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两个人,叫黄志航来显然不hé shì ,这次是涉及到四水公司,黄志航也未必扛得住,而且**真的跟四水公司有合同关系。再说**还想知道,到底郭图怎么坑人了,结果还能全部推到自己身上。

    将两个被蛛网绑的结结实实的人扔在小屋,直接粘在墙上,想动都动不了,不吃不喝,三天应该能挺过去吧?

    关好门,**到大屋躺下,拿出魔镜,倒要看看zhè gè 郭图最近在干什么。

    我擦!老家伙还tm挺**,双飞啊。啧啧啧,还真是会享受,从哪里找到的一对双胞胎!

    欣赏了一个多小时表演,弄得**自己都感觉十分火大。跟郑蕾分开快一个月了,憋得难受啊。

    话说zhè gè 老家伙战斗力竟然这么强悍,不输自己zhè gè 年轻人啊,可是老子是强化过的啊?但是**看到床头一个熟悉的没有印刷字迹的盒子,就知道原来症结是在这里。

    zhè gè 老家伙竟然买了帝皇丸,开业那天他肯定没来,不知道是后来买的,还是别人送的,抑或是后来从别人手里高价买的。

    老家伙终于爽完,出来的时候神清气爽,这么大岁数,还有zhè gè 精力,真是爽啊,比年轻的时候都爽。

    “舅舅,我听说这批货大表哥给的有问题,四水那边似乎是有些不满意,认为我们坑了他们?”

    “哼,不是你大表哥给的有问题,而是我们给他们的jiù shì 合同面上的东西,只是他们想要的好东西,没有给而已。一百多万的中药,我们卖了一个多亿,百倍的利润,你说值不值得?”郭图得意的大笑。

    “嚯,舅舅,那以后生意不做了吗?”

    “做,怎么不做,四水那边不是联系上崔家了吗,哼,我们也换了一家合作商,白云医药,这批货卖给他们,还是一个多亿,你说一样东西被我卖两次,赚了多少?”

    “表哥真是有才,我就想不到zhè gè 点子。难怪那时候你让我一定找一个代理公司,原来是想找一个背黑锅的。这样无论是从道义上,还是法律上,跟我们国图商贸都没有任何关系,我们和那个代理公司签订的jiù shì 表面上的合同,四水公司jiù shì 要告,也是告他们,跟我们扯不上。”

    “嗯,看问题透彻多了。你最近进步不小,喜欢什么东西,舅舅给你买。”

    “不用了,舅舅,我啥也不缺,要不你放我两天假,我出去玩玩?”

    “去哪?”

    “嘿嘿,冰城。”

    “又是找那个女人?我跟你说了,那样的玩玩可以,如果你真的喜欢,就带在身边,但是不能结婚,也绝对不能让她给你生孩子,记住没有!”

    “舅舅,你说哪去了,我都明白,jiù shì 去玩玩嘛。对了,上次给你买的药好用不,一盒两万块,值不值?”

    “嗯,zhè gè 还不错,我上医院检查,也没什么副作用,反而身体更好了。多买一点备用吧,还有,我们本就有中药材生意,看看卖这种药的药铺能买下来吗,买不到方子,入股也行。”

    “好的,舅舅,我这次去冰城就留意着,有我们经营,价格必然还能更高,利润滚滚而来啊。”

    原来是这小子给郭图送的药,第一次听说外甥给舅舅送壮阳药的,真是一家奇葩!

    不过**也总算明白,自己果然是被郭图给坑了,枉自己还好心给王海送药,好吧,是卖钱去了。竟然背后坑自己。好,既然你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你们这点小九九,老子非给你你们都曝出来不可。

    **gù yì 在门厅大声说话,什么四水的人找上门了,你郭图管不管,什么白云医药黑了四水的货,怎么就让他背了黑锅。

    屋里的两个人听得清清楚楚,但是他们更加恐惧,这种秘闻都不避讳他们,该不会就没想他们能活着出去吧?

    两个也都是高级打手行列,曾经打断过许多人的腿,虽然都没杀过人,但是都见过死人,没想到自己就要跟他们一样。

    què dìng 两人应该听清楚以后,**关上门出去,还特意发出响亮的声音。其实是隐身躲起来了,根本就没走。

    蜘蛛怪控制着自己的蛛丝变硬,失去粘性,甚至失去韧性,竟然被两个人给挣断了。两人大喜过望,也不管为什么绳子忽然变得脆了,可能是一种特殊材料,失去效果了吧。两人翻看了一下屋里,没有看见**,马上开门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才显出身形,总算是把两个**烦送走了,还反栽回了国图商贸,让你郭图老儿阴我,这次看你跟四水怎么拼个鱼死网破吧。

    **不是没想过用蜘蛛怪催眠他们,但是蜘蛛怪说了,越是高手,精神就越坚固,催眠这两个人不难,但是如果遇上真正的高手,随时可能将催眠状态解除,到时候自己栽赃的事情就再次暴露,很可能引来真正的杀手。

    **一想也是,而且蜘蛛怪每次催眠消耗都挺大的,甚至**手里那些精力丹,练气丹什么的都被它当做零食吃掉了。问它对它修炼有没有什么作用,蜘蛛怪说没有,jiù shì 能加快huī fù ,还有jiù shì ~~~顶饱。

    zhè gè 吃货,那么珍贵的丹药他当糖豆给吃了。好吧,现在那些丹药烂在**手里了,卖不出去,自己又用不上,给他们吃了也好。甚至就连蛤蟆精都一直在偷吃,**装作没看见罢了。

    四水公司两个人跑huí qù ,联系上朴培贤,跟他说从**家里监听到的消息。他们当然不会说曾经被**和他的“朋友”抓住过,后来又莫名其妙的跑出来。

    功劳可以夸大一些,但是落魄一定不能跟老板说,否则老板一定觉得他们没能力,会被辞退的。

    放下电话,朴培贤咬牙切齿,狠狠的在桌子上锤了一拳,实木的桌子竟然出现一个深坑,朴培贤竟然也是一个高手。

    “郭图,你个老匹夫,竟然跟我玩这手。白云医药,也来跟我们四水抢生意,好得很,通通都会遭到报应,我发誓!金在勋,进来!”

    感谢疯疯小神再次打赏,求各位推荐票支持老四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