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老起初不甚在意,漫不经心的捻起一枚。这小子能有什么好药丸,中医凋零的时代,潜心研究中医的本就少之又少。再加上敝帚自珍的思想,让中医更加没落。虽然近些年炒的十分火热,但是九成以上人看病,还是喜欢西医。

    这小子不知道从哪里的小药堂弄来的劣质药丸,竟然就想着让他帮着卖?这里是什么地方,是随便什么人搓的药丸都能拿来卖的吗?

    咦?不对,zhè gè 药丸好像有些特殊!

    杨老将药丸放在鼻尖仔细嗅了一下,然后用小刀挂下来一点粉末,用手仔细捻一遍。竟然这么细,不是机器打磨出来的,难道是一点点用药捻子捻出来的不成?张嘴用舌尖添了一点入口,像是六味地黄丸,但是wèi dào 似乎有些不对。

    正品的六味地黄丸,因为加入蜂蜜,自然会有一些酸甜的口感,但是也难掩其中的苦涩,zhè gè 怎么只有酸甜,没有苦涩呢?

    “你zhè gè 药丸是谁制作的?”杨老好奇的问道。

    “京城一个大国手~~~的弟子。怎么样?杨老,药效如何?”**焦急的问道。只有让这种真正的中医大夫认可,才能打开销路。

    “这是六味地黄丸?好像有些不对,是不是又添加了什么我不知道的药材,怎么尝不出来呢?你可知道药方?”杨老皱着眉头问。

    “小子怎么会知道,这是别人的秘方。不过zhè gè 可不叫六味地黄丸,而是叫帝皇丸,帝皇吃的药丸。”**强调说。

    “帝皇丸?难道是以前御医传人?这倒是有可能,难怪我尝不出来。”杨老二话没说,直接将整颗药丸都扔进嘴里,嚼了嚼,用水冲服。

    **想要阻止,都没来得及。zhè gè 药性这么猛烈,杨老吃了不会虚不受补吧?应该不会,他毕竟是老中医,要是有什么fǎn yīng ,应该能有bàn fǎ 压制。不过万一他是下面有fǎn yīng 怎么办,这七十多的老头,难道真跟古代帝皇一样,晚上照样行房?

    杨老感觉一股热流冲入小腹,上至胸腔,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这怎么可能,帝皇丸竟然有如此补充阳气的功效,简直jiù shì 神药!

    “zhè gè 叫什么?”杨老又拿起来十全大补丸问道。

    “帝妃丸,专供皇妃服用,益气补血,治疗月事不调等。”**又把名字给改了,听起来好像也是皇宫传出来的一样。

    “那zhè gè 呢?”

    “易筋锻骨丸。”叫跌打丸还有什么销路,听咱起的zhè gè 名字,就知道是绝世好药!

    “你这听起来都是宫里的名字,我huí qù 研究研究,这些药丸放下吧,有了消息我给你打电话。”杨老说道。

    **点点头,站起来离开,每次**走的时候都送送的杨老这次竟然坐在那里没动,让**以为杨老这是不gāo xìng了?

    他哪里知道,杨老这是有了生理fǎn yīng ,不敢站起来,否则一个七十多的老头,顶着裤子站起来,多尴尬!

    **回家,把剩余的两种药材都制作成药丸,顺便起了一个霸气响亮的名字,否则哪能卖得出去。杨老要是不同意,他就想bàn fǎ 卖给一些小药店,就不信没人识货!

    杨老坐了一会儿,等到稍稍压制住这种冲动,才慢慢站起来,然后跟老婆说一声,去学生的药厂一趟。

    杨老当年带的学徒,现在都是一个药厂的研发室主任,里面有许多检测设备,就连古老的中医器具,都有不少。

    杨老借用一下,十分方便。以前偶尔也会过来指导一下,可惜他最擅长的是骨科,更常用的治疗手段是接骨和正骨,药剂不过是辅助手段,水平并不是顶尖的,而他的zhè gè 学生,药剂上的水平,早就青出于蓝。

    “国名,帮我检测一下这三种药丸的成分,还原成中药啊,别给弄错了。”杨老拿了三颗药丸,让弟子李国明帮忙检测,这可比他用舌头和鼻子准确多了。

    第二天,李国明将一份检测报告给杨老,他也看不懂上面的成分,百分之九十九都是常见的药材,甚至药丸的功效他都知道,但是jiù shì 有百分之一,他实在是不知道是什么。

    “zhè gè 是结果?好了,我知道了。”

    “老师,zhè gè 到底是什么药,我觉得像是六味地黄丸、十全大补丸和跌打丸,但是其中有那么一点成分,我这边竟然化验不出来,这可是现在最先进的仪器,冰药集团也jiù shì 这种。”李国明好奇的问。

    “我也不清楚,总之一周后这些药会在我坐堂的药店出售,你若是有病人需要这三种药,可以让他们来找我。”杨老拿着检测报告看了一眼,就走了,跟弟子都没说实话。

    他心中翻起了滔天骇浪,这种检测结果他见过一次,而那一次,是给一个老友检查他买来的一种药丸,一百万啊,不过确实把老友的病症治好了,而他也没能复制出那种药丸。

    难道是出自一人之手?还是一个师父传承?总之,zhè gè 按照那位老友的说法,不叫药丸子,而是应该叫做丹药!

    丹药,本应该是传说中才有的东西,竟然在现实中让他见过一次,这次又看到这种药,虽然药效没有生死人,肉白骨那么夸张,但是也远超普通的中西药。

    杨老很想问问**到底是出自谁的手,但是想必**不会说。问了是自讨没趣,还有可能将这种药拱手送人。现在既然委托给他代卖,那就卖。自己也有研究材料,慢慢研究,什么时候自己能制作出这种丹药,那可是名留青史的功绩啊!

    杨老已经魔怔了,被名利二字所牵绊。他不缺钱,也不好钱,但是喜名声。甚至他在过马路的时候,差点因为精神不集中,被一辆车撞到,还是身边一个小姑娘拉了他一把。

    杨老打车回家,然后钻入书房,将这几种丹药都分别收藏起来,然后抓起手机,赶紧给**打过去。

    “小子,你zhè gè 是不是丹药?不管有多少,我全要了!”

    求推荐,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