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蕾很久都没看到**,昨天来到江海家园的房子,发现屋里已经落了许多灰尘,至少半个月没有人住过。倒是茶几上有一张字条,上面就三个字:我错了!道歉都没有诚意,但是郑蕾心里还是原谅他了。

    看来自己没回来,**也没在这里住。她不知道**能去哪,想了想,应该是他以前租住的那个房子吧,跟自己说过,好像租期是一年,搬家的时候也没有退房。

    今天是秋分,也算是传统节气,还是周末,郑蕾早早的从家里离开,想要到**那边去看看,或许两人总要一个人先解释,要是一直这么挺着,再有一个月,感情真的就淡了。再说**已经认错了,只是嘴上不说。

    门锁还没换,说明**果然还住在这里。打开门,低头一看,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地上竟然有一双女式平底鞋,zhè gè 绝对不是自己的!

    方芳早上起来,让**再给她上一遍药。她趴在床上,**几乎是骑在她身上,在给她敷药。

    “你别乱摸啊,手规矩点。”方芳警告说。

    “笑话,你昨天好像没摸我似的,哪那么多事儿。”**发现特别喜欢跟她斗嘴,好像这样很有意思。

    啪,一个方便袋掉在地上,从里面滚出来几个小笼包子。**抬头一看,傻眼了!郑蕾怎么来了,也不给自己打个电话,呃~~~现在这种情况,怎么解释,好像挺容易误会的。

    “蕾蕾,你怎么来了?”**干笑着问。

    “我怎么来了,我就不该来!我说怎么你一直不给我打电话呢,原来是根本就不需要我,生活过的还挺滋润的。**,你行,我们分手吧!”

    郑蕾最后几乎是喊出来,然后泪水夺眶而出,抓起手袋,换上鞋就往外跑。

    **手忙脚乱的跳下床,跑到屋里套上一件半袖,穿着拖鞋就往楼下追。途观还停在楼下,**跑过去一看,擦,钥匙扔在车顶,人不在。

    赶紧抓起钥匙,往胡同口跑,看见郑蕾上了一辆出租车。md平时想打车那个困难,今天怎么这么快,你大爷的!

    **一招手,出租车掉个头离开,根本就没理他。平时冰城的出租车不都是可以拼车的吗,你怎么不停一下啊,看不到我招手吗!

    想打电话跟郑蕾解释一下,浑身上下摸了半天,低头看看自己的半袖短裤,根本就没带电话,而很多人都在对他指指点点,因为**的半袖竟然穿反了。

    赶紧捂着胸口跑到楼上,发现家里的门竟然关上了。

    梆梆梆。

    “方芳,开门啊,我没带钥匙。方芳,方芳?”

    擦,这妞不会也走了吧,老子没带钥匙啊,电话钱包全都没带,怎么进屋啊?房东电话多少来着?当初根本就没记,有手机存着,谁记那玩意啊。

    隔壁的房门打开,一个壮硕的男人表情不善的走出来。

    “敲什么敲,大周末的,就不能让别人多睡一会儿?”

    “哥们,不好意思,我jiù shì 603的,钥匙没带,刚才下楼来着,现在被关外面了。”**解释说。

    “那你敲门有个毛用,门还能自己开是咋地?”邻居壮男冷笑道。

    “不是,本来我还有个朋友在家,可是现在看来,她好像也走了。对了,我记得我们这几户都是一个房东,我电话钱包都在屋里,你能不能帮忙给房东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把门打开?”

    **心中大呼倒霉,早上起来为毛要把蜘蛛怪收到空间里,否在现在也可以叫蜘蛛怪把门从里面打开。现在放蜘蛛怪爬门缝进去,邻居肯定怀疑。还有那个方芳,你吃我的,喝我的,睡我的床,用我的药,走的时候竟然不跟老子打个招呼,算怎么回事儿啊!

    “擦,那你还真够衰的。算了,你先到我家坐会儿吧,我帮你给房东打个电话。”壮男还挺好说话,**赶紧表示感谢。

    这一进屋,嚯,一股子汗臭味儿、烟味儿和臭脚丫子的味儿扑面而来,真难为这哥们还能住的挺舒服。窗户全部关闭,还tm开着空调,这一层三户就他家有空调。可是你不能为了一点空调温度就把门窗关得死死的,总要透透气吧?

    “抽烟不?”

    **赶紧点头,点上一颗紫云,驱赶一下屋里其他的wèi dào ,也让**慢慢适应。房东电话打通了,说是一会儿带着房产证赶过来。他也没有备用钥匙,只能让开锁公司过来换锁。当然,换锁的钱,是要**出,而且来回的打车钱,也要**出。

    死要钱的家伙,有这么多套房子,还差这点打车钱,别跟老子说你没有车,吝啬鬼,葛朗台!

    **点点头,接过电话跟房东说同意,让房东赶紧过来,他在602坐着呢,来了敲门好了。心里不断的咒骂房东,语气上还要十分客气。

    md,要不是人太多,老子直接把房门给踹烂,就不信进不去,大不了给你换个门!

    “哥们,怎么的了,看你愁眉不展的,不jiù shì 锁外面了嘛,周末又不用上班,就当休息了。对了,我叫风起云,jiù shì 风起云涌前面三个字,你呢?”风起云从冰箱里拿出两盒牛奶,一盒递给**。

    “谢谢。我叫**,弓长张,健康的健。倒不是上班的事儿,而是刚才女朋友跟我说分手,心里难受。”

    “等等,我捋一捋啊。你女朋友刚才跟你说分手,那jiù shì 说你下楼是追你女友去了。你说你家里还有一个朋友是不是?看样子也是女的,我擦,你脚踩两只船被抓包了啊,哥们,牛逼!”风起云伸出一个大拇指,分析的事情虽然跟事实有些出入,但是大体上还是差不离的。

    “我没有脚踩两只船。”**无力的辩解。

    “那jiù shì 一·夜情?更火爆啊,哥们,从街尾的酒吧带上来的?行啊,今晚带我也去呗,我还没去过酒吧呢。”

    “也不是一·夜情。”

    “我擦,该不会是小姐吧,哥们你有女友还找小姐,多不划算啊,有那钱买个礼物哄哄女友多好。”

    “也不是小姐,你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怒了,这家伙语速怎么这么快,自己就够能说的了,遇上他竟然是完败。

    “啊,hā hā哈,你说,你说,我听着。”风起云讪讪一笑。

    “是一个借宿的朋友,住俩屋,我俩根本就没发生什么关系,都是误会。”

    结果风起云的脸上写满了“你骗谁呢”四个大字,**真是无力解释。自己那时候,那动作,让人误会很正常,换做是自己,也肯定不信吧。

    求三江票,求推荐票,老四拜谢。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