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算是把话题岔开,**才没那么伤心。但是当看着林明抱着笑靥如花的金玲,一脸幸福的上了加长悍马的时候,**还是有些羡慕。尤其是郑蕾跟在后面,上了一辆a8的时候,**很想开车把那辆a8撞沟里去。

    鞭炮声响,大家开车前往冰鸟酒店。这时候因为新加入十辆奥迪,车队变得更长了。

    刚刚驶出小区不愿,在一个拐弯的地方,跟另外一个车队别上了。而让林明十分不爽的是,那是一对白事儿车队。

    “大哥,您看我们今天接亲,可不能错了吉时,让我们先过呗,你们倒一下行不?”金玲的表弟伴郎耿光下车,给对方的头车后座的胖子大哥递上一支烟。

    “哼,我们这也是风水先生测算出来的时间,而且我们是先人,你们是新人,尊老敬贤总要讲的吧?还是你们让让吧。人这一生,只能死一次,而结婚,可以多几次嘛,今天不hé shì ,明天结婚也是一样的。”

    草!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明明是我们先到十字路口的,这里也没有红绿灯,你们应该停下才对,gù yì 往前踩一脚油门,什么意思?婚车能倒车吗?更不可能让你们灵车从车队中穿过去,这像什么话?

    耿光也是火爆脾气,说了几句话,就跟别人吵起来了。林明想要下车,但是他们说不吉利,让别人处理。

    **也看到zhè gè 情况,走下车门来到前面。

    “大哥,你看你把方向往右打。我们绕一下行不行,也不用你们倒车。我们头车是加长的。拐弯特别麻烦。”**拦住耿光,跟他们商量说。

    “不行。我们老爷子一生行得正,做的直,凭什么死了就要歪一下?你说的这叫什么话,躲一边儿去啊,没你事儿别瞎掺乎。我们车少,你们让一让,我们很快就能过去,要是让你们,没个十几分钟可能吗?”

    擦。有吵架的时间,车队就过去了,后面都堵塞交通了知道吗,喇叭都响成什么样了?这是成心添堵啊,逼我出绝招。

    **左手一甩,从衣袖里面飞出一只袖珍蛤蟆,趁他们都没注意,直接钻到车底下。

    呲~~~呲~~~

    “呦,大哥。你这车爆胎了啊。”**装作蹲下看车胎,其实是抓住蛤蟆精,把它收回到空间里。

    蛤蟆精几口口水,白事儿头车的四个胎就全憋了。不费吹灰之力。

    “啧啧啧,大哥,看来让你先走。你也走不了,四个胎同时爆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怎么样,挪一下车。让我们先过去吧?”**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你们敢扎我车胎?”

    “大哥,你说话可要讲证据啊,我们可一直站在你面前,后面也有你那么多车呢,扎你车胎他们看不见?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挪挪?”**一副无辜的样子。

    “车都坏了,怎么挪,等拖车吧。”

    “不用不用,我帮你抬一下就行。”**十分热情的说道。

    抬车?拿什么抬,靠人吗?老子jiù shì 不下车,看你能怎么办。哪知道他看见那个说抬车的小子,真的把车头半抬起来,吃力的像旁边挪过去,直接将他的车横在路上。要不是旁边几辆车躲得快,非得蹭上不可。

    “你干什么!”

    “帮你挪车啊,不用谢我。我看你这也是奥迪车队,肯定有备用车胎,赶紧换胎吧,可别误了下葬的时间。”**挥挥手,林明的婚车就从旁边开过去了。

    林明他们也在纳闷,**怎么就能抬起来那辆车的车头,这要多大lì qì 啊。不过也可能是那辆车的司机自己摆动方向盘辅助,毕竟车一直都没熄火呢。

    **可没理会气急败坏的白事儿事主,回到车上,jì xù 开车。只是他没注意到,走过白志刚的车旁,白志刚的眼神闪烁了一下。

    **竟然有这么大的lì qì ,难道那些人调查的是真的,他曾经真的托起来十几吨的脚手架?数十个民工也推不过他一个人?

    那**真的就只是大师的代理人吗?大师跟三爷爷去办事儿的时候,为什么**也消失了?他去了哪里,会不会他jiù shì 大师本人?

    可是又不太像,两人身高身材差距太大,就算脸上能易容,身上还能这么化妆?而且大师一副高人形象,本事变幻莫测,**不过jiù shì 一个小人物罢了,要不是大师的关系,他挥挥手就能灭了的。

    而**他们车队从白事儿车队前面依次开过以后,刚才那个白事儿事主死胖子摸出一个电话,拨了出去。

    “喂?老板,没错,白少果然在这边,我看到他了。没拦住,我的车不知道怎么四个胎全爆了,这是上个月才换的新胎。没有,我怎么可能挪开,是一个小子用手给我抬开的,你说他会不会是练了什么增加lì qì 的内力功法?好的,老板,我明白了,一定抓住白志刚。”

    那边郭图挂断电话,冲着儿子瞪了一眼。废物,让你们看好工厂,尤其是那里面有咱家的命根子,结果呢?李老死了,药园也毁了,你让怎么跟三河门jiāo dài ?

    不过幸好已经知道是白家做的,白家现在已经què dìng 白志刚是所有生意的接班人,如果抓住他,肯定能逼迫白家交出那些药材。至于是否可能被白家发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渡过眼前的难关再说。

    浩浩荡荡的车队一直开到冰鸟酒店,门口两个巨大的气球带着彩带迎风飘扬,一个气球拱门立在门口,上面写着恭喜林明金玲的话语。

    旁边两排礼炮,都绑着大红的绸子。这里不让燃放鞭炮,要不是十一,连礼炮都不行,可别忘了是挨着哪里。

    只是他们都没注意,居然有一些奥迪车,同样绑着气球跟彩带,混了进来。目的可不是捣乱婚礼,而是抓住白志刚。

    白志刚帮忙当完司机,**说请他留下吃个喜宴,粘粘喜气。白志刚也没jù jué ,他带来的人都没走嘛。他没想到,后来因为这件事后老悔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灵葫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肉文屋只为原作者四奶sinai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四奶sinai并收藏灵葫空间最新章节