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御药房被查封了!什么时候,谁查封的?”**刚刚回到办公室,还zhǔn bèi 把剩余的两次抽奖抽完呢,就接到杨老的电话,而电话不是报喜,是报忧。

    **马上下楼,驱车前往御药房,当他赶到的时候,周围围满了无关好奇的群众。御药房在这里已经是很多年,口碑一直不错,最近生意忽然火爆,大家还都说老板发财了呢,结果竟然被查封了。

    “我看一定是卖黑心药,让人给告了。”

    “没有吧,中药有什么黑心的,又不贵。”

    “不贵?你是没来过吧,听说过两千块一丸的帝皇丸吗?听说过一千八的帝妃丸吗?这还不贵,西药都没这么黑!”

    “不是吧,两千块?帝皇丸?什么药啊,这也有人买?”

    “谁说没人,排队还得。开业那天都是刷卡买药的,不是医保卡,是银行卡,因为谁身上带的现金都不够!都是开什么车来的你知道吗?我记得有一辆进口宝马七,属于最差的一种。”

    “嚯,这么厉害?该不会是什么张·洪宝等骗子开的药店吧,忽悠那帮富豪?”

    “谁知道呢,肯定是有人觉得买到假药了,根本没他说的那种疗效,一两万或许不够封店,但是一两百万呢?”

    **站在人群后,听到那些“有心人”的种种bsp;bsp;,他苦笑了一下。一两百万,从他接手到现在的营业额,第一天就三千多万,后来每天也几万十几万的卖,从他捐款以后,生意又迎来一个小高峰,每天上百万,现在营业额可是有五千多万啊!

    难道是药效不行?不应该啊,如果真的有问题,别人不说,黄哥跟自己关系这么好,他能不说一句?也是,这种药,如果不行了,换做是**也说不出口。

    在人群中找到落寞的杨老,而那些店员,都站在店门口,一个都没走。门上两条刺眼的封条,上面还盖着药·监局的红章。

    **看到人太多,没敢凑到跟前去,给杨老打了一个电话,让他赶紧回家,**到他家去等着,这些店员先放假好了,工资照开,就当是辛苦这么久的带薪休假吧。

    杨老也在人群中看到**,没有吭声,默默的打车离开。本来**还说等到十一的时候给杨老配上一辆a8,配上一个专职司机接送呢,现在看来不一定能够完成了。

    **在杨老家门口等着,杨老回来,两人开门进屋。

    “杨老,这是怎么回事,药·监局怎么会把我们的药铺给封了呢?”**急匆匆的问,在电话里杨老根本就没解释清楚。

    “哼,有人眼红了呗。我们一个月营业额多少,占据了整个冰城中药市场的九成以上,就算别人算不出我们的利润,但是对他们的冲击太大。”

    “那封店的理由是什么?”

    “没有临床证明,处方药按照非处方贩卖,药价虚高,坑害病患,这些名目一下子就全安在我们头上,要不是老头子还算有些面子,刚才他们甚至直接把我们的丹药都给搬走了!”杨老没好气的说。

    “这么横!那怎么办?找找关系不行吗?”**对于zhè gè 口子,一点关系都没有,要是警察局封的,太还能想想bàn fǎ ,但是药·监局,没bàn fǎ 。

    “我要是有那么大面子,他们根本就不会封店。这一次分明jiù shì 冲着你来的,你最近太高调了,招人嫉妒啊。”

    “高调?是捐款的事儿?擦,他们查出来那三千万是从御药房抽调的?”**大惊,zhè gè 网上可没爆出来啊,他们竟然也查到了。

    “那我们就坐以待毙?”**不fú qì 的问。

    “还能怎样?他们说的问题,我们都有,只怪那时候我昏了头,没kǎo lǜ 到生意这么火爆,要是一个月一二十万的挣着,偌大的冰城,谁会注意你。可惜树大招风啊,一定是触动了某些人的利益。”

    “那天开业的宾客中,就没有能帮上忙的?我们药品没问题,只要他们谁能帮上忙,我还有更好的药品相赠。”**决定将蛤蟆精炼制的那八种丹药推出来,做成精品,正好先从熟客下手打开销路。

    “还有更好的?可惜啊,没用的。那些都是商人,没有什么强大的官方身份,可能有朋友,但是也帮不上什么忙。对了,你不是认识白少吗,他应该能帮得上忙,如果他出手,至少这家店铺能保下来,我们也不用去坐牢。”

    “坐牢?为什么会坐牢?我们只是卖药而已,又不是假药,没坑害任何人,凭什么抓我们!”**大惊。怎么封店还不算,还要承担刑事责任。

    “今年正好赶上打假,从严从重从快处理,你赶紧找人吧,你是公司法人,我是开方子的坐堂医生,这一下,咱俩都跑不了。”杨老摇摇头说。

    本想跟**合作,到不是贪图他的钱,而是想要研究出**的药方,自己成为一个炼丹师,到时候名垂青史,结果可能要遗臭万年了。这可是今年最大的一个案子,五千万啊!再加上有心人煽风点火,没个十年以上,很难出的来啊。

    **也慌了,赶紧给黄志航打电话,询问这件事的严重程度。当黄志航得知**zhè gè 御药房,不到一个月,竟然有五千万的销售额,也惊呆了!

    “我问你,开药方的是不是你?”黄志航问道。

    “不是啊,是坐堂的杨老。”**说。

    “那卖药的你经手了没有?”

    “当然没有,有店员呢,要不雇人干嘛用的啊?”**奇怪的问,黄哥这是什么意思啊。

    “进货渠道呢?”

    “zhè gè 是我经手的,怎么,黄哥,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唉,看来还是甩不脱。如果这三个你都没沾手,即使你是药铺的法人,也没什么太大关系,最多jiù shì 退钱罚款算了,但是你经手了,对了,制药的人能找到不?”

    “找不到,黄哥,你该不会是让我把别人供出来顶罪吧?”

    这怎么可能,开始是**自己炼制,后来是蛤蟆精。**即不能把自己暴露出来,也不能把蛤蟆精交出去,这件事,麻烦了。

    第一更,承诺的今天为疯疯小神加更,哪知道大大居然又打赏而来老四七千多,拜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