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份一开始,钢材价格就开始回升,一下子就把**吓住了,不敢jì xù 做空,听说是国家出手,zhè gè 还能再降价?

    但是后来这一个月真的一吨又降了一百多元,那时**捶胸顿足,但是也于事无补,谁让当初他没这种胆气呢。

    七月份公司工资发完,**跟郑父郑母说一声,自己想要带**去看望父母,郑父郑母一口答应,并且还催促他们快点去,早就应该去什么的。

    **一脸的得意,攻克你爸妈,你想不嫁给我都不行,郑蕾则脸sè微红,这可是她第一次去见家长,不知道**爸妈是否喜欢她。

    两人买好三号的火车票,软卧,下铺,然后买了一大堆可能父母根本就不需要的冰城特产带去京城,这是心意。

    火车是晚上开,第二天早晨到,睡一觉就到京城,十分方便。软卧跟硬卧不同,更宽敞,一个房间四个铺,自带电灯,空调和可以插上的房门。

    **这还是第一次坐软卧,带着一大堆东西,虽然是暑假时间,但是已经不是旅游旺季,也不是开学时间,人倒是不多。**肩膀上挎着两个包,手里拖着两个大箱子,全身挂的满满当当,而郑蕾只是右手拿着一个包,左手拎着几瓶水和零食,十分轻松自在。

    呼——总算是上车了,虽然东西对**来说一点都不沉,但是天气太热了,车里有空调,吹着凉风多舒服啊。

    一直到开车,也没看到房间再进来任何一个人,zhè gè 房间四个铺,但是只卖出去他们两张票,也jiù shì 说,关上门就她两人,想干嘛干嘛~~

    郑蕾拿出一个平板电脑,靠在床上看电影,**百无聊赖,拿着手机看小说,但是一会儿就觉得太无聊,看看郑蕾两条白生生的大腿,sè心顿起。

    “老婆,十点了,我们睡觉吧。”

    “好啊,你先睡,我把这集看完,是不是声音大你睡不着,那我带上耳机。”郑蕾看韩剧正入迷呢,怎么能半途而废,看不完这一集,根本睡不着觉啊。

    **一看她没理解,于是从包里拿出洗漱用品,去洗脸刷牙,等到一会儿回来,她也就差不多看完了,到时候~~嘿嘿!

    在刷牙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旁边yī zhèn 风吹过,好像过去一道黑影。**茫然的抬起头,什么都没有啊,难道是错觉?可是这是软卧车厢,虽然不像动车密封xìng那么好,在走廊也不应该感受到风啊。

    洗漱完毕,上个厕所,**搓着手就往房间走,速度很快,心中一团火啊。

    路过一个房间的时候,听到里面有人在说话。起初**没在意,才十点多,很多人都睡不着呢,可能是在聊天吧。

    但是很快传来一声女生的尖叫,**顿时感觉不对,马上想要拉开那个房间的门,里面反锁,只有乘务员才有钥匙能打开。

    梆梆梆,**用力的捶着门。

    “开门,怎么了,说话啊,乘务员,这里有女人的尖叫。”**大声喊道。

    周围的房门全部打开,一个个人探出头来,还有的睡眼朦胧,似乎刚才已经睡着了。

    “谁啊,干嘛呢,这都几点了,你不睡觉别人还睡觉呢!明天还要见客户,你能不能有点公德心!”

    “不是,zhè gè 房间有女人的尖叫声,我听见了,但是敲门没人开。”

    **正说着,zhè gè 房门打开,出来一个穿着背心短裤的男人,看这身材,太壮实了。个头也比**高半头,两人距离太近,**不得不仰视他。

    “你小子有病吧,我和我女朋友干什么管你什么事儿,两人开玩笑,吵着你了?你是隔壁铺的?”

    “不是,我jiù shì 听见一个女人的尖叫声,所以才敲门,你们倒是回个话啊。”**弱弱的说。

    “我们为什么要回话,我们认识你吗?”一个女人穿着半袖热裤出来,身材不错,长的也挺好看的,但是脸上的表情确是十分愤怒。

    乘务员也来了,问了问情况,证实两人的房间确实就他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两人既然说是情侣,女人也坚决不承认男人有打她等行为,尖叫是两个人在玩闹而已。

    乘务员好说歹说,**又不得已给人家道歉,才狼狈的回到自己房间。

    可怜的郑蕾竟然还在看电视,刚才**被人看猴儿似的,她竟然不知道!不知道也好,让郑蕾也看见刚才的情景,**更不愿意。

    **把门插上,窗帘拉好,然后蹭上了郑蕾的床铺。

    “干嘛啊,这么小的床铺,你不嫌挤啊。”郑蕾说道。

    “不嫌,空调温度太低,我冷,挤挤热乎。”**贱贱的说。

    “空调温度低你调一下啊,这里是可以调的,还用得着两人挤在一起取暖?你~想~干~嘛?”郑蕾一下子就戳穿**的谎言。

    “你说我想干嘛?”**一把抢过平板电脑,扔在自己的床铺上,然后整个人扑上去。

    “别,我那个来了。”郑蕾死命的推开他。

    “啥?不是开玩笑吧,多刺激的地方啊,你怎么偏偏就来事儿了呢?不应该是明后天才开始吗?”**一脸的沮丧,太悲剧了,自己可是酝酿了半天情绪呢。

    “这事儿也是我能控制的?而且就提前了一天嘛,也很正常。你乖乖的睡觉,我去洗漱,顺便上个厕所。”郑蕾拍拍**的脸蛋,笑盈盈的走出去。

    **颓然的躺在床上,心里那个郁闷啊。长夜漫漫,就这么干睡过去?

    无聊的**运起顺风耳,想要听听隔壁在聊什么。但是空调是循环风,**zhè gè 有着极大弱点的顺风耳竟然听不到什么,完全被废掉了的异能。

    脑海中忽然回想刚才被那个房间公母指着鼻子训斥的场景,怎么觉得那个男的有点眼熟,但是他què dìng 绝对是第一次jiàn miàn ,难道是以前不经意的时候有过照面,自己没什么yìn xiàng ?

    忽然听到郑蕾的尖叫声,**一激灵,出事了!他马上从床上窜起来,拖鞋都没穿,光着脚就冲出房间,往车厢中间的厕所方向跑去。

    求推荐,**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