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看到其他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过今天zhè gè 地方也没白来,至少**想到一个好bàn fǎ ,能够引蛇出洞。

    他悄悄的跑出来,一进一出不到两分钟,然后在外面找了半天,才找到躲起来的方芳。在她后面忽然出现,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肩膀。

    “啊,呜~~”**赶紧捂住她的嘴巴,姑奶奶,在这儿你要是喊出来,那肯定被发现了,就这么点动静,已经引来里面人的注意,他们两个飞快的离开。

    我擦,这么高的院墙,方芳竟然一下子就跳上去,这要是参加跳高bǐ sài ,还不得破世界纪录啊。

    **则发动隐身术,迅速从大门跑出去,然后跑到自己放着电动车的地方。方芳就隐藏在不远处,他一眼就看见了,这次他依然出现在芳芳身后,然后轻轻咳嗽了一下。

    方芳回头jiù shì 一刀,幸好**已经有zhǔn bèi ,向后仰了一下躲开。然后抓住方芳的手腕,指指自己的脸。

    “你怎么神出鬼没的?”方芳嗔道。

    “什么叫神出鬼没,这是隐藏之术,你不懂不要乱说,难道像你这样,蹲在草丛里就没人看见?你刚才喊叫差点把我们给暴露了知道不?”**训斥道。

    “还不是你吓着我了,在背后拍我肩膀,坏蛋。”

    “你这是什么逻辑,我要是坏人,在你背后还会拍你肩膀,直接把你放倒了好不好。里面是药,不过不是中药,而是**,摇·头丸听过没?”**炫耀自己从里面探查出来的消息。

    “制毒工厂?郭家居然还涉及zhè gè ?”方芳惊讶道。

    “也不是什么烈性毒品,就看到摇·头丸了,估计zhè gè 抓住也判不重。怎么,你想报警吗?这里可是郭家的地盘,你què dìng 警察局没他家的人?”

    **可是知道,白家在冰城市局,各个分局,包括省厅都有门路,一有什么风吹草动,肯定能提前收到消息。

    “那你说怎么办?”方芳气馁道。

    “交给我好了,我们来个声东击西,引蛇出洞。”

    “什么玩意儿,说人话。”

    “咳咳,还是报警,报案人就说是记者好了。这样你猜他们会怎么做?”

    “怎么做?”方芳一点都不动脑筋,就等着**直接说dá àn 呢,让**十分没有成就感。

    “肯定是想bàn fǎ 将值钱的,见不得光的转移掉啊,到时候我们分头盯着那几个地方,还怕找不到目标?今晚也别闲着,还有一个地方呢,距离这里不远,跟我走,我有车。”

    “上车。”**说道。

    “呃~~电动车?这jiù shì 你说的车?”方芳想要舒服一点的希望瞬间幻灭。

    “fèi huà ,zhè gè 动静最小,你要是开个汽车来,别人老远就听见了。你也看见了,他们厂子里面都养狗。快点,你上不上来?”**催促道。

    “你不怕我在你身后偷袭你?”方芳诧异的问。

    “偷袭就偷袭吧,死了算我倒霉。不是有那么句话嘛,牡丹花下死,做鬼也**。你比作牡丹花还是可以的。”**不着痕迹的恭维了一句。

    方芳心里暗自开心,然后坐在后座上,双手抱着**的腰。

    感觉到背后靠过来的温度,腰间的双手,**顿时想起来那天方芳给他上药的场景,竟然有了fǎn yīng 。

    擦,不过一个月没开荤,竟然跟别人稍微接触就有fǎn yīng ,太可耻了!肯定是铁档功的副作用,嗯,我可是纯洁的好青年。

    镇定心神,骑着电动车快速离开。

    下一个目的地距离这里有十多公里,他们骑着车,吹着冷风,耗费快一个小时才到。

    这次又是一座小山,半山腰有郭家的工厂。你说他工厂都开在这种地方,能没有什么目的?交通都不太方便,还要自己修路,问题是山上也不出产什么值钱的特产啊。

    “zhè gè 地方你què dìng 能有药园?”方芳不相信的问。

    “你可以在外面等着,当然,如果我找到药园,也没你的份!”**没好气的说。这可是白家的一手资料,在整个龙江省,白家的地下网络可是最发达的,虽然这里是郭家的地盘。

    两人分头进去,约好一个小时以后,在这里汇合。为什么**不跟方芳一起走呢,因为方芳又是跳墙,而**根本跳不上去,也不能让方芳在墙头拉他一把爬上去,那不是暴露他根本就不懂武功的事实了吗?

    **依然选择从门口走进去,擦,这家工厂管理比上一家严,大门竟然关上了不说,旁边那个供一人通行的小门,怎么也插上了?

    这可难不倒**,左手轻轻放在门上,一只小蜘蛛悄悄爬过门缝,不一会儿,大门慢慢打开,然后又慢慢关上,门的质量不错,没什么动静,而**已经隐身走进来。

    蜘蛛怪爬进保卫室,然后等了不到一分钟,**大摇大摆的走进去,关上门。

    里面四个人正在打扑克,看样子战况还挺激烈,每人身前都摆了一沓钱。不过现在都呆坐在座位上,而桌子下面,有一张蜘蛛网,一个大蜘蛛趴在上面,弹动着蛛网。

    “工厂里可有什么隐藏的地方?你们谁进去过?”**直接问道。

    “有,我进去过。”一个人说道。

    “里面是什么?”

    “里面住着一个非常厉害的老头,能飞檐走壁,一拳能打碎一块砖的老头。”

    老头?这里竟然是给一个老头专门开辟出来的地方吗?zhè gè 老头又是谁,他们形容的大部分武者都能做到,甚至就连罗虎这种年轻人都能做到,**怀疑方芳也行,算不得太厉害。

    但是专门给一个人提供这么大的地方,这人能简单?不说跟白崇禧这么厉害,总也不会比王海还差吧?对了,王海好像还有一个长辈,听辛重提过一句,该不会jiù shì 那个老家伙吧?

    **自问对上辛重这种人,除非是偷袭能够用雷霆霹雳伤到他,否则没有一丝胜算。当然,也可以让蜘蛛怪试着催眠他。

    但是蜘蛛怪说了,越是厉害的武者,精神越强,它催眠的效果越差。或许它能催眠一瞬间,但是很有可能被挣脱开,主要是蜘蛛怪的实力还没有完全huī fù ,灵葫给它削弱了。

    感谢傲视大师厚赏。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