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独牌匾,不卖,要是买,就把我整个药铺全买走,包括店里的伙计和坐堂大夫。坐堂大夫有两个快要退休了,我转到我公司去,反正再给他们交两年社保,他们就能拿退休金,我不能看着他们临老失业。其他人必须全部接收,包括店里的药材也一样。”谭代民说道。

    “谭老板,你店里的生意怎么样,我也不多评价,这几个伙计,如果没问题,人品过关,我也可以留下,你这些药材,我得找专人验过才行,变质的我可不要。”

    “那是当然,变质的药材我们这里的坐堂大夫自然会拿出去扔掉。不是跟你吹,我们御药房开了八十多年,就没有一个患者来闹事的,靠的jiù shì 良心。我这是平房,虽然不太值钱,但是这里可是要拆迁了,也jiù shì 这两年的事儿,所以价格可不会便宜。”

    “你先说,我看看我买得起不?”**其实一进来,就喜欢上这里,一排排的药匣子,全部是中药,柜台上摆放的也都是中药,没有一种西药,可见店主很传统,也有些偏执,难怪生意不太好。但是**认为,这里地段还不错,也有一些老顾客,距离杨老家也不太远,公交车也jiù shì 几站地,完全可以给杨老配一辆车,一个司机。

    “我zhè gè 药铺房产证上是196平米的房子,算上门口和房后的空地,一共是523平米。这里还是市区,虽然不是什么太热闹的地段,但是人流量也不小,周围也在起高层,所以店铺,牌子,药材加在一起,算你五百万,不多吧?”谭代民伸出一个巴掌。

    **皱着眉头,这五百万几乎就占据他所有的现金流量,虽然看似价格不太高,但是**还是不能接受。

    “房子算你两百平,一平米你几乎就要了我两万,还是平房,你觉得zhè gè 价格合理吗?你这里的药材值多少钱?几十万也就顶天了,我甚至还要接收你的伙计。房前屋后的地方虽然也算是你的,但是能盖房子吗?只能空放着。说是要拆迁,但是什么时候,谁知道?周围拆迁了不少,这里已经饱和了,轮到你zhè gè 地方,十年都未必有机会,到时候国家万一调控房价,我这可就砸手里了。”**敲着桌子说道。

    “那你认为多少hé shì ?”

    “两百万。”**伸出两根手指头。

    “不可能!我这房子就不止两百万,还有这么多药材,还有牌匾,怎么可能就这么点?张老板,你不能这么砍价!”谭代民差点跳起来。

    “你要价也太狠了,根本也不是诚心卖啊。”**反唇相讥。

    “四百五十万。”

    “两百二十万。”

    两人就这么你加一点,我减一点的,最后商量到三百四十万。双方都沟通一下,然后**直接拿出zhǔn bèi 好的合同,填上金额,递给谭代民签字。

    谭代民仔细看了看,上面虽然有许多限制条款,但是对自己都没影响,药铺虽然在赔钱,但是账面上可是干干净净的。条款上对于药铺的名称方面规定的死死的,什么注册商标,什么网络域名等等,一点漏洞都不给谭代民留。

    不过谭代民也没zhǔn bèi 在这上面耍猫腻。一家每个月都赔几万块的药铺,卖出去几百万现金,可以注入到自己的其他生意里,一年下来,至少能多赚上百万。而且合同中承诺,店铺名称不会改变,这一点老爷子也不会再有遗憾。

    这边签好合同,那边**就给杨老打电话,说话了三百四十万。杨老一听居然要这么多,支支吾吾的说,他拿不出一半的现金,否则就得卖房子什么的。

    **一想,zhè gè 店铺的位置不错,不如就算自己买的,以后万一真的拆迁了,不会亏本jiù shì 了。

    杨老一听钱**全出了,于是约定合同稍微改变一下,他不要百分之十的分成,可以减少一些。

    **大气的jù jué 了,说好的分成,不会变,只是杨老以后要在zhè gè 药铺免费做坐堂医生,还得把他夫人也拉过来。

    杨老很tòng kuài 的就同意了,反正两夫妻本来jiù shì 在一起上班,只不过现在工作的地方远一点而已。而且**也承诺,十一前会给他们配一辆车,一个司机,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重要是的能够有更多的丹药给他研究,若是某一天,他真的成功了,名垂青史啊。就算不不成功,他作为御药房明面上的大掌柜,面子上也是风光无限!

    于是杨老开始联系他那些老关系,一边又到御药房店铺里面指点改造的地方,至少要分出一个大房间,来做这些精品丹药的生意,这才是赚钱的大头啊。一天时间,就给他们装修的一天时间,还是不能把这里给弄脏了,都是药材,弄脏了就只能扔掉。

    虽然杨老不知道**这丹药的成本是多少,但是看他能拿出来这么多,并且表示要多少有多少,就知道那位高人一定掌握了什么量产的手段,但是绝对不是机器制造。

    “喂,老李啊,我跟你说,我这边有易筋断骨丹。什么?你没听过!这可是宫廷秘方,你听过才见鬼了。告诉你,你们那些练武的,要是吃了我zhè gè 药,保证药到病除,还没有什么后遗症!”

    “老孙啊,上次你不是想买一些补阳气的药吗?我这里现在有帝皇丸,皇帝吃的药丸,宫廷秘方,你不要可别后悔!”

    “老钱,你闺女不是气血虚弱吗,我这里有帝妃丸,宫廷秘方,拿给你女儿吃再好不过了。”

    杨老挨个打电话推销,别人刚想问价钱,或者直接过来买,他就说药铺还没开业,八月二十八号,上午八点二十八分开业,让他们准时过来捧场,新药数量有限,来晚了,买不着别说老朋友不够意思!

    这是杨老自己定制的营销秘籍,**根本就没插上手。虽然他从公司拿来了一份另外一个很火的保健品公司的营销方案,但是杨老直接给否了。

    咱们做的是高端,面对的都是那些上了年纪的有钱人。对那些老家伙,我比你有数!

    感谢葫芦仙儿大大再次1000打赏,感谢猫猫熊猫大大再次200打赏,还有你最给力的推荐票,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