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0日,教师节,这一天郑蕾本应该放假,但是她偏偏选择加班,嗯也是家访,给两个成绩不太好的同学补补课。在同学家长千恩万谢之后,郑蕾婉拒了留下吃饭的请求,开车回家。

    郑蕾也不知道,他们这样冷战到底是为什么。但是江海家园的房子和那辆q7却依然还在她名下,但是两人似乎都没有回到那个共同的家。哪怕是电话都没有打过一个。

    好笑的是两人似乎没有发生什么不愉快,甚至双方都见过对方的家长,但是jiù shì 因为郑母想要往**的公司里面塞两个闲人,zhè gè 看起来十分小的一件事儿,竟然成了两人冷战的导火索。

    你要说**舍不得钱,偏偏房子和车子都在郑蕾名下,而且给郑蕾花的钱也不少,甚至就连她大哥大嫂都在**的公司,拿着以前翻倍的薪水,甚至年终还有不错的分红。

    但是要说那两个人一个月才能要多少钱,一个人五千,两个人一年也不过十二万,对**来说虽不是毛毛雨,但也不是大钱,竟然就因为这么点小事儿,引发了这么大的事情。

    郑蕾妈看到郑蕾回家,叹了口气,她开始后悔了。如果那时候自己不再坚持,也许稍微转换一下口风,让**帮那两个人找个工作,想必**也会帮忙解决。可恨那时候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窍,一定要跟**摆架子,现在好了,女儿没人要了。

    “蕾蕾,你给他打个电话吧,要不妈打一个,妈给他道歉,这样总行了吧。”郑母说着就开始掉眼泪,让郑蕾的心情更加难受。

    “妈,你说什么呢,他就算是再好,但是也不能让你跟他道歉啊,你是长辈。他如果真的爱我,会给我打电话的。你看,车我还开着,房子也依然在我名下,我们不会分手的。”郑蕾劝说道。

    “哼,还不是你贪心不足,摊上这样的女婿,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哪次来空着手了?哪次对你不是笑脸相向。你jiù shì 听小凯的话,想要占便宜,结果呢,把女儿的幸福给耽误了吧?”郑父靠在沙发上,训斥道。

    他这一说,娘俩都开始掉眼泪,让他也跟着心烦。

    “小凯呢,**在公司怎么说,他经常jiàn miàn ,也没个信儿?这些事儿还不都是他搞出来的,要我说,趁着他原先的单位是停薪留职,赶紧huí qù ,别在**的公司待着了,**看到他们一次,就想起来那天一次,zhè gè 心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郑父又说。

    “那你这意思,他看见我们就没心结了?不行,这边工资翻一倍,年底还有分红,凭什么辞职。”郑母完全不同意,儿子生活好,jiù shì 孙子生活好,孙子生活好,jiù shì 她活得好。

    “让我说你们什么好呢,贪小便宜吃大亏,亏你以前还是老师呢!我去老牛家下棋,晚上就在他那边喝酒,不回来了,你们自己吃吧。”

    郑蕾几次拿起手机,最后都放下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她jiù shì 想让**先打电话过来,如果他打电话,无论他说什么,自己都听。可惜**这些天忙死了,三个不同的生意都要打理,而且哪边都离不开他,让他根本就没时间想起感情的事儿,甚至就连自己父母大哥什么的,都好久没打电话了。

    等了三天,苏琴芳终于是zhǔn bèi 开第一刀,而zhè gè 人,不是别人,正是公司现在的副总,徐德才。

    她也曾kǎo lǜ 过,如果炒掉徐德才,会不会引起连锁fǎn yīng ,比如一些徐德才的铁杆因此而罢工,甚至是那三个项目经理罢工,从而引起公司的震荡。

    但是苏琴芳发现,原来那三个项目经理,跟徐德才也并不是完全一条心,而且那三人也都堪大用,或者说如果工程完工他们不出什么差错,苏琴芳是不zhǔn bèi 开除他们的。

    徐德才虽然拿了公司很多钱,但是以前他是公司总经理,那些都被他以各种奖金等名目发放下来的,基本上公司所有人都拿了,所以用这一条辞退他,不hé shì ,会引起整个公司员工的抵触心理。

    但是苏琴芳很快发现一个好消息,那jiù shì 徐德才在公司的定点工程车辆和工程器械维修上面,竟然违规包给了他的小舅子,就凭这一点,苏琴芳就能开除他,并且追回超过一百万的超额维修费用。

    但是**说了,zhè gè 公司他刚刚入手,以前的账目他不想关心,只有从他接手以后,发生的问题他才会追究,所以你可以用这一条开除他,但是不能用这一条追回维修费。

    **当然想要这上百万,但是那是白少的,谁知道那时候白少怎么想的,自己可不会触那霉头。一百多万,本也不是自己的,就当没存在过吧。

    虽然苏琴芳不明白为什么**不要这上百万的钱,但是想要让徐德才主动辞职,就容易多了。要么退钱,被追究法律责任,要么主动请辞,钱我们也不要了。

    当徐德才看到苏琴芳来他办公室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什么事儿,以为是公司的日常事务,她不懂来问自己呢。结果当苏琴芳将一些单据放在他面前的时候,他终于明白眼前zhè gè 女人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她的那个眼神表情如此熟悉,自己当年开除别人的时候,jiù shì 这么一副表情。

    “苏总,你什么意思?”徐德才故作镇定

    “徐总,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我是张总请回来干什么的,你也应该猜出来了。这些钱,我估算了一下,有一百五十多万是超额的,但是张总说了,你在公司也兢兢业业,没有功劳也有苦劳,这些钱,他不zhǔn bèi 追究,你免除了坐牢的危险,还白得到这么多钱,是不是主动做点什么?”

    “你想把我扫地出门!”徐德才怒道。

    “别这么说,是给你一个机会,让你主动辞职,怎么选,你自己决定,下午一点半之前,我希望你能打好辞职报告,放在张总的桌子上,然后公司也不会亏了你,补你三个月的薪水,这在其它公司,可是没有的。”

    苏琴芳踩着高跟鞋,昂首挺胸的走出门,而徐德才则瘫坐在椅子上。

    感谢疯疯小神再次打赏4000,成为本书第一个舵主。照例是应该加更的,明天看看四更吧,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