1700手的钢材,按照这些公司分析,跌是一定的,但是本月是否能跌倒3600,还是下个月才能跌倒3600,没人说得准。

    把所有的钱都投进去以后,**感觉心里空落落的,本来账户里还有七百多万,现在就剩下几十万,有一种一朝回到解放前的感觉。

    这可是没有什么暗箱cāo作,期货,他还是第一次参与,就压上了几乎全部身家,**也不免有些紧张,几乎每天都盯着钢材价格变化,看到稍微有一些波动,心里都紧张不已,还要总体没发生yì ;,连续好几天,都是在跌。

    照这么下去,月底到3600还真不是难题,自己按照理财经理的说法,至少能赚五百万以上,那本月的任务绝对就能完成了!

    求各位书友推荐支持,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