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越扯越远,**就在旁边听着,这帮人什么都能侃啊,从全球气候变暖,到隔壁家养的鹦鹉死了,从金融危机,到鸡蛋涨了一毛钱,从国家领导换届,到单位门卫老头退休,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间知道kōng qì 啊。

    **觉得自己都插不上话,可tm今天是给老子接风好不好,你们在一边聊得很嗨皮算怎么回事儿,就没人跟我聊聊天吗?

    然后**才发现问题,别人都是聊一个话题,然后喝一杯酒,但是自己上来就跟每个人干了两瓶,估计他们是怕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只能强行插入一个话题,正好是说今年奥运会,可惜**完全没有关注过,东拉西扯一通,总算是把自己加入进去。

    “诶,你们还记得小学时候那个王老师吗?”

    “哪个王老师?”

    “jiù shì 那个老太太,头发一直卷卷的,明明是烫的,非得说是自来卷那个,它儿子后来也到我们学校当老师的那个。”

    “哦~~~~~那个啊,想不起来了。”黄文轩拖了一个长调,然后说没想起来,真是够贱的。跟自己比起来,他才应该叫贱人,但是自己也绝对不要叫大黄zhè gè 狗的名字。

    “你就说她怎么了,别整那些fèi huà 。”

    “她啊,死了。”

    “啥玩意儿?按照岁数,她也才不到七十,这就死了?当年身体多好啊,一脚能把我从第一排踹到最后一排去。”

    “拉倒,那是教生物的班主任,一米九的大个子,两百多斤的体重,你肯定记错了,王老师脾气特别好。”

    “她脾气才不好呢,脾气最好的是赵老师,我们班主任,教语文的,平时对我们老好了,从来不打人骂人。”

    就着zhè gè 话题,他们又谈论了半个多小时,然后黄文轩说吃的差不多了,大家去k歌,他随意的指了一个男同学说:“老徐,k歌你请。”

    “没问题,走着,媳妇,开车去。”

    刚刚走出包厢,隔壁包厢就传来yī zhèn 慌乱声,然后跑出来一个男的,看穿着打扮,西装革履的,不像是坏人啊,**他们也没拦着。

    大家都探头往隔壁包厢看,到底发生什么事儿了,怎么这么闹呢,该不会是饭菜里吃出菜青虫这种饮食行业的大事儿?

    “老爷子,老爷子,醒醒啊,你醒醒啊。打120了没有,快点打啊,救护车什么时候到?”一个中年男人大吼着。

    “马上就到,附近就有一个医院,有急救中心,他们可能五分钟都用不了,给老爷子服用速效救心丸了吗?”旁边一个女人说道,看长相,两人还有些像,可能是兄妹。

    刚才那个穿西装扎领带跑出去的男人又跑回来了,身后跟着两个保安mó yàng 的人,手里抬着一个——门板!

    我擦,这时候能想到用zhè gè 做担架就挺令人佩服的,但是门板你哪儿来的,哪家饭店可能zhǔn bèi 门板备用?该不会是从那个房门上现拆下来的?

    **他们一排都靠墙站,给被人倒出空间,让别人先走。那个老爷子看样子有**十岁了,这又有心脏病,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挺不住了。

    “你说怎么办,老爷子这次能不能挺过去?”中年男人皱着眉头问。

    “说不准啊,上次李医生就说了,老爷子这心脏没救了,最多也就这一两年的功夫,而且随时可能就走了,让我们做好心理zhǔn bèi 。”

    “你说怎么就这么巧,年底换届,我能否再上一个台阶,就看老爷子的了,你说他要是……大哥也不在jǐng察系统,根本帮不上我。”

    **他们正要转身离开的时候,黄文轩忽然冲着那个中年那人试探的叫了一句:“王老师?”

    “嗯?你是?”

    “王老师,真的是您啊。我是司法jǐng官学院08级刑侦专业研究生黄文轩,您给我们上过专业课。”黄文轩立正敬礼,看起来很尊重zhè gè 王老师。

    “啊,是黄文轩同学,抱歉,我喝了点酒,一下子没想起来,怎么,你在跟朋友吃饭?”

    “这些是我同学,我现在在站前所上班,去年毕业就考上了jǐng察。刚才那位是老爷子?”

    “是啊,心脏病,老毛病了,医生说这次可能就挺不过去了。你去跟同学玩去,这边你也帮不上忙。”

    出了门,看见门板上老爷子还躺着呢,救护车还没来,女的都去开车,**就跟黄文轩问刚才那个王老师的情况。

    “那个王老师来头可很大,他叫王啸海,是部里的领导,他家老爷子,以前是国家领·导人,在我们jǐng察系统,是zhè gè 。”黄文轩竖起大拇指。

    我擦,那岂不是部长,局委,果然是大领导啊。这样的领导人居然在这种档次的饭店吃饭,还tm心脏病犯了,差点就嗝儿了,不是说他们都有专门的保健医生吗?小说杜撰的?不应该啊,都有人大代·表控诉了。

    “zhè gè 王老师现在应该是一个局的副局长,不到四十岁,今年有可能要当局长。但是老爷子不在了,以前的人情可就没了,还能不能上去,有些难说。政治这玩意,咱也不懂,但是王老师真的挺有本事的,无论是理论基础,还是shí jì 情况,都很厉害,破获过好多个大案要案,要不也不可能升的上来。”

    “你想救他吗?”**忽然问道。

    “想啊,可惜我没zhè gè 能力。王老师都说了,医生都认为老爷子不一定能挺过去,看来真的是不行了,我怎么救他?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救护车来了,他们把老爷子抬上车,王老师和他妹妹跟着上车,一路疾驰而去。

    **看到郑蕾她们都已经开车过来,一个个上车,去k歌。

    还没上车的时候,**就感觉灵葫印迹有些发热,这tm是该死的随机任务的征兆,搞毛啊,老子在度假呢!

    刚一下车,进入包房,**就第一个冲进厕所。他们也都理解,这小子喝的最多,竟然一次厕所都没去,憋不住了,膀胱怎么没给你胀破呢?

    摘下手表一看,果然,颜sè变了,隐隐有些光芒散出,**赶紧进入灵葫空间查看。

    感谢葫芦仙儿的六百打赏,感谢sè中浪子100打赏,感谢范突100打赏。声嘶力竭求推荐,还有最后三天,如果推荐本周能到1000下周保底五万字啊!!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