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天**还在意·淫剩下这么多丹药卖给谁的时候,忽然感觉yī zhèn 心悸。这是怎么回事儿,自己应该没有心脏病啊?

    但是总感觉不舒服,**索性也不在公司待着,返回家里休息。当老板jiù shì 这点好处,上下班时间随意,甚至偶尔连续好多天不去上班都无所谓。

    到家门口,刚拿出钥匙,听见屋里好像有动静。虽然现在没风,体现不出**顺风耳的优势,但是听力怎么也强化过,远超一般人。

    屋里又进人了?tmd究竟是怎么了,住在zhè gè 小租房里,招贼一次,招杀手一次,这是又是什么人?

    zhè gè 地方是不是风水不好,**觉得自己应该选择换一个地方住,住在这里总出事儿。但是江海家园的房子他又实在是不想huí qù ,难道再买一套房子?

    可是他现在身上就只有几百万,要是想要买更好的房子,钱不够,买一般的,他又看不上,怎么可能越过越huí qù ,第二套房子必须比第一套要好啊。

    zhè gè 月太刺激了,本来已经有上亿的身家,结果一朝散去。还以为有御药房能够日进斗金,结果被查封了,重新开业也不能jì xù 以前的营生,甚至每个月还要往里面搭钱。找到一个卖药的路子吧,太窄,一个月能做成一单生意就算不错,总不能以后都上门推销吧?

    **拿着钥匙在房门上捅啊捅,jiù shì 不开锁,给里面的人一个藏起来的机会。陪你们玩儿一次捉迷藏,回忆一下童年好了。

    花了一分多钟,**才“好不容易”把门打开,进屋换拖鞋,把包扔在沙发上,然后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一罐啤酒。

    左手在冰箱门上停留的时候,一只蜘蛛从手背上爬出来,悄悄的爬到棚顶墙角,那里有它早就zhǔn bèi 好的蜘蛛网。

    推开卫生间,也没人,但是一直癞蛤蟆却蹦跶蹦跶的蹲在马桶盖上,随时zhǔn bèi 帮忙。小屋门关着,他分明记得,走的时候门是开着的,又没有开窗户,门怎么可能自己关上了?靠在沙发上,打开电视,随意的调到一个有娱乐节目的频道,热热闹闹的,动静很大,给那个藏起来的人一点机会。

    小屋门拉开一条缝,一个大饼脸探头探脑的走出来。手里拎着一个电击器,猛然推开大屋的门,可惜里面jiù shì 电视在响,没有一个人。

    怎么可能?刚才分明从门缝里面看到他走进这屋的,窗户也关着,就算是跳楼都不可能啊。床上被子是平铺的,根本就没有人,这种床床下是不超过五公分的,没有人可以躲进去。

    衣柜!一定是躲在衣柜里面。猛然拉开衣柜门,电击器往前一捅,什么都没有。这不可能!

    他疯狂的跑出去,卫生间什么都没有,倒是马桶盖上蹲着一个癞蛤蟆。这tm是六楼,zhè gè 癞蛤蟆是怎么蹦上来的?

    一道水箭从癞蛤蟆嘴里射出来,正中他的面门。

    他感觉眼睛yī zhèn 火辣辣的感觉,然后nǎo dài 昏昏沉沉的,整个人都提不起来lì qì 。

    “擦,整了半天就tm你一个小菜,还以为好几个人呢,废物样儿,连我的宠物蟾蜍都打不过,给老子躺下吧。”**在身后忽然出现,一脚将电击器踢飞,然后又在zhè gè 人胸前推了一把,轻松把他推倒。

    上去一脚踩住胸口,md,没穿鞋,穿的袜子,没有气势啊。不过不要紧,咱有力度,稍微加点lì qì ,就踩得zhè gè 人狼哇叫唤。

    “啧啧啧,还tm是外语,这是韩语吧?你是南韩的人?我好像没招惹过你们吧,偷偷跑进我家干什么?”**问道。

    叽里咕噜~~呜哩哇啦~~

    擦,还tm不会说中文,真不知道你在冰城怎么打听到这里的。诶?该不会是装的吧?

    “小子,再不讲中文,我就踩死你,3,2,1”

    “别,我说,我说。”

    哼,老子就说嘛,一个人敢过来,怎么可能不懂中文,那样不但不方便,还很容易暴露。

    厨房里忽然传来响声,一个人嘭的一下躺在地上,看样子是昏倒了。**冲着墙角的蜘蛛怪伸出大拇指。

    md,阳台还藏着一个人,自己刚才竟然没发现。幸好蜘蛛怪给他放倒了,否则自己还真挺危险的,这要是抽冷一刀子砍在脖子上,nǎo dài 肯定搬家。

    拽过来一个布兜,罩住这小子的nǎo dài ,然后蜘蛛怪瞬间变大,抽出蛛丝,将他牢牢的捆住,另外一个昏倒的,也被蜘蛛怪包成茧。然后**小心翼翼的推开阳台门,打开阳台的暗柜。呼,总算是没有人了。

    这两个人还挺会藏得,分开行动,让自己差点着道。幸好自己底牌尽出,就不信还放不倒这两个人。

    蛤蟆精两条腿走出来,变成一个小孩子那么高,用两只手在两个人身上捏捏摸摸了半天,给出了它的判断。

    “嗯,气血旺盛,身体都不错,还有一股内气,都是练家子啊,可惜不入流。也jiù shì 明劲巅峰而已,真要面对面,绝对不是主人的对手。”

    被蒙住nǎo dài 这位,一听竟然还有两个人,傻了,刚才明明就看到一个人,怎么有三个人在说话?擦,难道他们都会隐身术不成?

    “说吧,你是谁派来的,别打马虎眼啊,我不想伤害你。”**踢了一脚zhè gè 清醒的人。

    “是朴培贤先生雇佣的我们,你上次生意骗了他,他要抓你huí qù 把钱吐出来。”

    什么?**愣住了,竟然是四水公司的事儿。那个事儿不应该早就解决了吗,难道郭图zhè gè 老家伙竟然做手脚?

    难怪让自己去签合同,md,这是找顶包的啊。他还不知道,自己在郭图的嘴里,是他的表外甥,亲戚,要是知道,更得暴怒。

    老家伙坑我不说,还tm想占我便宜!

    “上次朴先生应该知道我的身手,就你们两个也敢来抓我?”**有些不屑的问。

    “是请,朴先生要我们请你huí qù ,我刚才说错了。”

    “哼,你以为偷袭就能抓住我是吧,可惜啊,你太笨了。对了,你说我怎么处理你好呢?丢到江里喂鱼,还是埋在地下做花肥?”

    为疯疯小神的加更送到。他又称为本书第一位堂主,明天加更有点困难,放在后天吧。感谢疯疯小神再次打赏,感谢liu318222的打赏。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