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天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个傻x起的这么早~~~我要上班鸟~~天天不迟到~~~爱前台,爱文秘,总有一天我会成功鸟~~~”

    噗——**一口牛奶喷出来,鼻子里都在往外冒奶水。风起云一副淡定的样子,接起来电话。

    “喂?包租公啊,到了是吧,好,我给你开下面的门,你上来吧。”

    风起云把一楼铁门按开,让房东和开锁的人上来,然后默默的扯了一些卫生纸把桌子擦干净。

    “那个,抱歉,抱歉,zhè gè 铃声是你自己唱的?”**尴尬的说。

    “怎么,不好听吗?”风起云斜着眼看**。

    “好听,不只是好听,那~是相~当好听!”**违心的恭维道。

    “哼,哥们我jiù shì 音乐编辑,虽然嗓子不行,但是正经科班出身,精通多种乐器,不是我跟你吹,jiù shì 拿张纸,我也能吹出曲子来。”

    **默默的扯了一格卫生纸递给他,示意他吹个曲子。风起云bsp;mò 了,眼含杀气的瞪着**。

    正好房东上楼,看着602的门开着,喊**出来。

    “小张啊,你这就穿着大裤衩?啧啧啧,该不会是大早上被女友赶出门了吧,hā hā哈,小风,你怎么脸都没洗,头发乱的啊,还文艺兵呢。”

    房东跟每个房客都很熟,热情的打着招呼。

    “喏,给你俩买的包子,我请,就知道你们一定没吃早饭。我让师傅把锁换了,用不了半个小时,小张你还是在小风屋里坐会儿吧。”

    擦,铁公鸡竟然还给他们买了早饭,不等**说什么,风起云一把就抢过去,然后抓出来一个就开始吃。

    换锁比想象的快,不到二十分钟,全部搞定。**进屋拿钱给换锁的师傅,打发他离开,把地上的小笼包捡起来放倒厨房,然后又拿出一百块给房东。

    “得了吧,跟你开玩笑的,我还差你这点钱?你小子屋里怎么一股子中药味,你病了?”房东诧异的问。

    “没有,我买了一个中药店,有时候会有一些中药放在屋里,是不是不行?”

    “没事儿,你自己住,走的时候没味儿,屋里别给我留下什么就行。诶,楼下停的那辆q7是谁的?”房东问道。

    “我朋友的,借来开开。”**说。

    “嚯,你朋友挺豪气啊,q7随便就借给你了。你手里拿的这是大众的钥匙吧,楼下好像就一辆大众,是途观,别跟我说也是你借的?”

    “没有,那个是我买的。”**说。

    “我擦,你小子有钱买途观还tm租房,都够一个普通两居室首付了。”风起云这时候冲进来吼道,嘴里还塞着包子,噎得差点翻白眼,还是从**冰箱里翻出一罐啤酒灌下去才好。

    “谁说有车就不能租房了?再说了,我也没说没买房啊,这房子不是租到年底嘛,我当然jì xù 住啊。”**理所当然的说。

    “你小子买房了?在江北吧?也是,那样在江南上班不方便。”房东说。

    “没有啊,江南,江海家园那儿。”

    “哪儿?江海家园?那边一套房子一两百万呢,没看出来你还是一个土豪,真tm低调啊。”房东打趣的说。

    “拉倒吧,包租公你这手里的房子至少值千万以上吧,还说我。那边有点问题,就没去住,也是上班不太方便。”

    “你不是有车吗?”风起云马上问了一句。

    **……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老子这是不想谈zhè gè 话题你们看不出来吗?一个个非得揭起老子的伤疤,老子刚被甩了,咱们能不能换个话题。

    看到**不吭声,两人也没再问。房东又跟他们聊了几句,开始挨个屋敲门,楼上楼下的四处乱窜。好不容易来一次,总要每个房子都看看,别有什么事儿他不知道。

    “风起云,你今天不上班是吧,中午咱俩喝点?”**问道。

    “整呗,天气太热,就整啤的算了,在家还是出去?”风起云喝了口啤酒说道。这种大早上就能喝啤酒的人,估计酒量小不了。

    “出去吧,屋里要不弄的太乱,也没个人收拾。你先huí qù 补觉,十一点我叫你。”

    “行。”

    送走风起云,**看看阳台,方芳的衣服穿走了,屋里被打扫过,被子平铺在床上,看上去比自己铺的整齐多了,就连小屋都收拾的干干净净,脏衣服都收在一起,丢进在卫生间的洗衣机里。

    抓起电话,想给郑蕾打过去、**!竟然tmd没电了!昨晚怎么就忘记充电,额,可能那时候一直心里想着方芳呢吧。人倒霉,喝凉水都tm塞牙缝儿!

    话说别人当老板,都好几个电话装着,就自己还是用一个,每天电话虽然不多,但是每次说的时间都比较长,是应该kǎo lǜ 再弄一个待机通话时间长的了。

    忽然想起来什么,打开柜子一看,果然,放丹药的盒子被拿走了好几个,zhè gè 方芳,不但自己用,还tm打包带走,当自己家呢!

    哼哼,以为自己就找不到她了?自己偏要看看,这妞干什么去了!

    **拿出魔镜,念动咒语:“魔镜魔镜,让我看看方芳在干什么。”

    画面yī zhèn 水纹波动,变得清晰起来。好像是她家卫生间,这时候方芳正光着上半身在照镜子,估计是在看背后的伤疤。

    啧啧啧,这妞可真白啊,可惜啊,贫乳,暴力,完全不适合自己。找一个小鸟依人的就这么难吗。奔着结婚去的郑蕾,她居然跟自己分手了!误会啊,真是误会,我心里虽然**了,但是身体没有啊!

    无论看到什么,**脑海里总能联想到郑蕾,然后开始变得伤感。

    画面上方芳已经穿上衣服,并且有些yí huò 的四处打量,她感觉好像有人偷窥她一样,但是卫生间根本就没有藏摄像头的地方啊,再说自己家里,怎么可能有人进来过不被她发现呢?

    走到客厅,**发现这妞家里还挺大,装修的也不错,看来家里条件不错。可惜不知道她是干什么的,杀手?大盗?像电影《纵横四海》里面那个红姑一样,被人从小养大的?

    又盯了半天,没发现什么其他人,方芳反而去睡觉了,**也没兴趣再看,找风起云喝酒消愁去。

    感谢猫猫熊猫跟疯疯小神的打赏。女主不会消失的,考验男主的时刻到了。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