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身后美女目瞪口呆的表情,回到小屋,赶紧把蛤蟆精和寒潭丹炉都收起来,蜘蛛怪则迅速爬到墙角,结了一张网,给**护卫。

    美女这才相信,**真的是异人,刚才他说他能把自己杀了,好像不是开玩笑。看着身上湿乎乎的,美女赶紧走进卫生间,想要冲个澡。

    只有一条毛巾,连浴巾都没有,这怎么办?

    嘭嘭嘭!

    **听见砸门的声音。

    穿着一条四角**,**就打开门。但是随时zhǔn bèi 后退,或者发动异能吐水攻击,万一这妞上来就给自己一刀,那可就太冤了。

    “啊,你怎么没穿衣服!”

    “笑话,我在自己家里,穿不穿衣服有什么关系。再说了,我要睡觉了,这天气这么热,穿衣服能睡着吗?我平时还裸睡呢,这都算好的。你要干嘛,药不是都给你了?”**没好气的说。

    “我想洗个澡。”

    “那你去洗啊,热水器一直都没关过,水肯定是热的。怎么的,还想我给你搓背啊?”**挑着眉毛说。

    “你流·氓,谁要你搓背!你有新的毛巾没有?换洗衣服呢?”

    “那屋里衣柜里面应该有我女友的旧衣服,估计你穿了也不合身,你比她高,但是比她瘦。毛巾没有新的,谁家里常备一条新毛巾啊。不愿意用拉到,直接自然风干好了。对了,卫生间还有洗衣机,虽然是老式的,但是也是全自动的,洗完了晾在阳台,明天早上肯定能干。”

    **嘭的一下把门关上,然后**呼的一下就顶了起来。md,这妞衣服湿了,全走光了也不知道?湿身**啊,幸好老子定力足!

    看到**关门时那火辣的眼神,美女低头一看,呀,全能看见了!zhè gè 死色·狼,大色·狼!

    没bàn fǎ ,美女只能到房间衣柜翻了几件衣服出来,不过没拿女式的,**说得对,真的不合身,倒是男士的t恤和短裤一样拿了一件。

    洗完澡,把衣服丢在洗衣机里面洗,幸好还有吹风机,把头发慢慢吹干。拿什么擦的身体,当然是自己的湿衣服,**的毛巾她绝对不会用,谁知道干不干净!

    嘭嘭嘭!

    大爷的,还来砸门,让不让人睡觉了,该不会真是要老子给你搓背吧,要不要里面也搓搓?平息了一下欲火,**才把门打开,依然穿着的是四角裤。

    “又干嘛,你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明天我还上班呢,我有多忙你知道吗?”**不耐烦的说。

    “那个我背上的伤口擦不到,你能帮个忙吗?”

    啥?你让我帮你涂背上的药?那岂不是至少得把上半身脱光?**又开始有了fǎn yīng ,然后赶紧跑进大屋,从衣柜里面翻出一条运动短裤,套上去。

    “脱衣服吧。”**很自然的说。

    虽然上药就必须脱衣服,但是**这么说,总有一种逛按·摩店的感觉。

    美女气结,但是什么都没说,默默的转过身,然后把t恤脱掉,趴在**每天睡觉的床上。

    好白啊,可惜jiù shì 背上这一道伤疤,破坏了美感。捏碎了一枚止血丹,当做金疮药用,涂在美女的伤口上,然后顺便帮她把胳膊后面也涂上。

    当**手掌抚摸到她后背的时候,**分明看到她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

    擦,老子就这么恶心吗?好心好意给你上药,你还不满意?他浑然没有注意,自己的下身已经顶在美女的屁股上。

    **又从药盒子里拿出一颗美颜丹,捏碎,同样敷在伤口上。zhè gè 外敷,可以祛疤,不知道效果怎么样,但是蛤蟆精说还不错,应该就真的挺好。

    “小还丹你吃了吗?还有,药盒子里面不知道的丹药不要乱吃,药性冲突,死了别怪我。没什么事儿了吧,那我huí qù 睡了啊,别再砸门了,再这样我都神经衰弱了!”

    “你腰上的伤口不用上药吗?”美女忽然说道。

    **心想,我刚才不是上过了吗?虽然是在后面,但是腰上还是够得着的,怎么,你想给我上药?好呀好呀。

    “那你给我上药吧,记得止血丹可以当做金疮药用,那个美颜丹是祛疤的,每样给我捏碎一颗涂上面就行。对了,美颜丹你也可以直接吃两颗,美容效果不错。”**迅速趴在美女身边,还歪头看着她。

    美女没气死,你jiù shì 想要我帮你上药,也等着我把衣服穿上啊,现在你趴在我身边,我怎么起身?还不全被你看光了!

    看到**一点没有转过去的意思,美女抓着被子挡住,然后迅速套上**的t恤,让**刚才回头都没来得及看到。

    当美女给他敷药的时候,**感觉手指头触摸他皮肤的一刹那,他更加坚硬了。刚才真不该用魔镜偷看卫生间,现在怎么也都下不去了。

    不到一分钟,药就上完了,**还有些意犹未尽。其实这些药他根本就不需要,蛤蟆精说了,服用过洗髓丹,**的身体huī fù 力就远超常人,而且根本不会留下疤痕,纯粹他jiù shì 想享受一下美女伺候的感觉。

    “你不huí qù 睡觉了吗?”美女小声问道。

    “啊?哦,这就huí qù ,那什么,你也赶紧睡吧,明天早上要走自己走啊,不用管我。对了,留个名字呗?我叫**,弓长张,健康的健。”

    有了名字,**以后就能轻易的通过魔镜偷看她。魔镜要名字和脑海中的印象结合,才能最快的找到目标,想想那时候找到辛重,只有一个名字,有多难啊。

    “我叫方芳,第二个有个草字头。”

    “哦,行,我记住了,晚安啊。”方芳?好名字。好在哪里,不知道,反正jiù shì 好。

    **大方的走回到小屋,然后看着还顶着的**,欲哭无泪,这还怎么睡啊~~

    话说方芳还挺诱人的,虽然胸小了点,但是那两条大长腿,啧啧~~

    自己刚才biǎo xiàn 的还不错吧,不卑不亢,不亲不疏,不三不四,啊,呸呸呸!

    方芳想着**故作镇定的样子,扑哧一笑。然后赶紧把门关上,插好,才关灯躺在床上。这小子竟然能在自己的**下全身而退,意志力还挺强啊!

    今天四更哦,求推荐票,三江票,谢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