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少次**都想来香格里拉消费,但是一直都舍不得,这次白志刚请客,他终于可以不再心疼。今晚要不要放开了吃,什么贵点什么,会不会被白志刚鄙视?

    我擦,白志刚竟然亲自在门口等他,这倒是让**十分诧异。白志刚什么身份,白家现在的第一继承人,而且已经掌握了冰红超市zhè gè 现金奶牛,用不了几年,老爷子就会把整个冰红集团交到他手里,到时候身家上百亿啊。

    这样人竟然肯屈尊降贵的站在门口等**,可以看得出来,他所求甚大,怕**不同意。**更加的得意,你越是这样,老子一会儿要价的时候就更狠!

    “张老弟,里面请,我订了一个包厢,就我们两个人。”

    两个人还订一个包厢,有钱人还真tm够奢侈的!不过这样也好,一会儿可以多点几个菜,要不桌子小了放不下。

    进入包厢,并没有人把菜单给**,**还诧异呢,白志刚跟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酒店经理说了一句:“可以上菜了。”

    然后**就看看着不到十分钟,流水一般的菜肴端上桌子,我擦,起码有二十道菜,那么大一张桌子竟然摆满了。

    电动转桌不停的转动,吸引着**的眼神。这tm才是土豪生活啊,自己一顿饭吃个上万块算什么,这光是这些菜,恐怕都不止一万。这么好的菜,配的酒能差喽?怎么也得是国际上的名酒,最少五位数起。

    “张老弟看看这些菜合不合胃口,如果不行,我让他们再换一桌。”

    **傻了,这还tm可以现换的,意思是只要我点头,你随时把这些菜扔了?自己虽然已经有上千万的身家,包括现在御药房日进斗金,但是距离真正的土豪,差的不是一点半点啊。

    “够了够了,根本吃不了,太丰盛了。”**赶紧说道,他都不知道什么好吃,但是看得出来,这些菜式的花样,就很多他都没见过,肯定不便宜,自己点恐怕还点不出这么好的菜呢。

    “喝点红酒吗?你们这有什么好酒?”看到**点头,他又问酒店经理。

    “82年的拉图,我们还有一瓶。”

    拉图?**就听过拉菲,不知道zhè gè 怎么样,但是想必不会便宜。

    “可以吗?”白志刚问**。

    “可以,白哥做主就行,我对这些不懂。”**摆摆手说道。他可不敢不懂装懂,那样万一闹出笑话,可能更丢人。

    等到经理亲自把酒开好,一人倒了一点,剩余的放在那里醒着,然后退出去关上门。

    “尝尝wèi dào 怎么样。”白志刚举杯,**跟着就端起杯。看到白志刚又是闻又是晃的,**也有学有样,最后喝了一点,咽下去wèi dào 也不怎么样啊。但是看到白志刚竟然没有咽下去,而是在口中含了一会儿,然后才咽下去,知道自己又土鳖了。

    “张老弟如果不喜欢红酒,他这里应该还有二十年陈酿的茅台,我让他们给你上一瓶?”白志刚似乎看出**的尴尬,开口给他解围。

    “不用,我本来就不喜欢喝酒。偶尔也jiù shì 喝点啤酒,当解渴了。”**笑着说。

    “不要紧,这里有顶级的德国黑啤。”

    没等**说什么,白志刚就按了一个按钮,酒店经理又进来了。

    “给站老弟拿一桶德国黑啤。”

    **吓了一跳,一桶?但是当桶上来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一桶也jiù shì 两升左右,自己还是没问题的。

    这次**喝起来就爽多了,红酒尤其是干红,喝起来真的不适合他,主要是不习惯。

    “张老弟很喜欢喝啤酒,过几天我请人给你从英国带点viellebonsecours,这种啤酒听说更好,你可以尝尝。”

    还没说要请自己干什么呢,先死命的讨好自己,一会儿他要是开口,**还真不好意思jù jué 。可能白志刚没想到,**本就没dǎ suàn jù jué ,送上门的肥羊,怎么可能不宰了?

    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两斤大的龙虾**第一次见到,鲍鱼、鱼翅、燕窝,都是名贵的食材,wèi dào 果然也不一般,让人吃了一次,就难以忘怀。

    半个小时后,**已经把桌上所有的菜都吃了不少,而白志刚只是每样尝一筷子,这jiù shì 差距啊。

    “白哥今天请我来不只是吃饭吧,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老弟能办一定给你办了。”**拍着胸脯说。等了半个小时,他竟然还不开口,**只能自己先开口。

    “hā hā,好,老弟快人快语,我也不转圈。老弟肯定认识一位炼丹大师,不知道能否介绍我也认识认识?”

    “抱歉,他不想见陌生人,我要不是恰好帮了他一个忙,这笔生意也轮不到我。”**jù jué 道。

    “老弟可能误会了,我不是要跟你抢生意。说实话,我白家虽然在整个国家算不上最顶级的豪门,但是在咱们龙江,乃至东三省,都是数一数二的,每年利润至少在十个亿以上,所以你不用担心。”

    擦,这是说你看不上我这点小钱吗?你要是知道我成本多少,看你眼红不?近千倍的利润,谁敢说不眼红?

    “我只是想请那位大师帮个忙,炼制一种丹药,挽救家里以为长辈的性命。如果见不到,那老弟务必帮我转达一下,老弟有什么需要我做的,随便开口。”

    上钩了!**心中大喜,接下来jiù shì 该他装逼的时刻。

    “不瞒大哥说,那位朋友跟我说过,今天会有一位贵人请他帮忙,他已经同意帮忙了。不过条件是材料你们出,然后辛苦费嘛……”

    “zhè gè 当然,材料我们已经zhǔn bèi 好,双份的,辛苦费你看一千万hé shì 吗?”

    **的心脏猛然抽搐了一下,什么!辛苦费你就给一千万!老子本来还想在材料上赚你一笔,这样我怎么好意思再这么做呢。

    看到**迟疑,白志刚马上加价:“美元。”

    **感觉自己要是不喝一口啤酒顺顺,恐怕这就要抽过去。赶紧压压惊,然后冲着白志刚点点头。

    “好,那我们就说定了。我去取材料给你,大师一看,就应该知道是炼制什么丹药。”

    “行,到时候我把丹药给你,你把钱给我就行。”**说道。

    感谢疯疯小神再次打赏500,多谢多谢。好消息,本书三江申请通过了,哇咔咔咔。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