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候,冲进来几个人,其中还有穿着白大褂的,看样子是个专家的样子。

    专家看到王啸海给老爷子服下什么东西,大惊失sè,厉声说道:“你给病人吃了什么!谁让你乱给病人服用东西的?”

    “李老,是中药丸。”王啸海说道。

    “胡闹!谁开的方子?中药丸见效本就缓慢,如果再跟西药冲突,老爷子就完了,你这是要干什么!”

    “是他们,是他们骗三哥给我爸吃的,把他们抓起来!”王啸海的妹妹忽然指着**和黄文轩说道。

    我擦,刚才王老师给老爷子服药的时候你不阻止,这时候你倒是跳出来了,拿我们顶缸啊这是。但是**还什么都说不出来,事实却是是如此,他们让王啸海给老爷子服用的。

    “小伙子你的行医执照呢?你老师是谁,谁开的方子,可给王老诊断过?”专家李老质问道。

    “凭什么告诉你,zhè gè 是祖传的丹药,就这一枚,本来是留给我父亲的,现在给王老服用了,你们不说谢谢,还跟我喊,这是为人之道吗?”**硬气的说道。

    这时候必须死撑,撑到药效发挥,否则可能老爷子还没醒,他俩就被枪毙了。

    “你是谁带来的,啊?”

    “是我给父亲服的药,不管他们的事。李老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这是病急乱投医了。唉,你们两个赶紧走吧,不要让我再看见你们。”王啸海闭着眼睛说道,眼角滑下两滴泪珠。

    黄文轩张张嘴,什么都没说出来,拉着**就zhǔn bèi 离开。jǐng卫一下子拦在他们前面,看样子是不想让他们走。

    “放他们走吧,都是我鬼迷心窍。他们也没理由害父亲,zhè gè 小子还是我学生,当年也是很yōu xiù 的学生。”王啸海跟jǐng卫说,jǐng卫这才让开。

    王啸海妹妹还想说什么,被王啸海瞪了一眼,就没开口。黄文轩这时候想要走,但是却被**拉住了。

    “老爷子醒了,治没治好,你们自己检查,我在走廊等你们。”**的角度正好看见老爷子睁开眼睛,已经有了神采,这是好转的征兆啊。

    而且**感觉左手背有些微热,是任务完成的提示,老爷子的命自己救过来了!

    “咦?还真是醒了?让开,我给王老检查一下。”李老上前给王老检查,**和黄文轩就坐在门口的椅子上。

    “王老真的醒了?”黄文轩还不敢相信。

    “当然。”

    “你那枚药丸治好的?”

    “是我们治好的,你也有功,而且我不需要他们记住,但是你需要,你还是jǐng察。”**强调说。

    “这,这……”黄文轩jī dòng 的说不出话,这可是天大的惊喜啊,跟王老挂上guān xì ,以后升迁不是更加容易,少奋斗二十年啊!

    “奇迹啊,这简直是奇迹,王老的心跳有力,没有任何病变征兆,这是完全好了?而且王老身上的一些其他暗疾也都好转了,这怎么可能?对了,那个拿中药丸的小伙子呢,问问他这种药丸还有没有,药方是什么,国家不会亏待他,要钱给钱,要物给物。”李老jī dòng 的说。

    **和黄文轩被jǐng卫员客气的请进来,王老爷子正靠在床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二人。

    “王老好。”两人齐声说道,不光是他曾经的职位,办了多少事儿,就冲他这岁数,两人都应该先打招呼。

    “小伙子,药还有没有?药方呢?给我看看。”李老jī dòng 的抓住**的手。

    “我刚才说了,师门祖传之宝,就这最后一枚。本来是留给我父母的,但是今天偶遇王老,舍不得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因为疾病突发病逝,才把药丸给他,其实应该叫丹药才对,没有药方。”

    “丹药?是道家的丹药?”李老大叫道。

    “是啊,是我师父传给我的,只此一枚。药名延寿丹,可延寿十年,十年后的今天,王老必死,无药可救!”**觉得还是先说清楚好。

    “什么?你这是咒我爸爸死啊!”王啸海的妹妹大叫道。

    “小妹,闭嘴,今天要不是他,爸爸能否挺到李老来还是两说呢。”王啸海训斥道。

    “别给我戴高帽,jiù shì 我来了,也不一定治得好。否则这么多年,王老的病早就好了,我当初判断王老可能就这一两年,但是服用了小伙子的丹药以后,我看十年没问题。至于小伙子说十年后必死,到时候万一又有新药了呢?现在医学手段rì新月异,不一定到时候就没bàn fǎ 。”李老说道。

    “潇潇,给客人道歉。”王老忽然开口说道。

    “啊?爸,你让我给他们道歉,我又没说错什么。”王潇潇急道。

    “小妹,你刚才冲着别人吼叫,别人救了爸爸的命,你不应该道歉吗?”王啸海说道。

    “zhè gè ,zhè gè 。”

    “不用,王阿姨也是着急而已,人之常情。看到王老醒来,我就放心了。王老师知道,我们刚才在吃饭,现在同学都在唱歌呢,我们得赶huí qù ,就不打扰了。”**说道。

    黄文轩傻了,这救了王老爷子,你都不等着别人感谢,可是不是说对我有好处吗,这根本他们就没提我的事情啊。唉,反正药是**的,我也只是陪着来,算了。

    “黄文轩。”王啸海忽然严肃的喊了一声。

    “到。”黄文轩条件反shè般的立正。

    “别那么紧张,你跟我说你在站前所上班是吧,什么jǐng衔现在?”

    黄文轩的血蹭的一下子就全部涌入nǎo dài 里,太jī dòng 了,这是要提拔我?可是不可能啊,我刚刚转正。

    “三级jǐng司。”

    “三级jǐng司,有没有想过来部里工作,我的秘书明年要外放出去,你来跟他熟悉一段时间,明年看看给我当秘书吧。”王啸海完全是商量的语气,但是偏偏又让人感觉不容jù jué 。

    给王老师,王局长当秘书?黄文轩jī dòng 的嘴唇都哆嗦,根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样吧,你huí qù kǎo lǜ 一下,我的话,一年之内都有效。”王啸海一看黄文轩不应声,以为是在犹豫呢。

    “不用kǎo lǜ 了,我去,谢谢王局长栽培。”黄文轩被**掐了一下胳膊,马上fǎn yīng 过来,大声说道。

    “行,你把电话留给小李,明天让他帮你办手续调动。”

    小李,jiù shì 刚才拦着**二人的jǐng卫员之一。此时王老爷子一句话都没插,看着黄文轩留下联系方式,和**一起离开。

    感谢哭ぁ哭的评价票,感谢涨停了588再次打赏。

    ;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